這讓我想到處理推甄資料的事情。他說我的想法很矛盾(基本上大家都這麼覺得),「想要把資料準備好為什麼不是想要推甄上?」婉柔同學也說:「既然你沒有想要推上,為什麼要這麼努力準備?」
  唉,我把我能做的做好,和我能不能推上是兩回事啊。我只是想盡力不行嗎?這不過是運動家精神(明知已經落後了還是要勉力跑完),一點都不矛盾啊。到底為什麼這麼不好了解啊?

  我學妹也是,說我很奇怪,喊著不想唸研究所竟然還推甄。你用你的思維去想我做的事當然就想不透了嘛。你根本也不知道我對工作的態度和對人生的態度,甚至我有沒有病都不能判斷。
  --而且推清華社會這件事,我覺得很有我的風格啊。商科的研究所到底唸來幹麻我根本不知道。

  我做的事沒有很奇怪,我只是「想這麼做」。我想做就要做到最好,所謂的最好不是有沒有推上或考上,而是出來的東西有沒有達到我所能做的最高水準。因為那才是我能控制的事。
  因為有沒有推上要看其他應試生的程度和評審員的主觀。我不奢求這些難道很奇怪?

  只是想表現最好的我難道很奇怪?

--

  所謂「想要推甄上」的好絕對不是盡力表達自己,而是盡力迎合該學校的興趣,目的不同手法當然不會一樣。
  我沒這麼做,完全沒有--我甚至拿網誌上的心得當代表作品交出去,你覺得我有一絲絲討好的意思嗎?真是的。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