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次文化類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覺得最近(?)會覺得很厲害很想繼續看的,多是這種類型的輕小說,但要說最近,也不過是我個人的最近,實際上這些書都已經出過好一陣子了。

  以前幾天才終於看完的《戰鬥司書》為例,完結篇根本是暑假的東西,更別論第一集到底是多久以前了。這部已經連卡通都沒人要討論了,我卻是這星期才終於看完。累格的藉口要多少有多少,倒也不用特別找個合理的說嘴。總之,除戰鬥司書以外,還有差點要看的《DuRaRaRa!!!》與《Baccano!》,貌似都是以非單一主角構成的故事。
  不是說這種故事很少,但「角色多」和以「非單一主角為架構」,對我來說多少還是有些不同。不論「角色多」或「多主角」,在構成上面,多多少少都會有個一以貫之的存在,讓讀者知道「他就是主線」的主角;但以我看過的《戰鬥司書》,和稍微看過的《Baccano!》,都會讓人陷入「到底誰才是主角?」的困惑中,後者在這方面更有難以匹敵的成就,就是看著《Baccano!》,根本不需要考慮「主角」這件事,你只要跟隨事件的條件與發生狀況來感受結局的撞擊便可,至於誰在其中擔任什麼角色,等你能從那個混亂的故事中取得絕對客觀的角度後,再慢慢思考也未嘗不可;但《戰鬥司書》和《Baccano!》的狀況不同,這故事幾乎每一本都有一個主角,每個主角寫的是不同的故事(也就是屬於主角的「書」),但這些不同的故事,到最後卻能串成一個結局。
  能作到這件事,也是到後來,才瞭解一切都是石劍的功勞。因為它想看完成為魔王的救世主的故事,於是把與之相關的人物的故事(書)傳遞到有可能延續這個故事的人手中,並看著他們的行動與結果,於是讓救世主的故事能走到結局,也就是「成為書」。

  我覺得《戰鬥司書》很精彩,一來是文字閱讀的感覺很好,有種日本小說(更尤其輕小說)中少見的扎實感,二來是這種「主角與故事」的關連性。主角們有自己的故事,但囊括這些故事的母體,卻與主角們沒什麼關係,但結局卻無庸置疑的是母體的故事。看完的瞬間我有種可笑感,卻又不得不佩服作者在安排架構上的能力。雖然要說是他出人意表,不如說以「死亡」為故事寫下續篇的作法,真的太少人願意嘗試、甚至是從來沒想過的吧。啊,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出人意表。所以我上面的形容詞到底該改成什麼?(喂)

  總之,當我在研究間看卡通,而同學問我「這個人(哈繆絲)是主角嗎?」的時候,我真不知如何回答。

  沒錯,代理館長確實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但以故事的角度而論,她是主角嗎?但要說她不是主角,那這些失去了她就無法完成的故事,又算什麼呢?可縱然如此,我也沒辦法說哈繆絲是故事的主角,畢竟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有在她能力發動前後,故事說明了她身為道具的來由與作用,以及使用這份能力的舉止之外,就沒有以她為重心的敘說了;但話說回來,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除了「神之石劍」、「草繩公主」、「虛言者的宴會」與「絕望魔王」這四本作為中繼或背景/設定說明的篇章外,每一本書的成立,都是仰賴哈繆絲之手。幾乎每個部份都是以「殺死哈繆絲」為重心而產生的。

  所以同學一個普通的問題,就讓我陷入了苦惱。這真是個有趣的故事。

  會這麼有趣,一定是因為這故事總是把「已死之人」與「將死之人」作為主角來述說之故:行動的總是活著的人,但行動的因由卻也總是已死之人,所以會死的人和已經死的人,才是故事的主角。
  而在故事的最後才得以幸福的哈繆絲,因為在過程中根本不會死,自然無法以「主角」應有的待遇出現在各篇章,反而是以完成故事的最後推手,以一個殺手的身分出現在每本書中。但她終究是成就故事的女人。

  就一個「死後會化為書、成為供人閱讀的故事」的世界而言,讓死人/準死人當主角,實在是個非常恰當的選擇:讀者在讀的,就是這個人身故而化成的書--也因為故事的走向與撲梗的方式行就得是這種教條,畫家才感嘆「封面有很大的機率成為遺照」吧,因為,在該篇章擔任主役的人不可能不上封面,而擔任主役也與死相距不遠。也許就是有這麼個比美田中芳樹的殺人魔作者,這套故事才格外地有趣味。
  但和田中芳樹不同,我覺得作者非常仁慈。至少死者們是身為主角、或者有所作用而死的。就算是在戰爭中力盡而死,也只會讓我們肅然起敬,不至於向楊某人那樣讓讀者驚恐。

  而我讚賞戰鬥司書的表現,主要在於:明明每一本都是不同主角的故事,也就是讓讀者感受到每出一集便換個主角的難以適應感,但最後結合為一個結局的時候,卻不顯突兀;就算有覺得「根本不影響故事進程嘛」的人,卻因為這個人死了,而成為達成結局任務的最好用的工具。太作弊了這招,但也非常讓我感動。嗯,因為死人總是令人懷念不已,而夥伴們的合作無間也總是令人振奮激昂啊。
  這種感覺就像一篇篇的短篇集,突然之間匯流為大長篇的感覺。把之前的內容看作短篇的自己,就像沒發現自己的步伐對積雪結構的影響,然後突然就被掩埋了的山難者。自以為活在一片祥和中,卻突然就被天災滅頂,大概沒什麼事比這還要突然驚愕的吧?且不論山難的驚悚程度與悲劇性,《戰鬥司書》大概就有與這種衝擊比美的潛力。所以我覺得這整套故事是個非常厲害的故事。

  更重要的是,雖然每過一集就會換個主角換個角度換個事件,但因為有足夠的連貫性與目標感,可說是故事性很足,加上敘述手法足夠扎實、劇情進展足夠緊湊,結局的感動也還算夠,寫了十集這樣我可以原諒,還覺得相當充分飽滿。像《超人家族一家和樂》寫到第四集我就覺得好煩了,何況像《魔》系列那種從未拉近與結局的距離又沒有重心與動力的大作。(喂)

  至於要說這故事裡誰讓我印象最深刻,不得不說我真的覺得沃肯是個好男人。(掩面)看卡通(第一集)的時候,只覺得他是個天真到該早點領便當的無能者,但一看到小說,只覺得「哇靠哪來這種頂天立地的好男人」而感動不已。他可說是我既東尼斯之後,唯一感到「啊,竟然死了」然後衝擊了好一陣子的男人;而對東尼斯會有這種感覺,更主要是因為那是系列的第一本,完全被作者耍弄而掉入陷阱之故……雖然我也對他和絲柔的牽繫動容。但沃肯的離世,真讓我有種「天妒英才」的萬般遺憾。(菸)
  因為這種衝擊太深,以致後來哈繆絲怎樣我都不太想管了(反正好男人都死光了(誤)),又因為曾帶著這種隨便的心態看到最後一集,作者大作弊那邊我又再度受到衝擊。Orz 真有種不甘心的感覺,但又很高興作者願意這樣安排。所以,如果沒出什麼短篇集之類的東西,真的很難弭平我內心的憾恨不平……什麼DVD初回特典,是把國外讀者當作什麼啊!(淚奔)

  然後,以上說明與「神之石劍」與米蕾波可與阿梅爾沒關係。在那本的時候我因為煩躁而中斷了對《戰鬥司書》的閱讀,直到上次交了進度萬般焦躁才又重啟續作。我本來以為我不會看完的說,但真多虧了沃肯,我還是看完了。(菸)

  不管如何,我還是建議各位有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從「預知能力者與人類爆彈的遠距離戀愛」開始的故事。其實,雖然這是個充滿戰鬥與廝殺的故事,但說穿了,這竟然是個穿梭千百億萬年的愛情故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作是《未知領域》。我一開始無法理解:為何明明是連貫的故事,卻要換個題名?但全部看完之後就懂了:因為魔王換人了。在「未知領域」裡,要對付的是未知領域的不正義,而在「所羅門領域」,要阻止的是所羅門的瘋狂。這種開門見山、一以貫之的做法,倒頂能讓讀者在看完全書之後產生共鳴感的會心一笑--但前題是看完之後還能做這方面的回想才行。

  我得承認我對「未知領域」只剩下殘存的印象。當第一集<伊都娜蘋果>在網路上連載時就一篇一篇的追,後來集結成個人誌,以通販買下時又看了一次,出商業誌時為了瞭解內容的刪截究竟到什麼程度,又看了一次。所以光<伊都娜蘋果>就看了三次,在網路上續追的送葬童謠、詛咒之血,成書之後就暫時沒那個力氣看了,至今仍躺在我家書櫃中,連包模都沒拆,就是一個完整無缺。
  所以在看《所羅門領域》的時候,對許多事件僅存有「好像有這回事」的模糊印象,對還沒看到但總覺得會寫出來的部分,也思考著「是不是會有這樣的事情」,是帶著很模糊的記憶在看的。所以對許多伏筆的部分,因為我只記著其中的關鍵,到了破梗用的收尾篇,就只覺得像是把之前寫下的劇情與結果,再一次地說明,就好像前面的鋪陳與後面的結果終於連成一氣了。

  這是我最當下所感受到的失望,但並不至於讓我改變對這部作品的評價。尤其他確實解決了我在追連載時,看著<詛咒之血>時產生的喘不過氣的那份沉重,我甚至在想,縱然<伊都娜蘋果>是一切的開端,但<詛咒之血>卻是這整部作品的精隨。至於《所羅門領域》,就是把這從開端到重擊所產生的這一切慢慢收尾,而發展出來的故事。一個男人因少年時的好奇而將自己捲入紛爭、因為青年時的正義熱血而讓自己投身紛爭,最後終於回到由始至終,不曾轉移也不曾變卦的溫柔鄉的故事。英雄總是要退休,僅管這個英雄總被作者及其夥伴戲稱為公主,但當主角登高一呼,就有一群能人異士高調回應並守望相助,這不是英雄是什麼呢。(啊,大反派好像也有這種威能,還有愚民的政客也有這種實力XD")

  「未知領域」在輕小說領域當中,就題材和編排的面向,顯然是獨樹一格。說到「都市懸疑」這類帶著近代現實風格的幻想作品,以台灣的狀況而言,顯然是以九把刀為尊(雖然我看不下去……),但和《獵命師傳奇》這種「完全的裡世界」不同,「未知領域」所創造的世界與事件,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確實有重疊的部分,而那份鮮明的投射感,讓這部作品多了一份生命:不只是躍然紙上,而是當我們放下書、行一般任何日常行動時,也會不自覺地將自己轉換至書中的場景,想像著自己正在行走的街道,是否曾有過他們的蹤跡。
  最棒的是那個參與感,「我們身處於這個時代」的參與感。不是「曾經有過這樣的傳說」,或者「未來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而是鮮明的活在當下,屬於我們的時空、屬於我們的行動、甚至是屬於我們的思考方式。就是這種毫無進入困難的代入感,讓這部作品從網上連載期間便擁有一群堪稱死忠的粉絲。(雖然我本人因為覺得追論壇的討論很麻煩而沒有加入那個「未知領域社群」……(欸))

  據說,整個「未知領域」的構想,是作者在台北市區閒晃時如天外飛來一筆那樣地突然就形成的。即使是最熟悉的街道,卻總有不熟悉甚至完全沒「進入」過的部分。一般的說法是「小巷道充滿了汙穢泥濘,是個危險的地方」,但若這種「危險」是有組織有計畫的創造的,而若你踏足了這個不應該被知道的「未知」,讓不曾被知道的「未知」成為你自己的「已知」,是否最平常的街道、最平常的生活、最平常的行動,也將變得完全不同。就這個層面,我覺得小山羊可說是想像力極為豐富的陰謀論者,所有可見的社會亂象都成了「未知領域」的陰謀,從規劃、手法、目的到結果,全都是設計好的實驗與手段,尤其這些真實的亂象在我們一般人眼裡本就這麼不可思議的時候,這種陰謀論竟是如此可信。
  --雖然就她自己曾經的說法,好像許多社會事件是在她編排好故事內容後才一個接一個如雨後春筍的冒出,整個台灣社會的病態現象莫名其妙就是要破她的梗。(苦笑)

  男主角林品哲就是闖入了這個領域,配合自己的電腦長才,開起了屬於自己的一連串事件。縱然多數的事件並不能稱為「屬於他」,但身為身份獨特的角色,就是別人百般阻止他也要淌這麼一攤混水,於是突然間他走不開了。當你打開了不該打開的東西,就算你想關上盒子當作這東西不存在,但它確實「存在」的事實已深植你心中,更重要的,是它已經看見你了。

  「未知領域」全系列,寫作的手法是連貫但不連續的單元劇,但有盡力要達到故事中對一個虛幻的故事的評價:前一個單元的結局成為之後的單元的謎題,謎題本身是最大的伏筆,看似獨立但環環相扣;作者想要做到像這的綿密安排。就某種程度而言,作者做到了,雖然我覺得稱不上「驚喜」,但點子和題材的巧妙配合、伏筆引爆和劇情編排的完美搭配,加上親切自然、通俗卻不低俗的敘述文筆,在整個輕小說文壇中,絕對該是個亮眼的作品,至少每次在閱讀的當下,我都有種「像中毒般想要看完」的衝動。

  不是市面上慣常看見的少女奇幻會有的傷春悲秋、不會有柔軟得讓人不耐的心境描寫、更沒有說穿了只覺得可笑的天人交戰,小山羊讓劇情走得流暢快速,不花時間糾結在對事件進展沒幫助的郊遊嬉戲矛盾猶豫,每個事件總是波濤洶湧地一層接著一層的直撲而來,主角群的行動就是簡潔明瞭地調查、行動、解決,而在整個執行過程,才穿插著對事件架構的反覆分析以及各方勢力的立場問題,像蛛網一般複雜糾結卻脈絡分明,更重要的是圍繞核心,在篇幅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浪費。這是我對小山羊身為作者的欣賞。要對事件陰謀陷阱設計得這麼精緻,寫作敘述又這麼流暢明確,邏輯架構上沒有一定的基礎是辦不到的。這叫做才能,而這份才能是這麼讓人期待。

  但這部作品仍有一個叫作「誇張」的缺點。所有與現實貼合的小說多少都會有這樣的毛病--越與「現代」靠近,這個問題越嚴重,就像我對《樓下的房客》完全不欣賞一般。「誇張」對都市幻想而言是很嚴重的致命傷,本系列各部份都盡量避免了這個問題,儘管多有孩子式的科幻奇想,但也還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有「妳不這麼解釋的話,我還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咧!」的,可用以解釋莫名的社會現象或建物的說法在,而正是這種「莫名奇妙的合理性」讓我對這部作品有極高的評價;但《所羅門領域》的02與04,也就是結局以及其關鍵技術的建立事件,雖然這項技術確實有在實驗(沒錯,確實有類似技術),但我總有很深的脫離感。和以前《未知領域》帶給我的實體感比較,這種強烈的落差反倒讓我無法適應。02是由作者與朋友共筆,由於其中有強大的bug,我本人便一直將其視作同人性質的故事(儘管裡面有結局關鍵設定),04就真的很難說些什麼了。但對結尾的評價我於文章起始便開門見山地說了,也不用留待本文最後又重新鞭撻。

  總之,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有熱血的友情、珍貴的愛情、激昂的正義以及凌駕一切的殘酷的現實,那種就算能與最重要的情人、最重視的夥伴或最值得信賴的對手們相互扶持,也絕對抹滅不了的悲傷經驗與痛苦教訓。但林品哲雖然歷經滄桑,也像他那兩個死黨說的,實在是人生的勝組。

  雖然可能和某些人的調性不合,但我個人覺得是很值得看的一部作品。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漫畫店找《絕望先生》時,看見一套貼了「店長推薦」但從來沒聽過、感覺上也不討喜的漫畫:《不良仔與眼鏡妹》(點擊為博客來頁面)。
  基於「店長推薦」這種不強烈的理由,我還是借了四本回家看。

  看完之後,我終於知道「愚蠢」二字怎麼寫了。好一個既愚蠢又爆笑的青春活力校園愛情(?)喜劇。

  故事從一年A班的班長無所不用其極,要求班上的不良少年參與校外教學活動開始。乍看之下是很平凡普通的班長與不良少年的愛情故事的開端,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好吧,好像還是有那麼回事就是了。(笑)
  之所以說「不是那麼一回事」,是因為班長之所以希望不良仔參與校外教學,並不是她正義感發作,希望對方浪子回頭,而是因為「身為前不良的班長,身邊沒有不良仔這種人存在的話,擔心會因為插不進正常人的話題而被排擠」這種聽起來像騙人的理由。

  身為A班現任班長的前不良是如何浪子回頭,目前無從得知,但看到被區域不良少年敬畏、自己也顯然打不過的這個沒事便往男廁堵人的眼鏡妹,不良仔基於各種複雜的心理因素,終於還是妥協了。

  於是,不良仔與眼鏡妹的奇怪組合就成立了。

  之後分別發生的「原來眼鏡妹是超級大笨蛋事件」、「不上學學生的勸誘行動」、「前太妹的NO.2參上!」以及「充滿著不良與前不良的學生會成立」等等內容,就請慢慢看漫畫。

  保證笨的不可思議,又可笑的不可思議。如果只知道以「搞什麼啊,哪可能有這種事!」這種話來吐槽的話,對不起,你很快就會辭窮了,請多練練底子,帶好心理準備再來拜見花姐吧!(笑)

--

  順便一提我和《絕望先生》的淺薄緣分。

  今天我去淡水還《狼與辛香料》第七集以及《龍族2》第二集,順便在漫畫店裡東晃西晃(不想回家),不小心拿起了《絕望先生》。
  然後我就好想借。
  然後我覺得從淡水帶一堆漫畫回家實在太重太累太無能。

  所以我撘車回來後先往家裡後面那間漫畫店鑽。(怎麼想也覺得「幸好沒借」,因為在車上巧遇帶著一群小朋友的國小同學……喔,真是奇妙。)

  想當然耳是沒看到。(這間店裡到底有什麼啊真是的)

  然後,花了一個小時還更多吧,我連續走了三間漫畫店,卻沒有一間店存在這套漫畫。

  《絕望先生》這麼冷門嗎?絕望啊!我對走了三間漫畫店還找不到這套漫畫的我的漫畫運絕望了啊!

  ……最後我當然還是借到了啦。(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嘛,聽說第七集是短篇集,第八集的故事要等到第九集出了(大概八月初)才看得到結尾,所以目前看到第六集。

  其實我一直很擔心,畢竟作者原本只打算寫「一本」,卻因為出版商的要求才開始構思後面的劇情,這樣的故事究竟好看不好看?
  仔細來說,是還滿有趣的啦。至少我很喜歡、非常喜歡、超級喜歡。

  以「奇幻故事」或「輕小說」來說,《狼與辛香料》是非常特殊的題材。

  沒有劍與魔法,要怎麼冒險?

  答案就在《狼與辛香料》裡。

  《狼與辛香料》也是架空世界的奇幻故事,其國家設定稍微模糊了些,但城鎮、教會與異教信仰等貼近主角生活的設定卻非常清楚而深厚,真實得好像作者真的在那個時代活在那塊土地。
  故事的主角是個誠實的旅行商人--商人限度的誠實--他依著長期信賴關係,開拓出屬於自己的固定行商路線,將一個地區的產品帶到另一個地區,靠買入賣出間的差額獲取利潤,進行穩當(?)的小額買賣。簡單講就是地區貿易商,或者你可以稱他為「賣貨郎」。
  他只是某某商行的普通會員之一,他的人生目標是在某個城鎮落腳,擁有自己的商店。
  這樣一個樸實的商人的故事,要怎麼成為冒險故事?就算他撿到了約伊茲的賢狼(神一般的存在),平凡商人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成為騎士吧。

  那麼,樸實的旅行商人會進行怎樣的冒險?我得說,這種冒險可比提著劍、周遊列國並拯救世界來得迷人。

  商人的冒險,就是交易。他所面臨的危機,是貨物價值的升貶,政策改變造成的需求變化,交易對手的企圖以及自己的貪心。
  羅倫斯從十八歲自立門戶起,經過七年的歷練,已經成為可以獨當一面的優秀商人。由於有豐富的交易經驗與敏銳的分析能力,隨便一道消息都能讓他思考其中的獲利機會;而面對任何一項機會,他都能冷靜地計算損益,仔細考量投資價值之後才會下手;而一旦確定參與投資,他仍會注意周遭變化,確保生意過程順遂、取得(超出原始估計的)最大利益。
  若不小心誤判狀況,掉入生意對手或夥伴的陷阱裡,為了避免虧損,他會傾盡全力反擊。

  我最愛看他思索對手提出的交易內容,從探查情報、分析對手目的到計算損益,抽絲剝繭、披荊斬棘地朝獲利前進的羅倫斯,真的非常耀眼。
  反擊對手的羅倫斯更是帥氣。看似窮途末路的情況,羅倫斯就是有本事讓它柳暗花明--不是靠運氣,而是仰賴豐富的情報、超群的分析力以及積極的行動力。

  我得說,每次羅倫斯參與的商業活動,都能讓我興奮許久。總覺得,自己也在商管類組打滾了將近八年,這種靈活的生意投資,正是考驗自己的商業敏銳度的好機會;所以每當有人向羅倫斯提出特殊的生意合作,我也必須跟著羅倫斯一同動腦,仔細參詳這些投資交易的風險利益價值。

  雖然,很多時候我都是落後羅倫斯好大一截。不論是貨幣價值、遠期套匯、信用交易甚至是普通的需求量與交易價格的均衡,要論知識,我應該不輸羅倫斯才對,但有些時候就是無法順利運用。
  當然,某部份而言,是因為故事設定的世界與現實世界仍有些許差異(這應該是年代的關係……大概是劣幣逐良幣那個「貨幣可以成為商品」的年代),造成某些常識無法相互套用,所以無法順利提出適當的決策(搞不定錢Q Q);但每次等到作者統合解釋後才瞭解羅倫斯的手段與目的(甚至更糟,他的現狀)時,我都深深的厭惡自己,覺得自己根本是大白痴、大笨蛋,那麼簡單的道理都不能先一步想通。

  屢戰屢敗,更要屢敗屢戰。所以我孜孜不倦地一集接著一集的看。
  就是無法放棄。

  每一筆交易都是一場戰爭,而這場戰爭會強烈影響到下一場的基礎。所以,商人的故事遠比戰士的故事精采。

  然後,我好歹也有成功一、兩次。真的。(笑)

  而除了生意的競爭,另一個引人入勝的設定,在羅倫斯與赫蘿(狼)的相處模式。

  赫蘿自稱「約伊茲的賢狼」,並不是一般的自誇,她的智慧可說是遠勝於羅倫斯,到了拍馬也難追、望塵莫及的地步。所以,看著聰明的羅倫斯與賢明的赫蘿,你來我往爾虞我詐的拌嘴對招,或者是為了自尊所以誰也不認輸,但實際而言,卻是增加了相處的情趣;每天都有激烈的火花,既刺激又有趣。
  雖然羅倫斯經常輸得一蹋糊塗,但一點也不覺得氣悶。(笑)

  赫蘿雖然是狼,但有化身為人類少女的能力,只是耳朵和尾巴她沒意思(或者無法)收起來。那束漂亮的尾巴是赫蘿的驕傲,偶爾可以看見兩人為了那束尾巴鬥嘴(大概是羅倫斯無意間對那束尾巴做了什麼冒犯的事……),但最讓人傾心的,是那對耳朵與尾巴會誠實表現出赫蘿的心情。

  動物為什麼萌?因為牠們開心時會搖尾巴,情緒激動時尾巴的毛會膨得大大的,覺得難過時則會垂下它,睡覺時則會捲成一團,對什麼東西有反應的時候,則會快速地動動耳朵。

  這樣的赫蘿太可愛了。明明是這麼聰明的賢狼,是讓人佩服敬畏的對象,舉手投足之間卻讓人不得不萌生愛意。真是不得了。

  同時包含了甜蜜與刺激--這就是《狼與辛香料》。

--

  如果跟我一樣,擔心故事進入大長篇後會變得不好看,可以只看第一集;看了第一集覺得不夠,則可以看到第三集。這是我可以保證的,能隨時收手而不感到遺憾的集數,之後,你就會像第二集的羅倫斯,切身體會到教會取消「北方大遠征」帶來的深遠影響。(從第二集一路影響到第六集,這就是全面宏觀政策啊!)
  若跟我一樣,對羅倫斯的生意頭腦感到欽服與熱愛,那就陪我看下去吧。(苦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會知道TOA,是葉子的緣故;而我會在葉子的網站潛水,是重玩「聖劍傳說3」,上網找特殊玩法時,碰巧遇上的。葉子很有功力,把「聖劍傳說3」的龐大劇情寫成了文章,將六個主角都帶入了故事,雖然有些愛情的成分讓我不知打哪裡怪怪的,但很喜歡葉子寫出來的聖劍傳說3。所以一直維持的潛水的狀態,會每天去看日記,會看看部落格有沒有更新什麼有趣的東西。

  那天就是看到了這個:我們將明白誕生的意義:TOA玩後感

  我在遊戲的層面一直不深入,一是手笨、二是無法長時間專注、三是沒錢買主機。所以我很喜歡看遊戲評論,劇情捏越大越好,因為我根本不可能去玩啊,看別人寫寫就當自己知道了這樣。XDD
  但這個故事,卻讓我覺得:啊,有機會的話,真想玩玩看!

  然後從同一個來源管道,知道了TOA動畫化的消息。然後就來看了。

  我大約幾個月前也曾經寫過看到第十七集時的中介感想。當時我覺得路克根本沒長大,只是從無知傲慢,改變為以贖罪為中心的虛偽溫柔。他知道錯了,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希望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希望能獲得認可,希望擁有同伴。所以那種「討好」的感覺無法讓我產生正面評價。

  贖罪式的溫柔是怎麼?死了也無所謂?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活著,就真的去死好了。在這種人身上放下任何情感,都是對自己的損傷。

  然後事情發生了變化。當大家以為解除了地表陷落的世界危機後,路克還是不曉得自己能做什麼,還是不曉得自己究竟屬於哪裡。「范恩」這堵牆雖然好像被他以自己的力量打倒了(雖然是夥伴們後來居上英雄救美XDD),世界恢復和平,大家都回到屬於自己的崗位,而路克則除了家之外哪裡都沒得去。但他知道這個「家」其實是屬於亞修--真正的路克--的,自己是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複製人,父親、母親以及爵位,都是替代了亞修而得來的。
  所以他很迷惘,所以他追尋亞修的動作,和亞修約在家裡見面,為的是把這些「不屬於他的東西」還給亞修。

  但亞修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不想也不能接受路克的同情與施捨。

  在兩人抱持迷網時,范恩沒死的消息出來了,為了拯救世界,杰德提出了不是路克死就是亞修死的唯一方案。認為自己沒幾日好活地亞修決定執行這個方案,但大家理智上很清楚,與其讓能力較強的原型送死,不如選「失敗品」路克上場。

  「請你去死。如果我是統治者,我一定會這麼說。但以一個朋友的立場,我不希望你這麼做。」
  「你才活了七年!不要給我說什麼大悟大徹的鬼話!」

  其實在不久之前,大家還都覺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無能、任性卻莫名驕傲的路克「很討人厭」,言談舉止之間充滿了鄙夷,但連最嚴格的杰德都說自己「把路克當成朋友」,凱則直接地表達了他的憤怒。
  事實就是,路克以自己的思想、作為,取得了同伴的認同。

  可能是因為依昂的死,最後路克發現了:自己怕死。他願意為了解除世界的危機而犧牲,但他也瞭解到自己無論如何都是愛惜自己性命的。

  「不是為了原型、不是為了任何人!為了我自己,我想活著!」

  明明想活著,卻不得不死。產生這樣的覺悟的路克,才是真正的長大了。所以他能在與亞修的「存在」之戰中,說出「我和你不一樣,我就是我」的事實。這或者是凌波零定律(擁有不同的記憶就是不同的兩個人),但也是所向無敵的自我肯定。
  唯有肯定自己的人,才能真正得到同伴的肯定。

  但對亞修而言,「路克」終究是自己的複製人,該屬於他的人生、境遇、夥伴、友人,因為「複製人路克」的存在而通通被奪走了,一點也不剩。他無法堅信自己是「亞修」,因為他之所以能在被奪走一切後繼續生存,靠的正是「路克」與「娜塔莉亞」的約定。他是以「我才是路克」的堅持而勉力活下來的。
  對「亞修」而言,「路克」不需要兩個。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與複製人路克分出高下,證明誰才是真正有資格取得「路克」這個人生的人。

  我之前覺得,這個亞修一副很厲害的樣子,但出場的機會少,更多時候是來收爛攤子跑跑龍套,實在是可笑;但經過這場戰鬥,我才發現:身為燃燒自己到最後一刻的有理想的男人,亞修真的是帥爆了。

  而因為與同伴的經歷與回憶而得以自我肯定的路克,在取得亞修的意志之後,除了長大之外,也變得成熟了。在故事的最後最後,很無能的路克,經過了還不錯的路克之後,終於變成了很帥的路克。

  所以我必須撤回前言,這個卡通並不無聊,從頭看到尾,可以得到一些不錯的感動。只要你能撐到結局。

--(破壞氣氛分隔線)--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把卡通「反逆的魯路修」,就是Code Geass全系列,花了兩個半天和一個晚上,約莫20小時的時間看完了。結局非常、非常漂亮。

  第一季的時候,因為魯路修的配音員(福山潤?)技巧太好,把這個自戀自信、驕傲自滿的騙徒詮釋地太真刻,讓我對魯路修又愛又恨--一方面希望他諸事順利,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一敗塗地。沒辦法,我就是討厭自滿驕傲、自信過度的男人,但我也喜歡溫柔、聰明、執著而且不計代價的人。

  然後,編劇可能也非常瞭解觀眾(我)的心聲。他讓這個幾乎擁有一切的男人,失去所有他希望得到的一切,卻又成就他的存在。

  以下內容有洩漏劇情的危機,沒觀賞過、預計未來會觀賞此卡通的人士務請走避。
  不透漏劇情的話,真不知道怎麼聊魯路修這場坎坷的逆襲啊。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