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情 (9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今天真正的體悟到什麼叫「淡淡然」。真的是,毫無感覺。想著以前明明還有辦法激動憤怒,突然之間這情緒消亡如雲煙的無痕,反叫我懼怕怎麼自己有辦法這麼水波不興。

原來這就是心灰意冷。明明她對我說話了,我也回話了,那效果卻比在路上聽到陌生人對另一個陌生人說了聲「你好」還要微弱。
不是逃避也不是抽離,就真的只是沒有感覺。

今天,有個號稱愛了我三十年的人,要我把這三十年來的人生全部丟掉。她講得好平淡,好像把我人生中最重的部份全部丟棄,是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簡單事情。

我知道她一直不懂、也知道她從來不打算懂,但我一直以來也只覺得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疙瘩,從她在我國中時跟圖書館借了人生第一本金庸那會兒狠狠甩我一耳光開始,就這麼放在我心中怎麼也忘不掉的疙瘩……但今天,我沒有感覺。不覺得受傷、不覺得痛苦、不覺得她無理蠻橫——

我只覺得,就這樣了。人的緣份、情誼、敬愛,與之相對要產生的愧疚,在這瞬間其實都消失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覺得失望」。

但這真的就是「淡淡然」的感受,毫無感覺,心灰意冷,覆水難收。

形同陌路。

--

為什麼妳不在孩子出生的當下就掐死她。這樣妳一輩子都不用為她煩惱,不用為她緊張,更不用因為她而難過傷心。妳難過傷心,她不痛不癢,做給誰看。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好像也說過將來想怎麼當人或類似那樣的感慨,但目前為止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畢竟不管是我或我家人都是一堆病痛纏身,放不下的東西也還滿多的,懶得做的事情則是更多(比如學語言什麼的),整個人懶懶散散的啥都不想考慮,懶散到後來就開始覺得自己身為人類——在考慮男人或女人之前,更根本的,身為人類這種生物——好像失去了什麼。「當人根本不及格!」這種評價在我心裡時不時就會冒出頭來想要砥礪我,但時日一久,我卻要開始覺得這是種稱讚了。(這裡你就能知道自我感覺良好有多可怕)

  那天跟大學社團同學出去午餐,從中午吃到晚上又去續攤晚餐,那天我的感觸就很深刻——事實上從那天之前我就有所感覺,只是那次聚餐讓我一口氣搞懂我到底在想什麼——就是「身而為人,這樣真的可以嗎?」的感覺。

  最初會有這種想法,和噗浪上五專同學們很努力找工作、抱怨工作、適應工作很有關係。就是看著朋友們一個個步入社會、找到自己該做的事,唯獨自己還像個浪蕩子無所事事,不得不興起的一種緊張感。在那之前,我的人生根本要被ACGN這些二次元的東西埋沒,噗浪上說的也大多是這方面的東西(和我河道上一堆宅友有關,但問題是我河道上又不是只有宅友),而聚會之後,面對這些「完全的社會人」(一咪咪宅的成份都沒有的傢伙們),越發產生自己在各方面都很不成熟的認知,從社交基礎到功業才能無一具備的那種不成熟。

  我會的只有自我感覺良好而已。(不愉快的事情統統拋到腦後,每天都沉浸於二次元中,漸漸完整為OTAKU)

  但回到問題的根本,就是:雖然這樣很不好,但到底為什麼不行

  到底,為什麼,覺得這樣不行?OTAKU也是一種生活方式,要說我為社會帶來麻煩嗎?根本也沒這回事,雖然也還是靠父母在養,但作為交換條件我還是有幫家裏工作;要說這樣作人失敗,我最想問的是:為什麼要成功?到最後,問題會變成「所謂的『當人不及格』是用什麼標準判斷的」?若要說是以「一般大眾」的生活方式為標準,又為什麼可以認為一般大眾的生活方式是「及格」?至少我沒有貸款、更不需要為三餐煩惱!(好啦是有叫做建築貸款的東西在那裡,但這和生活無關——至少目前無關)

  但不管如何,繼續這樣墮落每天看卡通看漫畫看輕小說真的可以嗎?萬一將來我變成連思考能力也喪失殆盡的蠢蛋怎麼辦?(抱頭)

  就這樣,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焦躁這種事,然後繼續墮落。這就是所謂的不爭氣吧。(遠目)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再混下去一月就要過完了……二月寫一月的事感覺很糟--但說混,也不過十天而已。

  距離拿到畢業證書,不過十天而已。總覺得恍若隔世啊。

--

  1/10口試後我有多焦躁,好像前幾篇網誌提過了。但讓人驚奇的是,我花了僅僅三天就把這些問題給解決了。只能說,真要做的話,沒有什麼是真正可以阻擋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果然有一番道理。尤其在論文皮必須選金黃色的時候。(欸)

  其實寫完到上傳,花了我一天的時間。不是說上傳很花時間,而是寫完的當下,我真的什麼都不想做;但收尾的動作總是要有的,像大部分小說故事寫完之後總得來個後日談,光是當下結束是不夠的。但上傳之後,又花了整整五天的時間--前幾天是系辦辦活動,太忙來不及審核,最後一天是我上傳與登記的內容一直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來來回回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讓系助理幫我按下「通過」那個按鈕。在這段漫長的等待期間,我只能和周小柔一起在研究間看韓劇「還想結婚的女人」,一部一開始還滿有趣的,到後來就覺得很煩的連續劇。(XD)

  而審核通過到領畢業證書,就只花了一天。半天印論文、半天跑程序,畢業證書就到手了。

  只可惜某廖姓教授想早點回家,沒有看到他學生的畢業證書,也沒機會和他學生與他學生的畢業證書合照了。(攤手)(但其實除了我以外,也沒人和它合照過就是了,有夠寒冷)

--

  畢業這件事,稍微有點百感交集。四年半的時間,並沒有久到什麼地步,要說捨不得實在是說笑了。但隱隱約約就是會有些回憶歷歷在目,最可笑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事實與這樣的自己吧。如果說會有什麼依依難捨,那為什麼不趁大家還相處得來的時光好好的經營一下呢?但總之,這就是最後的結果。

  大學時期,倒沒什麼特別可說的,社團的朋友們很有趣,你們發的「畢業證書」至今還留在我桌上,不曾丟棄。研究所時期,雖說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外向活潑的一段日子,但還是少不了自閉的本行。一邊直來直往一邊想著「誰會為此受傷」那可真累,所以我是一面梗直一面自閉,所謂歡慶活動大致上都不想參加,慶生會也沒辦法打心底開心祝福。從大學活動開始,那種「目的為慶生」的慶生會我真的吃不消,反而是「目的為聚餐」的慶生會安逸許多。

  天底下每個日子都是一般過,特別要說誰最重要、特別要祝誰該開心,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因為這種個性,就像某個和我一樣說話耿直的愛家女孩說的,一不小心朋友都得罪光了。

  有些人好容易受傷。我也是很容易受傷的人,但我盡量讓這個傷害歸咎為「是我自己要這麼覺得」的,畢竟沒有人是要刻意去傷害誰,於是只要轉換想法,很快就能恢復健康。但有些人就不會這麼覺得,反而逼你要改變。那些是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忍不住要覺得:幸好我已經畢業了,有些事已經不用繼續面對。

  那些假裝自己很真誠,其實一直戴面具做表面功夫的人們。有些是表面上和善,讓人誤會「你們是朋友」,但其實只是偽裝過度的禮貌,在享受自己八面玲瓏的優越感;更可怕的是表面上感情很好,私底下就講你壞話--那真是可怕到不行。那種漸漸藏汙納垢累積淤泥的氣場,再待下去我一定發瘋。我寧可自成一格,也不想為了融入而跟著做作;但生活在團體中,做作卻是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久了,有些人就透不過氣了。

  那種狀況下,有些人曾經是朋友,卻突然就連陌生人也不如了。

  其實該說的話,謝詞中都寫得清楚明白。真的有過恨開心的時候,也真的覺得能這麼無憂無慮,毫不考慮人際關係的運作便傻楞楞地上山下海,非常非常愉快、非常非常真誠、非常非常青春,非常非常像學生。要說捨不得,就是之後,再也沒有這麼不顧一切的餘裕了。

  要說捨得,就是畢業,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

  走吧,走吧,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

  謝謝大家,陪了我半年、一年、兩年、兩年半還有不可思議的四年半,還有可能的未來。

  我先走一步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來不把節日當節日過的我,竟然覺得「冬至」這天是這麼特別;特別的是今年的冬至,特別的是今年,特別的是因為有你們。

--

  冬至,到同學家吃湯圓,除了湯圓之外還有比薩晚餐,之後還有麻將大會;在這之前還有瘋狂的夜唱--瘋狂唱慢歌唱到快天亮的夜唱。在這之前,還有很多很多,多到來不及記、多到快以為這就是幸福的每一天了。

  從暑假開始,為了寫論文那叫一個忙碌;可有一天,因為一點點、一點點的小事,不過朋友間的一句話,就衝了宜蘭,就衝了三天兩夜,就想起朋友究竟多麼重要,還有他們真的還在身邊的事實。然後就是個瘋狂的學期--隔個星期要找個好地方聚餐吃飯、難得有課的時間要一起吃中飯晚餐,只要傳聞好吃,份量再誇張、地點再遙遠、就算淡水狂風驟雨都毫不猶豫地衝、心情對了就衝海邊玩浪、情緒到了就揪團夜唱、老師停課就集體出遊享受自然享受風……不曉得還有什麼是我漏了提的,但這種每天聚在一起想著晚餐或中餐要吃什麼的「日常」,竟然讓我覺得很難得很令人感動。
  這種充實感,一點也不遜於大學那最後一學期,有SoC夥伴一同建設未來的那時;這都是我人生中的難得,都是我人生中幾乎不可抹滅的美好段落。

  這就是幸福的美一天,每一天都能在一起原來就是種幸福。

  能和不用在乎自己吃相如何的朋友一起用餐,就算每天都忙碌也能感到快樂;而每天都能發自內心覺得快樂,真的就是幸福。

  今年的我是幸福的,很感謝有這麼群朋友帶給我這樣的幸福。

  我一直覺得我已過了可以盡情揮灑青春的時光,認為這不過是青春的尾巴、確信這只是曾經年輕的餘韻;但青春的尾巴其實好長一條,總覺得就要過完了,卻又一直在,直到學生生涯的最後,我還能感受到如此和平溫暖的幸福,都是因為有你們。你們是神給我的最好的禮物,我無以為報,只希望你們也是幸福的。

  希望還能瘋狂、希望還能團聚、希望還能在一起。希望我可以希望,希望大家都能有希望,希望希望能夠不是只是希望。

  你們是我生命裡的奇蹟,滿懷愛的你們每一個。願神保佑你們純良美善的靈魂。

--

  接著,是跨年。行程還沒有結束,心中的旅程永遠也不會結束。

  我不會回頭,我會一直走下去。因為有你們。謝謝你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將論文完整稿寄給老師後,莫名的心慌意亂,便在研究間發起呆來。本來九點多鐘就該收拾行囊回家睡個好覺,不然把答應借人的《姑獲鳥之夏》趕緊多看個兩章也好,總是把時間花在刀口上、總比這般發呆有意義點;但那難以言喻、無以名狀、自是無從排解的煩悶這麼緊緊纏繞有若業障幽魂,就這麼動彈不得到十一點,自己發起狠來說要去河堤走走,才有一點動力回歸人類的形體。

  夜晚的淡水老街,雖然少了白天的壅擠,但也稱不上人影稀疏,走著走著不時有嬉遊團體的談論笑鬧、或是小情侶小夫妻的情話綿綿,在真正靜的當兒,就是隻狗的蹄踏聲也是清晰可聞,談笑聲步伐聲更是不可忽略。我本就煩悶,聽著這些遊戲聲便更覺反胃,如此往來,又開始惑於自己何以這麼不容易合群,為什麼性子孤僻。

  走著走著,也不知是到哪了,只知身邊沒有人了,全身上下能感受的就是石地的自由任性、晚風的恣意狂妄和浪濤的反反覆覆。那靜,不只是環境上的,連心裡也靜了。倚著欄杆,就著此岸的彼岸的燈火看著映在浪上的閃耀,或閉起眼睛感受貌似永不止息的海風、聞著海水的鹹味感受著自然的理直氣壯的毫無道理,越來越不懂自己為什麼站在這裡。

  我瞭解我之所以站在這裡,是我自己選擇的結果。我決定走下山,決定走到最遠我能走到的河邊,決定靠著這欄杆聽濤。但不論我怎麼深思自己打出生起走來的這一切,我還是不能瞭解自己為什麼站在這裡。我覺得空虛。我的存在我的足跡都這麼空虛,而如此空虛的軀體為什麼堅持著要站在這裡?
  但我知道我絕對不會想不開就跳下去。不管發生什麼事,就算我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又這麼沒有意義,我不會違背「我存在」的這項自然而尋求自我的毀滅。這是我能確定、而且非常肯定的事。

  我知道「存在」這件事一點道理也沒有。人不是為了什麼而存在,而是已經存在了才開始替自己的存在找理由。因為有想要的東西所以產生動力,有了動力就能執行,執行了有結果了才得到滿足,滿足了之後就去尋求下一個滿足。一直一直貪得無厭,才是一直一直積極的活下去的根源。

  我覺得自己的存在空虛,但不代表我覺得自己匱乏。我倚著欄杆,河水或說海水和我之間的距離只有高度,而我知道我已站在我的需求之前。我已經超越了我所需求的,我別無所求。我拿不出任何東西,但我並不是一無所有,而我甚至連下一步我想要什麼都說不出來,因為我有得已恰好足夠。
  若我已經沒有想要追求的東西,我可以揮霍的部分已然結束,我剩下的就只有責任。問題是,我還有什麼責任?父母不需要我養,兄長輪不到我擔心,我所背負的責任便只剩下自己。我站在路的中央只背負著自己--但我從未央求自己背負這個責任。應該對我負責的我,並不是由我來要求他負責,但那個我卻必須、以生具來便必須負擔這個已經存在的我。

  可我不想要求這個我什麼。所以連這個責任都不能成為我的動力。聽著海的聲音,我感覺到了無邊無盡。距離盡頭是這麼遠,但我卻不知道該往哪走。張開眼,我看見遠方的燈塔。一明一滅,訴說的是晚歸的漁人,歸鄉的方向;訴說的是無近黑夜中的方向。但方向這種東西,也是有目標才能被指引,沒有目標的時候連那盞燈也不知該在哪裡等你。

  我沒辦法理所當然的想到自己的未來。我不知道十年後我在哪裡,五年後、三年後,甚至幾個月後,都沒辦法。不是燈拋棄了我,而是我拋棄了燈。

  然後我意識到一直吹拂著我的風,從未停歇。沒有,沒有一瞬稍歇。風也是沒有目標的、沒有目的的,可他就是不斷地吹、不斷地前進,因為自然的法則是這麼無理的要他持續地移動。

  我的存在和風一樣的無理,就只是法則說我存在罷了。既然風沒有目的也能這麼持續地走,我有什麼不行的?

  我想到了我可以想像的事。不是幾年後我在哪裡,而是我在哪裡的話可以怎麼做,以及要怎麼做才能在哪裡。不是地位上的,而是地理上的,我知道若我要走到那裏我該帶什麼該裝備什麼該擁有什麼。

  那是一個豁然開朗。我的神智剎那間變得清楚、精神變得輕鬆,那上一秒仍緊緊攫著我的煩亂的心情在我意識到地當下便被風帶走,突然間我瞭解了我存在的起源。

  就是一直走而已。沒有特別要走到的地方,走到一半死了也無所謂,因為別無所求所以也不會有遺憾。我不用特別對誰張顯我的存在,因為我的存在本就什麼都不是。

  就是一直走而已。走著總有一天會到達終點,在到達終點之前就只要持續地走就好了。

  好像我從沒這麼清楚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若要對2010/10/31的晚上做個評語,大概就是「面對」。面對到要瘋了還是得面對的那種面對,開放河道上也一些朋友一邊靠腰一邊說著逃避卻一邊認真面對,雖然大家面對的事情不盡相同,但那種「大家都在奮戰!」的心情就是很熱血。

  然後,用寫網誌的心情和白爛態度,結論終於寫完了。也許因為那種網誌的跳躍用詞,最終這份結論會被老師退件,但不管是大自然萌還是EVA廚,既然我已經寫在文章當中了,我就不想回頭改,哈哈。(對自己的用字遣詞絕望)

  總之,在10/31那一天,真的,該寫的都寫完了,只剩下些貌似不太需要動腦的只要花苦工的東西。

  2011/01/10,01:00 pm. coming soon...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小孩不吵架的,因為我們都是水瓶座,一個一月底一個二月初,生日近、感情好,想法大致上也共通,曾經我覺得家裡面唯一能溝通的人可能就是哥哥,因為爸爸對很多事情都不瞭解,媽媽又是那種人。
  所以和他產生爭執的感覺非常差。覺得他很討厭的自己也很令人討厭。

  我現在真的在哭。

  其實長大以後,兄妹之間的話題也漸漸兜不上了,男孩女孩的差異也終於明顯了。不是誰的錯。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他在讓我。現在是我漸漸不想領他的情了。他樂於跟我分享發現、興趣以及科技產品等等等等,我卻會覺得煩。
  而我不曾分享他任何東西。

  絕對是我有錯,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不知道要怎麼讓自己不難過。我沒辦法在這樣的難過當中繼續寫論文,我一直在哭。也許哭完就好了,但情緒就像海浪那樣一波波,平息一陣又洶湧一陣,終究平復不了。

--

  昨天的月亮很大一顆,但不是滿月,而是比一半再多那麼一點而已。但看起來非常大。
  顏色也不是漂亮的銀色或柔和的黃色,而是有點詭譎的銘黃。

  搭在漆黑的夜裡,那麼悚然。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一個恩師(好吧不只恩師)會在臉書上透露出認為我會成大事的期許與寄盼,先不論這些言談的玩笑性質(畢竟我有強悍的特質嘛……要說是玩笑應該也有三分真吧),但我本人對「力爭上游」一事充滿疑惑。人到底為什麼要升官發財?若說要過好的生活,那種用過生活的時間換來的錢財,也只能留著老了養病用不是嗎?所以何必這麼力爭上游。

  這件事,在娘親認真考慮讓我們這些小孩分家之後就更鮮明了。雖然不知道爹同不同意(他們之間的暗潮洶湧我是看不懂的),但如果真的我和老哥一人領了一個房產(事實上已經在名下了,只是我一直不覺得我會使用到它),那麼,不需要「成家」、沒有野心「立業」(環境與時代也不允許吧),還要爭什麼上游?活得下去就好了。
  照這種程度,我一個月賺兩萬塊,拼個個把年還有機會每年出國玩一趟。(硍) (問題是現在連月薪兩萬的工作都沒有啦,年輕人的悲哀唷……)

  再這樣下去,照我不結婚不生子的立場,打零工我也活得下去耶。我要留在台灣不學無術好吃懶做好生墮落。(硍)希望兩岸統一之後的新文革革不到我,只有這時候會覺得對岸經濟成長是個希望。(混帳東西)

  我真的覺得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阿舍家的孩子早敗家。Orz(我只是普通的蛋白質聚合物而已讓我像細菌一樣的生存著吧--)

--

  說是這樣說,論文還是要寫啦硍!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所謂的萌屬性,放在二次元就夠了,現實生活中絕對是坦率和腹黑比較吃香。像我這種不管什麼都是半調子的就很失敗,每天都在內傷。

  當然也不至於這麼嚴重啦,只是偶爾會想抓抓頭:唉唷,你們在搞啥啦。(菸)←內心躊躇慌張

  是說我們最近要辦研討會,雖然我本人編制是碩二,但看到碩一同學忙碌於其中的模樣,就偷偷覺得自己搭不上邊有點……寂寞?是說從這學期開始,不喜歡哀鳳的蘋果同學總叫我「瀟灑的男子漢」,因為我是千里單騎孤獨一匹狼,離群索居遺世獨立的強悍的隱者。是說,其實不是我喜歡這樣的啊,只是他們很忙很忙,而我很閒很閒,然後很忙很忙的他們沒有要叫我去幫忙的意思而已啊……(任何傳說說穿了就都很蠢的意味)
  當然,能少一事我是很開心啦,但像今天收到「研討會出席調查問卷」的時候,我就很困惑於我要不要寫,因為天曉得當天會變成怎樣……(從沒開過會、討論和編排也從未參一腳,但確實被問過工作項目、工作人員編排清單上貌似也有我的名字這樣;所以,我到底是工作人員還是參觀人員?Orz)

  是說那個工作編制,在本學期一開始,決定好研討會總召後,對方就問過我:妳要不要參加?我告訴他說:我很懶不喜歡做事,但要我幫忙真的說一聲我就會到。

  然後對方就說:喔,那排機動好了。

  等一下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啊啊--(想拉住又不敢)

  於是就變成曖昧不明的機動組了。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派任個工作給我我就做,啊當機動,我這不怎麼主動的人是能多機動啊?而且基本上研討會需要的人手也不是那麼多,所以機動這種東西,本就是多一個人不多、少一個人不少,在這種狀況下,嗯,應該就是用不到我的意思,所以,雖然我的心態確實是可幫可不幫,但就真的把我放著當作可有可無也就太……請給我一個確實的名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不喜歡曖昧不明啊--(歸根究柢就是我給了人家曖昧不明的答案)

  不過算了,到時候再說。(抖灰塵)

--

  我為了跑克拉米坦分群而忘記吃中餐。(菸)我有這麼廢寢忘食嗎?

--

  最近幫忙不到任何人,讓我覺得自己很廢。我不想變成「本、本小姐才不是來幫忙的,是想看你們這些傢伙能弄出什麼東西,順便指導一下!」的這種人。(菸)(命賤)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一個人讓你看不爽了,可能不管她做什麼你都會不愉快吧。我現在就像對分手後的戀人感到怨恨那樣的對待一個曾經的朋友;最糟的是不管是朋友或是「曾經」這件事都是我自己擅自決定的,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以這種態度對她。對不起我現在就是個怨婦。Orz

  今天的怒點是生份。對不起又是任性的理由。

  她對我說:「對不起,找很久喔?」但我比較希望她對我說「妳來啦」。不過我完全沒預期到她是工作人員就是了……想想也對,這是她指導老師交待給別的老師的案子,只是我一直以為是那個執行老師的學生來當工作人員。

  總之就是今天開「研討會」,因為地點在體育大樓小間會議廳,我就覺得人數不會太多(但我發現他們在規劃時根本沒考慮到會議廳的人員容量囧)。總之我循著正常路線與體育館內的標示順利找到地點,碰到工作人員時對方就跟我道歉了。我整個莫名奇妙。

  什麼叫「我找地方找很久」?第一,我沒遲到(我早了十分鐘到場);第二,我的穿著也不凌亂;第三,我今天有好好整理頭髮才出門,因為那個執行老師的學生前一天特地打電話給我要我穿著整齊;第四,我是從大學開始唸這所學校、連兩年的體育課也都在體育館上、也有參加過社團(社團辦公室都在體育館)甚至也使用過體育館的會議室,整個體育館說不定我比她熟。所以她到底為什麼認為我「找地方找很久」?

  他們的確沒放指示招牌,但若有人希望對此聽到道歉或安慰,應該也是「客人」,不會是我。這叫生份,那種距離讓我感到我們更遠更遠了。

  更糟的是,她像打招呼般地道完歉,就「咻」地跑去忙了。

  我真的比較希望聽到「妳來啦」。

--

  為了平復一下情緒,容我挑剔一下他們的簽到本。他們印出了可能會參加本次研討會的人的名字、任職單位、職務以及一個「簽到」欄,好像這個研討會是要「預約參加」或「登記參加」的,但事實上大部分名列其上的根本不會來,因為這個「研討會」根本沒宣傳,連海報都是昨天才輸出。笑死人了。像我們這些沒被登記(被老師叫去)的,就必須每個欄位都自己寫。乾,就不要哪個行政人員一時興起跑來玩,你們就知道尷尬。

  這不叫貼心,因為那些大人都很有脾氣,絕對不喜歡在那個密密麻麻的清單上找自己的名字。

  天啊我真是尖酸刻薄。快讓我下地獄,快。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做了某些情緒化的動作後,被人解釋時都會直覺地想說「不是那樣」,但事實上,根本就是那樣。

  所以當我說「不重要、沒關係」時,其實對我本人來說還是「很重要、有關係」。這不是傲嬌,純粹是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個自尊值錢,我不想再賠了。
  況且,對我來說「很重要、有關係」的事情,對別人或直接說根本就是造成這件事情的我的情緒投射對象們而言,的的確確就是「不重要、沒關係」。所以,我真的很善良體貼,我所有的情緒在爆發之餘也要內化一些。畢竟他們無辜。

  說真的,我是那種如果我去死世界就會變美善的話那我願意被殺的那種人,但事實是我死了對這世界也沒助益,那乾脆省了這個社會成本,所以目前是好死不如賴活著--活著是不是更浪費就未可知,反正每個活人都還會有「未知的可能性」。

  今天我錯過了一萬元的免錢腳踏車。雖然我腳踏車好像已經蒐集到第三台了。(這第三台一直不敢騎出去,因為是小折,我老覺得他龍頭不穩,更可怕的是,包 裝中有神祕零件不知該裝哪,說明書也沒寫到他們……騎出去爬淡水滿滿的坡地,那我真的是嫌命太長)所以,對於錯過這台貌似很高級的腳踏車,我其實不是非常 在意,我比較在乎的是為什麼我在投硬幣決定是否離場的時候,不選擇直接把手掌攤開,而要學外國人那樣把硬幣拍到左手手背上再打開。於是我投出了人頭,於是 我決定離場。雖然覺得擅自離開不太好,但我覺得既然我已經不開心了,就要說到做到。

  我真容易不開心。我一直覺得我滿快樂的,但事實上我真的很容易被自己搞到不開心。

  簡單來講就是我們沒有互相需要。簡單來講就是我不曉得自己未何要假裝自己存在,既然我們沒有彼此需要。

  但我偶爾也滿想被取悅的。莫名奇妙這世界就是不能配合我的需求,所以莫名奇妙我就變得很難取悅。幹麻要讓自己這麼容易被惹毛啊?但是,明明報名了活 動,卻因為人數不足,所以其他報名同樣活動的人可以玩一下午,我就要假裝自得其樂地拿著論文資料乾坐一下午?因為我是好人,我說了「等人數有缺再把我放進 去」這種體貼為了安排參加人數直到活動前一天還在變動的賽程而忙到翻掉的工作人員的話--

  然後他們真的把我放置每個人都歡樂地跑來跑去,我就真的乾坐一下午。說到這個我還想起,中午他們還因為「人數到的不夠多、場面不好看」這種理由要我拿著便當不能吃,但什麼時候人才較夠多也沒通知我一聲,直到我餓到炸毛了、和碩二同學們哀哀叫後大家才逕自吃起來。對不起,我們是訓練很不精良的狗,主(辦)人因為種種理由(方便、門面,反正就是為了配合他們)要我們不要吃,但我們餓到受不了就自己吃了根本沒本事遵從命令陪他們表演雜耍。

  這些我都還可以默默忍受,畢竟我便當還是吃到了(飽了就不怒了,我這人很好處理),也真的帶了足夠的資料、MP3來撐過這一下午。問題是,當我報名的 活動(橋牌)終於第一階段結束出現了淘汰組,乾坐三小時的本小姐興沖沖地跑去找我的那被淘汰的好同學兩位想搭個三人橋湊個熱鬧,對方竟然跟我說「可是我要顧東西耶」這樣打我槍。

  可是妳要顧東西妳要顧東西妳到底是要顧什麼鬼東西?如果妳要顧東西,那妳剛才為什麼跑去玩了?如果妳是有任務在身的,那妳幹麻跑去參加活動?少了妳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加入了喔?就不用所有的同學、學長姐四處奔奔跑跑的時候卻只能乾坐在一旁了喔?我都乾坐在一旁幾個小時了,讓我玩個一場是會怎麼樣呢?反正妳也把自己要顧的東西和我一樣放置play幾個小時了呀!

  所以我才被撫平沒多久的毛、因為被放置太久而漸漸起靜電而豎起的毛,又默默地炸了。

  可是,是我和賽程安排人員說「若有人數不足的狀況就把我安進去」,相對意涵是「人數如果剛好的話就不用為多出我而煩惱,我會自己消失」,所以我就算炸毛了也只能自己舔。何況這位前同學現學妹仁姊可能沒注意到我在旁邊努力自得其樂了幾個小時。

  所以我丟了硬幣。決定「丟出人頭我就閃人」。我累了,撐不下去了,何況比較容易看的資料也看完了甚至還打過盹了。

  我連要走的時候都不知道要找誰講,因為大家都很忙。忙著跑來跑去忙著歡樂。

  他媽的我真的因為覺得被忽略感到很寂寞而覺得超級幹。

  然後,聽說他們到了所有活動結束,抽獎抽到我的名字之後才知道我消失了。(我想知道特獎開獎的時候冷場了幾秒鐘,早知道就連活動長也不要通知真的悄悄落跑科)剛才上 MSN收到打我槍其之二的前同學現學妹的訊息:「妳要走怎麼不說一聲?我都沒發現妳走了。」同學,你們這麼忙(忙著顧東西?),我怎麼說?打斷你們的忙碌只為了說一聲掰?何必,反正我從出現到離開都可以Dororo化。
  (偷偷抱怨簽到時被嚴重忽略等了五分鐘才拿到寫了自己名字的簽到表這回事,而且系級還寫錯(他們在做名牌的時候我就提醒過了,結果還沒更正)超難找。我發誓我有跟她說我要簽到,還問了半天簽到表在哪 裡、還一張一張翻閱找尋自己名字,久到我快以為因為沒被排進賽程裡所以簽到表上根本不會有我的名字,搞半天那張紙根本就在別人手上)(不是因為熟就可以大方忽略的,尤其是面對我這種人, 我會自己偷在意自己偷傷心自己偷絕交再犯賤地自己黏上去)(還有就是我的確有找人講我要離開這件事,至少真的忙到炸毛的活動長有被通知到。但這事到底找誰 講才是正確的?請會場幫我廣播嗎?說我林大小姐心情不好要離開了要你們恭送大駕就是周到?)

  對啦,我很在意枯坐沒人陪啦,怎樣?至少我還可以得意的說,其他路過的人都會一句「哇你好認真」然後相信我可以自得其樂然後就不來打擾我了,連坐到我旁邊陪我發呆都不敢咧。至少我還有這方面的威能。可惡我又普/魯/士了。|||Orz

  媽的,我要抱怨自己人格缺陷做人失敗到什麼時候?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白癡一樣花了310卻不覺得自己吃到好東西。= =早知道就點豬肉,搞什麼鬼最近吃牛肉都覺得沒味道,魚肉也是,水煮一點也不好吃我好想灑鹽,附贈的雞肉又跟往常一樣容易碎,更可怕的是我還點了濁到不行的泡菜鍋底,白菜魚肉牛肉雞肉我撈得那是一個煩啊……(最後是撐著頭吃完,吃飯吃到這麼不耐煩我也真天才)
  最後的蛋也是,我簡直神乎其技,用滾湯水煮蛋也能煮出蛋白過老蛋黃卻依舊濕淋淋的糖心蛋。Orz(絕望)

  付完錢,想著要回家還是到研究間拿東西,一條路反覆走了兩回才決定散個步也好,就繞繞許久沒繞的校園一圈吧!(猶豫好久卻出現第三個選項的意味)走著走著我偶然間抬頭,驚懾了一下,因我看見許久未見的又大又圓的滿月。

  那一個盈滿、亮晃晃的銀盤子這麼明目張膽地高掛天際,陪著他的貌似只有射手座腰帶,清冷清冷的,卻莫名懾人。興許是淡水這陣子下太多雨,或者是研究生的生活過於忙碌,看著這一輪皓月,那種「久違了」的感覺比銀盤子刺眼的蒼白還要令我心驚。

  久違了個頭啊,他不是一直都在。我這鬼日子到底是怎麼過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學期結束起,我心裡一直瀰漫著一股絕望。說穿了不過是水瓶座的任性--莫名其妙就覺得孤單,好像所有的朋友突然之間都不對tone,加上其他的事引發焦慮之類的。

  其實我的絕望還好,不像親愛的培在批兔在噗浪上談到的那樣讓人揪心(乖孩子,這事兒幫不來,真的只能等情緒轉到開關的另一邊),但我覺得絕望就是絕望,也沒什麼好說的。
  就是那種,明明知道有事情要做,但身心都會選擇賴在床上不願睜眼、不肯出門,明明知道事情再不準備不行、趕不上完成時限什麼的,但在觸碰到那樣事物時便好像那東西很燙手似的退卻、裹足不前,明明知道事實與結果可能不會是這樣,但在想到那件工作時,就會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把事情做好,只能心裡憂著「不做不行」卻一邊找著其他無所謂的事情反覆的做,譬如睡覺、譬如打掃、譬如找一些看過的小說漫畫一看再看;一再退卻的結果就是一延再延,弄到不得不做了的時候,就真的做不好了。
  想到自己會把事情搞成這個樣子,就不能停止對自己絕望、對毫無求助管道的自己絕望、對自己的朋友竟然一無是處感到絕望。

  絕望到只想睡覺。絕望到即使大聲宣布「我要開始做事了!」也催眠不了自己真的不想做事也的確沒辦法做事的事實。

  是不是研究生只要到了這個階段就會焦慮?發現自己一無是處的時候。想著自己明明還是有些才能,卻真的無能為力的時候。

  我連所遊都在睡。就算沒睡著也裝著自己睡著了,整個路途都沒人搭理我我也不搭理誰,在旅社下榻時也是早早躺上床,盡力不理會外頭的飲酒會(真的在我這間的房門外)、隔壁的枕頭仗、另一個隔壁的叨叨絮絮以及最後大家都休息時的沉重呼吸聲--整個晚上我其實睡不太著,可能白天斷斷續續地也睡了太久,另外是左鄰右舍也真的太吵,但我真的一直躺在床上,從晚上十一點多躺到早上六點多,只有中途發現同寢的(以及隔壁和另一個隔壁)都睡著了就我還醒著時,我跑到外頭,在幾乎零度的空氣下觀望山上因水氣而放大閃爍的星星嗦瑟著,只有這時候不是睡著。
  那時候大概三點半快四點,可能真的整個管科所一行只有我醒著。一早就躺下了但到那時還醒著。

  我那時覺得不管怎樣都是一個人了。他們要玩時要鬧時我都沒那個心情動力加入,就像波長不合所以怎麼也不能融入那個氣氛環境,所以甚至當朋友需要我幫助時也不會想到我,我需要幫助時自然不會知道該找誰,久而久之連見面都只能生疏地說你好。

  我開始不瞭解這一年我是怎麼待的。我知道他們人真的很好,是我自己開了很強大的AT力場,就像我在家裡躲著家人時那樣,好像存在但其實並不是在一起,久了便成了好像在一起但其實不存在;但當我感受到我是真的和他們在一起也真的不存在的時候,我真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自己是這樣的人、又為什麼他們是這樣的人。

  第二天搭完日月潭纜車,我累的先回車上睡覺(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在纜車出口大廳拍這麼多照,我沒辦法提起那個年輕歡快的興致,更何況日月潭我去到第二次時就已經覺得不想再出現,更何況纜車本人比玄光寺又虛到一個無可復加),整台車上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又難過了起來,難過我這個人怎麼這麼糟糕、怎麼會因為想睡脾氣不好就對朋友鬧脾氣,更難過事實上不存在一個可以讓我無理鬧脾氣的朋友。不過那時我也真的太想睡,眼睛都睜不開。我根本不知道昨晚我是否有睡著。

  所遊並不是不好玩的。排行程的我家派大青真的做得很好,其實是充實有趣的,其實是應該可以成為回憶的。只不知搞什麼我變成了這樣。

  一直到前幾天我也都還是絕望的,絕望到連把問卷放上網這種事也成了讓我逃避的法寶,所以連我家水主拉我出去約會吃莫凡彼我也還是帶著絕望,一直到前幾天他們邀我吃飯但我知道是要幫我慶生我也還是任性地絕望著。喔,人真的不該把自己關在小房子裡太多天、思考著什麼不太應該想的事情。(我想出去騎腳踏車,為什麼沒去騎了呢?)

  但慶生,該死,我竟然感受到愛了。慶生會本身很普通,和這幾年的每一個慶生一樣,就是陳大姊、小逼、梅夫人、派大青和我輪流生日並輪流被請客,今年多了蘆葦喂,又因突發狀況失了小逼和派大青,但不管怎樣我都覺得和往常一樣。
  就那樣嘛,出來吃個飯、笑一下、鬧一下,送點小禮物和卡片,並重新確認自己的年齡。

  但那個派大青,我真的不曉得她在用心什麼,為什麼這麼喜歡幫別人慶生。之前班上幾個同學生日,她會拿或者買現成的或者自己做的小卡發給全班,並盡力在壽星真的完全察覺不到的情況下集合大家的卡片,或者做成更大的手工禮物,或者貼在買來的桌曆背面權當禮物交給當事人,我咧拜託,真的費工夫又不曉得意義在哪裡。
  然後這次生日,我也拿到了這個沒意義的東西,沒意義到我都快哭了。

  我的生日在寒假,而且是寒假的中間,不管什麼時候慶祝都很尷尬很麻煩很容易被人忘記的時段。
  我本人從來沒翹課,下課後也都待在研究間,要論「存在」,我幾乎可說是無可不在的。

  但我他喵的真的沒發現她到底在什麼時候做了這些事,為什麼這麼多人寫了這麼多張卡片,不只是相處了半年的同學,還有同學了半年的學長姊,這些都是她必須在學校在研究間才接觸得到的人,她什麼時候起了這樣的心思什麼時候做了這樣的準備,從發起到處理到結束,該死的真的都在我眼皮下進行但我真的就是沒發現。

  陳大姊說,其實這招只有對我有效,只有我會明明在場卻完全沒發現他們在搞這事;但我覺得是那段時間的我太絕望,從學期末一直絕望到寒假初,他們做什麼我都不太想理會……但在我滿是這種灰暗的心情時,突如其來的我就遭到了正向力量的攻擊。這種情緒的反差差點讓我承受不住吐血身亡。

  我沒哭,我當然沒哭。但我真的感動,感動到我除了感動之外也不能幹嘛。特別去道聲謝嗎?在對方下次生日的時候也花點心思嗎?我很清楚我自己,我不可能去做這些事。
  別人對我再好,除了表示感動之外我也不能再幹嘛。我到底能幹嘛?在我反覆的傷心反覆的絕望之後。我甚至覺得之所以能感動,不過是從來沒期待或者早已埋葬了無數的期待。

  但我感受到愛了。

  謝謝,我很開心。我不曉得要怎麼讓他們知道、知道多少。但我真的感受到愛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們老戲稱自己學校在山上,但說實在的,淡江大學的海拔應該不算高。

  但為什麼今天卻是有霧正濃,濃到只有幾百公尺得可見度,濃到連對面棟大樓都不見影,只留一片白茫?若連淡江大學都這副德性了,那在旁邊的文X大學、貓空大學,搞不好不只是有霧正濃了。

  應該會有「來人有何冤屈,盡數道來,本官定為你平反」的衝動吧。(你走開)

--

  是說,我的正式問卷終於網路化了。在兩個星期前就差不多好了的東西,一直到今天也才發了49份。說實在的,真的是我不夠努力認真。但我又能如何?這種東西哪可能爬到路邊隨便發,太難寫題目也太多了。本想請表堂姊(對啦我至今還分不出堂與表,每個人跟我講過我就又忘了)和他老公幫忙發,才赫然驚覺自己沒有對方的MSN或信箱。真見鬼了我。(拜年的時候再去問好了)

  我在想,以我的人脈,兩個月要拿到1000份,其實是有難度的。其中又只有30%的額度給學生,那就更難了。
  這時候就會怨怪自己,為什麼沒有那些大論壇的帳號;可是大論壇真的很討厭啊。(菸)(馬上去抱攝影大哥大腿←據說有好論壇帳號)

  總之,若這問卷在一個月後能發到個800份,那我就是千謝萬謝也不足表達的。(當然能到1000份,我、我一定到廟裡幫各位燒香祈福!)

--

  寒假到了真是開心。
  所遊結束了,嗯。

  距離畢業,一年。衝啊我的寒假:E-R圖、關聯圖、緒論與文獻。雖然我現在能寫得應該只有研究方法。(抓頭)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論是週期故,但每次都牽拖週期貌似有點過份。

  心情很差是當然的,但對朋友不好就是另外一回事。總之,有個人我最近對她有點差。不是她東西做不好--事實上她比我還要求,但我覺得問題可能就在於她真的太要求了--
  當然都是干我屁事的事,她就會覺得看不過眼並自攬重任,看她一邊忙碌一邊打瞌睡,不知為何我就是煩。

  當她覺得累的時候,剛好我又在她耳邊說話,她就會摀住耳朵,皺著眉一臉嫌棄:「妳說話可以不要這麼大聲嗎?」--沒錯,我聲音是尖了點,大概就跟菜市場同等級,確實是讓人不太舒服啦……
  但被她那樣講、皺著眉摀著耳朵,好像我的聲音是什麼毒藥這樣的,讓我有點受傷。

  有點受傷很多次就變成非常受傷。

  那天我跟外系夥伴借用研究間裡間討論報告討論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結束了那一切,動腦一整天讓我很煩,想發個呆但不想全然放空,就靠著椅子看她整理本組報告要用的投影片。只是盯著瞧,只是想在放空的時候眼前有東西在動(就上班族回家看新聞的那種心理),但她一直趕我走。

  我說,我只是想放空、想休息,真的不會打擾她;但她的意思是「我在旁邊看會讓她緊張」,意思是我在她身邊發個呆也是對她的一種干擾。

  連續幾天這樣,讓我有種:「啊,以後就別離她太近了」的感覺。

  然後我就無法對她好了。她建議我一句我就回她十句、她問我一句我則一事不理。她問我「妳是在嗆什麼?」我實在沒辦法告訴她「我只是很煩」,因為我跟好多人說過我今天莫名其妙的就是好煩好煩。
  當然可能是被她上課重覆碎念著老師上課的內容、嚴重打擾我專注,以及明明只有1/6的機會,她還是緊張得好像就是她被抽到上台報告一樣。最後果然也不是她。
  白緊張什麼,弄得我好煩。

  跟好多人說過我煩,然後她就是沒聽到。

  我好煩,不想再說了。

--

  我好像也對她這樣過,當時她也看著我覺得煩。

  煩啊,煩死了,一點聲音也不想要有。我就自閉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啦,譬如我就是個不喜歡手機的人(但簡訊可以打很快),所以老是接不到電話、手機通訊錄壞了也一直沒想要換手機(主要原因是沒錢+沒時間,以及No*ia最近真的沒出讓我欣賞的獨特款式,科技產品要考慮的東西真的太多),但至少我的e-mail從來沒漏收信過!!!!!

  絕對不會發生有人千辛萬苦做好一份報告寄給我整合,但我卻在要報告的前兩天去催說為什麼還沒寄給我這種侮辱人的事!!!

  但我卻常常被人這樣侮辱,尤其是我每次都是那個最早交的人!

  這怎能不生氣?我簡直要抓狂!

  看一下別人用的信箱伺服器是哪家?ho*maily*hooP*home……全是惡名昭彰的漏信垃圾信小容量的爛主兒!

  你們也給我拜託一下!!!!!就算不想重新申請一個信箱,好歹也試著用用學校的Web*ail吧!?(功能齊全,非但不漏信,擋了什麼垃圾信還會通知你以免誤擋)那些惡名昭彰的爛主兒多少也有「接收外部信件」的功能吧?設定啊!既然要歸根在爛東西上,至少要學會爛東西的好功能啊!

  沒有!全都沒有!搞屁啊!

  最可怕的是,信箱申請了一大堆,然後一大堆都沒在用,卻硬要留給人家沒在用的信箱然後又不收信--(抓狂到說不出話)

  我就算有信箱決定不用了,也絕對會開外部信箱以備不時之需;沒有設外部信箱的,至少也是一星期查看一次,然後就算是垃圾信件夾,清空之前我也一定會瀏覽一次,看是否有錯誤攔截的信--

  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卻做不到,然後硬要侮辱人?我最、最、最、最--討厭被侮辱!

  尤其是被不怎麼樣的人侮辱!拜託,妳憑什麼啊?自己蠢就算了還蠢到別人身上!

  但他●的我就是孬!這些話我都不敢當面跟同學講,連跟彼此的熟人抱怨都辦不到!我不敢跟正主兒抱怨說他們的信箱有多爛、不敢大聲說我覺得這樣是質疑我的效率侮辱我的能力,我該死的什麼都不敢!

  討厭死了,合作這種事,真的討厭死了。

--

  gmail最糟的地方就是不能設定寄件回條,而其他人又沒有收到信之後會立刻回信通知對方「收到了」的良好習慣。天曉得我有多悶。= =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和兩個大學是轉學生好伙伴、現在研究所也還是同學的兩個朋友,一起吃了噸久違(?)的共餐,其中一個認真的這麼說。
  是說,我老闆也是上星期六才這麼說:看你面色發白,好像每天心情都很不好。

  我不曉得該怎麼說啦,因為我真的不覺得自己是「不快樂」,白癡般的聊天打屁我也還是有在維持,真的不快樂就會像某年暑假窩在家,整整兩個月都在耍自閉那類的,與之相較,現在的我真是既活潑又快樂又智障又白癡啊~我還夜奔沙崙夜衝陽明山還在考試前一天出去看電影!

  可是不只一、兩人說我看起來又累又煩悶。

  我也說過啦,對現在的我來說,修學分這種事完全就是浪費時間,而那些浪費時間的課又有許多需要花時間來處理的嚴苛要求,加上最重要的:我問卷玩了一年竟然還發不出去,說實話,真的很難說「我好開心」。

  但人生不就是這樣?我還是喜歡搞這些事,我期待這些事情處理完畢的爽快和成就感,儘管目前吃不到,但光想著這些果實,我還是很快樂;至少我沒有困擾到需要被關心的地步。
  因為這些都是正常的小挫折。只要在唸書就一定會遇到、只要是工作就一定會碰到,那種程度的東西。花一點時間、心力(雖然我並不想花)就可以解決的簡單事情。

  為什麼會被說得好像我日子過的很痛苦?

  我怎麼覺得這和普●士說自己「一個人也很開心不寂寞」是一樣的內容……

--

  說到挫折,這星期真是挫折日。
  首先是生管沒有考得如想像中好(雖然是不差),讓我覺得有點失敗,但我知道這是我沒有認真想拿分數(問答題連題目都不看了,但至少計算題有全部拿到分)←嘴砲都不嘴砲了。Orz(不過OR倒是考了全班第二高,這讓我很爽)
  接著是問卷被老闆要求加上奇怪的東西,害得在咪聽之前本以為可以發前測的我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重點是,我感覺的出來,老師其實根本沒看我的信(大概是我寫太多了他不想看),而且我暑假煩惱了兩個月的奇怪的「虛擬社群商業模式]又死灰復燃了……整個煩躁。當天咪聽到最後還是被老師趕出去的。可是我問題沒問完耶!真的有問題啊!(哀傷)
  然後是外系報告的沒價值研究的問卷前測(喔,我好想做自己的問卷的前測)被老師說方法不對。可是本所所有人在做前測的時候都是先看康貝克阿法,只有這個老師跟我說什麼先看因子分析……你因子要刪的東西還不是要靠康貝克阿法來鑑定,那一開始就從康貝克阿法刪還不是一樣?那些題目不過就是「考慮刪除」,一切等考慮過再說啊真討厭!

  反正就是這樣,一堆本以為結束了的事情又都死灰復燃,搞什麼,都在演疆屍片嗎?Orz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被老師關心了……大家都說我跟到一個好老師。
  可是,我就是無以為報。Q_Q

--

  是說今天中午與陳大姊、梅夫人去買飯,結果他們點的東西來很快,就請他們先走;當我慢慢摸回研究間,發現他們在走廊上喊我老闆話家常……話說,是安怎?

  當我湊過去一起話家常,老師就直接問:欸,妳最近心情不好,為什麼啊?

  我、我哪知道?(沒自覺)

  於是我就開玩笑說「是因為問卷沒進度」,結果他廖老大救法外開恩,說明天「不咪了」,改下星期。

  告非……我一心想快些把問卷弄出來,結果因為隨便開個玩笑就讓我進度又拖一個星期?(掛繩自縊)

  後來回到研究小間,陳大姊和梅夫人便異口同聲地說我跟到一個好老師,只有我還一臉迷糊(因為整個碩二的都說他很兇、是不得已的最後人選);原來,他們之所以會在走廊上和老師話家常,是因為老師叫住他們,問他們「為什麼他家林同學這陣子心情會這麼差、臉色這麼難看」。

  我倒不知道原來我「心情不好」這件事被M大這麼在意、這麼注意、有在注意(最後一項是重點)。我應該也不是心情不好,只是有一點焦躁吧。
  同學當時是跟老師說:「也許是因為報告、作業和期中考,太多事情了吧?」

  確實,八九不離十啦。我的確因為報告、作業和期中考搞在一起事情太多,導致我問卷進度嚴重落後這件事,感到非常、非常、極度地不愉快,加上網心除了該死的論文提報討論外,還要另外附上一份「自由報告」(還是找論文啦,比生管報告簡單),以及莫名其妙星期四補課的時候被「噹」統計方法,心情不好到今天吧。(該老師一直說什麼「妳不是廖老師的學生嗎?」……妳是在酸什麼?= =#)
  我覺得不管考試還上課,都是太花時間的無聊東西,更討人厭的是各科的論文研讀,明明我就確定不是做這個領域的,卻必須花上好幾天的時間讀一篇英文文章,分析、評析、延伸報告……說穿了,干我屁事?
  如果只是花時間看,隨便討論一下也就罷了(譬如財管就比較隨便,只是要求TSSCI,害得我不小心只能挑些很困難的題目就……Q_Q),像生管要搞後續研究(研究個屁)、網心要被莫名其妙的噹統計基礎,心情一整個差。

  為什麼我要花時間在這些事情上?

  只要想到我浪費多少時間在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我的心情自然就差了。

  但我真的沒想到,這件事會被老師注意到。我一直覺得他很忙,只關心進度什麼的,完全沒想到他會想關心學生的心情與身體狀況。雖然說我也太常在研究間抓狂了……Orz

  也沒想到說,隨便開開玩笑他會真的這麼當真,一直放在心上。

  啊,我的確跟到一個好老師,但我沒辦法拿進度和內容回報他。

  想想又覺得要哭了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純嘴砲,若認為內文中含有人身攻擊者,請看作情緒性用字來寬容體諒;若無法寬恕容忍,請回應告訴我,我盡力改正。

--

  看Paper覺得煩來婊一下愛莉莎學姊,一個「英文比中文好,解釋英文名詞只肯用英英字典,但有解釋和沒解釋一樣」的學姊。譬如上上星期,paper裡有個分類叫「Introvert」,我們都翻作「內向」,學姊認為不是,但英英字典裡偏偏有個解釋叫「shy」,但老師和愛莉莎學姊聽到我們翻作「內向」仍是一臉哭笑不得還充滿了鄙視……淦,有本事就翻成中文啊,英文看得懂了不起啊,我也知道他要表達「比較不擅長主動與他人互動」的人啊,重點是「中文怎麼說」?你找一個詞彙給我們理解啊。嫌嫌嫌。
  我最討厭只會說「不對」,但是「不對在哪裡」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的人。這就是沒有根據只會嘴砲的代表嘛。我去你的學術。

  (要婊中英語句,去翻譯系進修啊!來婊我們這群搞數理研究的是有啥意思啊。)

  我今天又看到一個和上次一樣的爭議字:self-esteem,我們都翻作「自尊」,但學姊和老師非常不以為然;到底是什麼也仍是講不出所以然。難道這是個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筆下所無的英文字?我相信他們連小說都比較喜歡看原文版並鄙視翻譯版,更相信他們看不懂論語,搞不好還鄙視文言文、認為詩詞歌賦是無病呻吟……

  英文Paper有比較好嗎?但其實有很多篇都被老師自己批評得一無是處,從假設、架構、研究方法到結論,完全沒個真正的意思。這點老師自己也同意,因為那些文章連老師自己也不滿意,我更因為那無聊可笑的統計方法撞牆多次(看著鬼打牆的文章用頭撞桌子或撲門撲牆壁之類的)。上次也抱怨過資管所的老師搞不懂研究構面與構念,我深深認為許多中文論文(不論是否上期刊),在假設與驗證方面,都比這位老師要求我們閱讀並批評的文章來得嚴謹許多。

  但僅管如此,這位老師仍堅持原文文章、堅持原文用字,並否認學生的一切。(搔頭)

  這感覺就像文人相輕、武人相鬥。學者們都有高傲的自信,認為自己的理解最正確,同時也就不想學習了;而別人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向去思考,導致他們無法理解時,別人就是笨蛋了。
  我在這堂課被當笨蛋滿多次了,但顯然我並不服氣。繼續拿上次被婊的東西(研究構面)來說嘴,就是我一眼就看出人家回歸驗證證明的是什麼,老師還要上白板寫一條回歸式才勉強看出端倪……所謂的線性迴歸,不是一個一目瞭然的東西嗎?= =

  所以,婊我們對英文單字的翻譯,有意義嗎?他們根本連方法都看不懂(沒有看)啊。

  回到崇洋媚外的話題。老師要我們報告的十篇論文中,有不少是談論使用「臉書」所影響的人際關係或社會資本。所謂的「臉書」明明就是美國人的玩意兒,對本國而言,那只是個「遊戲軟體」,亦即「與臉書相關的研究,其驗證性僅只於美國本土,其實研究人口僅只於高中生與大學生」;簡而言之,就是個研究範圍狹小、驗證能力薄弱的一項「國內限定研究」。
  如果是台灣本土做出個「噗浪人際資本」研究,我相信老師與學姊會嗤之以鼻;但憑什麼臉書就這麼廣受歡迎?說穿了,噗浪也是個國內性軟體(因為使用人數最多者在台灣),甚至其使用人口結構還比臉書來得廣泛。

  以此而論,美國人研究美國本土小型案例的文章,憑什麼比台灣人研究台灣本土案例的文章來得優秀?

  而把這種觀念當成真理,硬灌輸給自己學生的老師,以及「非英文不爽」的學姊,是不是重洋媚外到一個過份的地步了?

  說完了,夠爽了。看Paper去。期中考不停課真是討厭啊。(考三科)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0 Sat 2009 11:32
  • 迷路


  下了樓,被管理員告知外面在下雨,趕緊上樓拿傘,赫然想起:上個星期颱風天,我也是忘記了有颱風這回事,穿著和今天一樣的白裙子跑老遠去吃飯。也想起,自己備在研究室的傘,果然在下雨的時候都派不上用場。

  雨其實不大,也不至於濕悶,說穿了,其實是一個涼爽宜人。

  又想起,每次手肘痛的時候,都會提醒自己:啊,最近一定會下雨,但下一秒又覺得是錯覺。果然人要多相信自己的病痛。

  想起,明明已是鋪好毛毯,把被子往身上裹地甚緊,才好不容易睡著,今早吹了風,喉嚨深處卻一陣搔癢。
  興許,最近患病同學日增,我也成了其中一員。

  不過這毛病是一年前就斷斷續續的沒好過。

--

  找了培,本想問問,若寄信給他們學校某些老師問些不著邊際的問題,是否唐突?事到臨頭,卻又問不出口。我總是不能整理自己遇到了什麼問題什麼瓶頸,只知道現在沒有路走。

--

  研究室的朋友真的太善良,興許他們知道,面對精神病患不應太過苛責。

  總是要想起那一年的那一天,儘管不能想起是哪一年的哪一天,但那天的情景卻是記個清楚。

  是個再也不想知道,再也不想……

  是個讓我什麼也不願想,再也不願想的一個瞬間。

--

  近幾天得將床墊翻過來。過個一段日子,棉被也得拿出來了。
  在那之前,得先洗襪子。

  今天,是第三個在6點46分張開眼睛,又賴床賴到八點半的日子。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