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 (8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因為PTT上某篇文章差點和朋友吵起來--說「差點」,只是我們沒有互相羞辱而已,實際上確實是衝突,但就像駒子說的,其實爭執不代表關係變差,就是大家觀念不同;只是我個人很難去認同別人的觀念(性格問題,你不給我邏輯我沒辦法信),所以要說吵架也無誤。

  基於這項個案,朋友一說:女朋友根本上應該要洗碗、傳統家庭就是這樣;朋友二說:到主人家作客應該要給feedback。

  這兩項論點,其一我完全無法認同,其二在本個案不適用,因為女方有帶伴手禮,feedback早就已經給人家了,這顯然不是「禮貌問題」可以解釋的狀況。

  總之我想說的是:我去你的,問題根本不在洗碗

  全世界都把重點放在洗碗上面是怎麼回事啦!(掀桌)

  今天的問題是「女孩子被交往才半年的男朋友的家長使喚去工作」啊!洗碗當然是小事,但洗誰家的碗、為什麼去洗,這個問題很重要啊!交往才半年,認識也不深,你長輩憑什麼指使別人家的女兒工作,然後自己一家人(包括兒子,男朋友本人)在客廳翹腳看電視?何況女孩子才大三而已,未來日子長著,會不會嫁進去都還不知道,你這麼早把人家當媳婦使喚是怎樣?
  (當然不是說做人媳婦就可以被使喚,本文大部分論述是選用傳統家庭的角度,因為個案顯然是傳統家庭心態;若要從一般現代家庭的角度論述,有前提上的矛盾--連論述都不用,就是個荒謬絕倫)
  (不過現在所謂的傳統家庭大多是已漸漸從傳統走入現代,結果適應不良的怪物:只留下「男尊女卑」的印象,卻忘了買人家女兒要合八字、要請人說媒、要重金禮聘、要敲鑼打鼓(現在都改用汽車和鞭炮)、要宴請親友,而在經過一切必要動作把別人家女兒請回家之前, 就把「女朋友」變成「自家媳婦」來糟蹋。這種家庭的心態是「女性=奴工」,絕不誇張,因為他們忘了「別人家的女兒」和「買回來的媳婦」的差異,或者假裝開明的讓自己兒子交女朋友還帶回來看,其實心底認為這女孩是隨便跟男人回家的殘花敗柳就隨意作踐糟蹋--這就是行使現代行為模式卻被傳統觀念套牢產生的認知錯亂--請不要把這種妄尊自大的暴力家庭通稱為「傳統家庭」,這太對不起傳統,真正的傳統家庭就算對現代化行為模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自己家女兒在外面跑),在待人處世上還是有規矩的。以下論述自然是照規矩來。)
  (沒規矩就沒有道理了不是?既然打根本的沒規矩,哪有什麼應該不應該、合理不合理。)

  才交往半年,第一次被男朋友帶回家,這女孩子今天是來作客的(今天不管你對這個女孩的地位有怎樣的見解,你要把她貼上傳統女性的標籤也好、缺乏社會地位的卑微女性也好,只要她是以「客人」的身分被請到男方家吃飯,她就是客人),當主人的卻把第一次見到面的客人趕到廚房去,自己則在客廳裡一家團圓和樂看電視,這不是把客人當傭人是什麼?朋友一說:「讓主人自己在廚房洗碗,是把主人當傭人,阿捏扛丟?」但我請問一下:把客人當傭人就是正確的嗎?你也知道大家都在客廳和樂只有其中一人在廚房洗碗,那個其中一人的地位就跟傭人沒兩樣,那讓客人去站這個位置,難道就是正確的待客之道?
  若說「女朋友就應該在這個位置(傭人)」,我想這不只是傳統家庭與現代家庭的觀念衝突問題,這是很嚴重的民智未開,兄臺您還活在極端的父權時代,認為女孩子根本上不應該和男人平起平坐(和血緣或個案無關,這裡指的是全天下的女孩),否則我想不出「身為女朋友就應該在男朋友家當傭人」這件事的合理性,就算在傳統家庭的規矩裡找也沒有。不要忘了,那女孩不只是兒子的女朋友,她同時也是別人家的千金我花費千金養出來的女兒,你在付聘禮之前就這樣對她指頤氣使,這不只是對女孩本身的侮辱,甚至嚴重羞辱了女孩的家門
你招待我家未婚配的女兒去你家吃飯,結果你把我女兒當傭人使喚,一是兩家槓上了(說好是當客人的,你把我女兒當什麼?得寸進尺!),二是女孩下四下賤(未婚配還跑到男人家吃飯?丟臉!被作踐了活該)要洗門風

  我認同其他朋友說的「洗碗是第一步」這項論調,這是要讓對方家長對自己有好印象,是正確的策略操作,但我一定要堅持:主動洗碗是女孩子的心意(想嫁進去,想在對方父母眼前表現),但由對方父母要求,這完全是兩回事情,尤其個案女孩根本沒有要進入這個家庭的打算,雙方也沒有熟到可以考慮這件事。

  問題根本就不在「洗碗」這項動作上,這個碗可以被其他任何家事替待,包括掃地洗衣倒垃圾,這種家庭不誇張,他們會因為一家人要出去玩,把兒子的女朋友叫來家裡打掃然後連謝也不說一聲。但這個「對這種家庭而言不誇張」的事情,在道理上確實是「很誇張」,無論是傳統家庭的道理還是一般家庭的道理。放到這個個案來說,就是「女孩子還不是你們家的人,你到底憑什麼要求她無條件為你工作」?雙方父母連見都沒見過,價格還沒講訂金還沒下,就這麼急著試用喔?

  最簡單的問題是:你到底把兒子的女朋友當作什麼?她不是媳婦,不是領薪水的庸人,你卻沒把她當客人尊重,也沒把她當家人照顧(也不熟),到底是憑什麼這樣使喚她還覺得理所當然?當然在哪你倒是說說。

  這樣怎麼會沒有問題。

--

  其實本文有個最簡單的論述方法:女朋友≠媳婦。但經過這陣子的討論,我赫然驚覺這件事情竟然要透過論述才能辨明,光前述公式無法做結。發什麼神經病啊……老娘都還沒嫁你就開始覬覦我的嫁妝和各種附加價值,這種家庭未免也太醜陋。

  娶了才是真的啦!

  至於傳統家庭的媳婦和一般家庭的媳婦之間的觀念與責任差異,如前文所述,有違題指,本文不詳加討論。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然我會懷疑我到底有什麼立場說這個,而在我說這些有的沒的的同時,也思考著是否我也犯了同樣的錯誤,是不是根本沒資格指責這些事;但在我如此思考的同時,我就會自省並思考改善了吧,而這些事情若沒人出聲的話,就不會有改善了。
  但僅管如此,我到底敢不敢真的「說出口」呢?但反正也有人聽見我抱怨了就是。

  我要說的事情是「研究間的私有化」。

  管科所的研究間,聽說和其他學校很不一樣,是全管科所的人共用一間,沒有什麼「某某家族研究間」或「個人研究間」這種事,所以,研究室就像社團的辦公室,每個人配有櫃子,但桌椅、電腦都是公共設施。幸好我們還有配一間小教室躲在裡面,若有人想閉關或有小團體需要討論,都可以禮貌借用(沒人要用的時候就隨便佔領就是了)
  應該有人知道,每次當我佔領小間時,不管我在幹嘛,一年級好同學們就是不敢進來。大概我和海鳴老師一樣有威儀吧?(胡扯)但二年級好同學就不可能這麼臉嫩,看到不過只有我,還客氣什麼?(所以我也不曉得那些碩一的在客氣什麼……好吧,要把我當學姊就當吧,那我就擺個學姊架子)

  基於以上理由,我進研究間時都直接躲小間。因為總覺得若我人在外面,他們會感覺拘束或怎的;但偶爾我也是會想跑出來跟大家搭個話交際交際……以上廢話,總之,今天我真沒打算做什麼,於是我人就在外間,想說在靠門的那張大桌上用電腦,逛逛網路看看卡通翻翻論文畫畫邏輯圖試著操作程式準備挖礦--
  然後我發現,去年還可以伸展到桌子旁的電腦用延長線,被很多奇奇怪怪的沒有在用的電源線束縛在窗邊置物桌上。過去一看,是手機旅充電源線--說了沒在用,usb端當然沒有接手機。

  是誰啊把研究間當自己家了,手機充完電也不把電源線收好?我這麼一碎念,就有人告訴我那是誰的。一個和我一樣明明家就在隔壁,卻比我還常待研究間,忙碌於管科所各項所上活動而被迫荒廢自己休息時光、經常待到快天亮甚至天色大亮才趕緊回家洗澡上課的中流砥柱同學。

  真的,她很辛苦,莫名其妙連管科所研討會的海報也是她設計,我相信送舊迎新什麼的搞不好也少不了她,反正是管科所碩一生全體共用的萬能外掛;反正若她不在研究間,大家會懷疑:咦?怎麼搞的?但以上事項從來沒發生過,她只要沒課就會在「她的座位」上,忙碌著所上事務,甚至因此延耽老師指示的咪聽進度。(該同學指導老師:哭哭)
  譬如今天,我要把借來的東西放回櫃子裡,也得先移開人不在的她的座位旁的充當置物桌的放滿東西的椅子才能順利開櫃子。

  我很想問她櫃子是爆炸到什麼程度,能不能整理一下,人離開了就把放在外面的東西收好?研究間畢竟是公共場所,今天我不討論遺失物品的問題(這也不方便討論,反正目前沒有實例,沒必要特別去懷疑他人),但我身為使用這個空間的人,不小心就被這些「私人物品」打擾到了。

  所以我把那兩條電源線拆掉放回置物桌,才勉強讓延長線回到正常的崗位上,方便我使用電腦做事。我在想,暑假後來了一群新碩一,面對這樣的環境,他們敢不敢拔掉學姊的電源線而讓自己能使用延長線?

  不過延長線就算了,貌似只有我會在這張桌子上使用電腦,其他同學好像不常帶電腦來研究間工作的。(會這麼做的大都是碩二生,看起來啦,而他們會盡量使用靠櫃子(有插座)的大桌子或和我一樣使用裡間)但讓我覺得最莫名其妙的,是我事情做到一半,突然研究電話響起,我報了我們學校名號,來人就說要找「吳小姐」……我當然知道是找誰(還有誰?)但我總是想懷疑:你這傢伙是打錯電話還是怎樣?或者你是要找哪個吳小姐?但反正不管如何,當時在研究間有名有姓的就只有我一個(其他人都去上課了),當然只能乖乖說「人不在請找手機」;但校外人士打到研究間找某個人這種事,不知為何我很有種「領域被侵犯」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為公務聯繫使用研究間電話是理所當然的,但「連絡電話」也留研究間電話就怪了--就像今天這樣,你不能保證對方真的會在你人在研究間的時候打來,也不能保證不會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接到。難道其他人要成為接線生,要找她的人都找本小簿子寫好,等她進辦公室之後再做個總體彙報?也許是她對管科所太重要,多數電話(主要是從系辦)打來研究間也都是找她,對她和其他常和他在同個時間待研究間的人而言,「那隻電話」也約等於她的專線,那是個日常是個慣例是個約定成俗,但對我這個外圍人士而言,就是一個不可思議。

  後來這件事在下午就傳進她耳裡,我演講聽完回研究間,就被她抓著手臂說對不起。不過,跟我道歉有何用呢?我不覺得這需要道歉,因為終究沒有對不起我。某些角度而言,是我沒有容人之雅量--雖然我不過是覺得看不過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工作家庭的關係,只要不在學校,幾乎每天就是跑郵局跑銀行的命,不知不覺也和銀行員有了小小的默契,譬如今天是今年第一次跑銀行,上次前往已經是上學期初甚至暑假末尾的事了,在座位等待叫號的時候,平時在一號櫃檯執位的健談大哥今兒個不知為何不坐櫃檯,反到跑到我旁邊同我打招呼:怎麼這麼久沒來?

  很久了大哥,我真的很久沒去了,銀行一天千來人出入,你怎麼還記得我……(其實他在我跑第二次的時候就記住我了,不過我猜他的記憶術倚靠的是銀行收支票本)

  一號櫃檯換人了,坐的是之前二號櫃檯的漂亮小姐,那個每次幫我們輸入金額時我都會盯著她的漂亮手指看的那個漂亮小姐,她原本坐二號櫃檯,現在那位置是給之前五號櫃檯我一直無緣接觸的小妹妹。但我今天還是抽到四號櫃檯,那個冬天長袖襯衫外套V領毛衣(全櫃檯只有他這麼穿)、夏天長袖襯衫看起來不錯帥的大哥。他真見鬼的從沒換過座位,連銀行換地址了也還是那個位置。

  然後,去年漂亮姊姊不肯幫我換超過額度的新鈔,這次出門前父母還耳提面命:如果不給換就打電話叫爸爸(母曰),或者請經理出來(父云);不過今年不錯帥大哥很阿莎力地幫我換了,我天兵天將我一個都沒請到,還因為超過額度,他得跟旁邊小姐抽屜借。據說去年我換鈔不成,隔天老爹親自去跑的時候就被眼鏡女經理確認:你昨天是叫你女兒來喔?(推眼鏡)
  --所以我今年能順利換鈔,這都是靠父母的庇蔭。(望天)這絕對不是炫耀文,我只是感嘆所謂權勢之無孔不入。據說我哥在等待期間還被請過茶……幸好我家小孩都是二愣子,搞不懂怎麼回事,一直天真到長大。

  不過,郵局就不是這麼回事。當然我要說的和特權沒關係。

  郵局裡,我半個人都不記得,因為全部都是上了年紀的歐巴桑。連帥歐吉都沒有啊!(崩潰)

  這時候公家機關和企業的差異就可以看的很明顯。所謂的公務員到最後都會有個歐巴桑的氣勢和平淡,最年輕貌美的也絕對談不上容光煥發;相對商業銀行,做櫃檯的絕對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姐先生,年紀稍長的八成都是經理、查帳、支票櫃檯乃至外匯櫃檯,絕對不是一般業務。
  附帶,農會銀行也是死板沉悶無朝氣,最慘的是流動人次貌似也比郵局少。

  所以,商業銀行的金光閃閃絕對不只表面上,郵局機關的古老也差不多融進骨子裡了。

  最後,我不想和這些銀行行員混一輩子。(菸)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領域上,我敢說我功夫了得。

  我已經三度忘記自己明天管理理論要上台報告(又好不容易三度想起,真難為我了)。上一次的報告,我是在認真思考「隔天管論課要帶哪份Paper去看呢~(誤)」時,才猛然想起那次是輪自己這組上台,還讓蘆葦喂笑得一蹋糊塗。

  沒辦法,投影片七早八早就做完了(統整通通丟給簡大師),內文又看到不想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它忘得一乾二淨。

  今天研究所的八卦貌似是有人有很多生氣的點。我沒聽到是誰,想猜甲又想猜乙,那些傢伙就把我趕回裡間了。(就是說外面的世界太髒亂不適合我這個純真的小朋友)

  不管自己依屬的團體要往哪裡走、變成什麼樣子、自己是否從頭至尾皆能自信地說「自己是這個團體的一份子」,這些事、這些事……

  不適合的、不舒服的、不喜歡的,就拋諸腦後吧。

  這我最擅長了。

  所以那些個人到底要不滿什麼呢。有什麼好不滿的呢。

  (我發脾氣和「不滿」沒關係喔,純粹是被堵住了要炸開來才能順氣)

--

  希望我明天會記得要穿套裝出門,也要記得有所謂的殺青宴要吃。@@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底將至,研究間也像日本企業一樣搞了非常多的年終聚會--很多場KTV、薑母鴨餐敘,最近要搞的是聖誕趴,順便交換禮物。

  以上,我只參加過最初的一場五人KTV。其實只是我同夥們(派大青、蘆葦喂和醉鬼清,就研究間團)想唱,再搭上錯過兩次KTV行的破鞋子、住附近的梅夫人,約一約就定了。

  但這場KTV是一個開始。那天歡唱完,他們隔天就下桃園參加南庄盃MBA男籃賽,聊到有上場的破鞋子和醉鬼清同我們「前一天還去唱歌」,一票人的回應都是激烈的「怎麼沒約我」。
  因為據說是沒人知道我們星期五去唱歌;但其實我們也沒有想要很多人--

  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那天薑母鴨,好像只是一個人想吃,問了另一個、再問另一個--

  結果揪到了二十多人。據說當初KTV主揪派大青還在MSN收到好朋友開玩笑形式得不客氣言詞:「幾月幾號星期幾幾點吃薑母鴨,別說我沒約妳」……

  沒有約,很嚴重嗎?

  這次聖誕趴,主揪是我家派大青,她本來是想幾個好朋友辦個聚會吃吃喝喝再交換禮物,原本預想不過六七人,結果搞一個不好,與會人數30人,幾乎全班都要到了。前幾天她還在煩惱場地和交換禮物的金額限制,幸好星期天的小組會議解決了這個問題。
  但不管怎麼說,一個與好朋友聚會的活動,硬生生被搞成五倍大,那到底會是什麼心情?

  也許就像「慾望城市」裡的Mr. Big,看著自己的婚禮,緊張地想逃跑。這是在規畫時就失了控的瘋狂派對。

  也許,對碩一生而言,這是有象徵意義的活動:整班一起聚個餐,歡歡鬧鬧度過一個節日,暫時忘記報告做不完的無限煩憂--但看著白板上寫著地一項項聚餐時間,後面莫名的都要加上「主揪某某某」、「別說誰誰誰沒約」的字句,忍不住要困惑要笑。

  「沒有約」到底怎麼了?如果「沒有約」罪大惡極,那約了卻沒打算去呢?

  他們聖誕趴要辦在星期一,而隔天星期二B組很早就說了要請助教吃飯,星期三還有所上的慶生,星期四是正統平安夜,星期五是漂亮的聖誕節。
  活動排得這麼滿,他們還能開開心心的準備聖誕趴,說實話,我震驚萬分。

  但我相信,不喜歡聚會、討厭過節,這樣的個性是我對此感到震驚的主要因素。大概有88%的解釋力吧?我不懂為什麼大家這麼看重這個聚會,還搞交換禮物,甚至送出公評最爛的禮物還要遭受懲罰……

  感覺上好像欽點人上戰場。雖然不強迫,但道義上應該參與一下,之類的。這就是「約」。

  所以「沒有約」的問題,大概就在沒有給大家一個「展現道義」的機會吧!就算我不能去、不想去,表面上也要有個敷衍的機會。
  連敷衍的機會都不給,或者是不把同學當自己人、或者排斥某些同學了?

  所以當他們給我機會展示道義,我也就直說我不去了。一來是我想不到適合的交換禮物,深感麻煩;二來是我自覺時間不足,這幾個星期報告太多了,出去玩實在太浪費寶貴的時間。
  這絕對不是我要逃避懲罰,我根本沒在擔心吧;我比較煩惱我想送的禮物根本不到他們的限制金額這點。(很想送個神明紙偶公仔,祝大家學業順利就算了。)

  事實上,身為管論課代、請客總召的我,到了這個節骨眼,儘管口口聲聲說著:不准臨時抽腿、不准任意不到(畢竟是請學長姐吃飯),現在的我都很有「當天翹掉算了」的衝動……
  如果再參加那個什麼聖誕節,我會疲乏吧!

  所以,當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問題就像「為什麼沒有約我」一樣,就是不想約、就是不想去,和你本人或我本人其實沒什麼關係。

  薑母鴨那團要推掉就很簡單了:我體質不能吃那種東西。
  我說的可是實話啊。這世界最好用的藉口,果然非實話莫屬。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2008年中,名人部落格的留言回應裡,出現一種極無意義的灌水回應,即是「數自己是第幾層」的白癡活動。「搶頭香」是台灣各地廟宇的一種習俗,拔得頭籌者今年會有好運的一種信仰;但我不曉得,當知名部落客花時間、精神寫下富有內涵的長篇大論,第一個回應者卻只給「頭香」二字便沉寂無聲,該名部落客看見會是什麼心情?更有甚者,是跳過內文不看,發現更新就先發留言搶下「頭香」位置,我不曉得有誰會從這種無聊比賽中得到好處。
  回應是否前面,到底代表什麼?為什麼要比較自己是第幾個留言者,而不考慮自己的留言內容是否切合題意、發揮Web 2.0,或說「weblog」存在的最大價值--人員互動--的本意?為什麼要用「搶頭香」這種事情彰顯自己的無能與白癡,還浪費網路資源、浪費別人看回應的時間?

  難道這些部落客花心血經營出的內容,無法傳遞到讀者心裡嗎?

  換個角度,若然自己的部落格每篇回應充滿的是「第n樓!」這種無聊宣示,你還有心情經營自己的部落格嗎?只會回「樓層」文的傢伙,私以為沒什麼覽閱他人部落格的資格,回家充實自己的內涵再來吧!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7 Sun 2008 09:16
  • 日劇


  上星期應該說過在看「改造野豬妹」。又是一個重播的東西……沒辦法,首播的東西除非經過誰介紹,否則我通常沒機會看,因為根本不知道。(喂)例外是「熟男不結婚」,但我還是沒機會看完。

  從我最近在緯來日本看到的日劇而言,我會覺得日劇的劇情編排上弱了很多。近年來也有種韓劇風行勝於日劇的狀況存在,也是日劇外銷走下坡的一項鐵証;但我看過的韓劇,也只有目前正在看的「太王四神記」,這個在故事背景設定上多少還是有抄襲中國文化之嫌,包括官文使用繁體中文(這我超傻眼的,要騙觀眾拜託也用金文或蝌蚪文吧?)、天地四方四神等等,但由於場景、劇情、人物設定都很精緻,少少消除了我對韓國搶奪中國文化的厭惡之情,僅是如此,我無法明確表示「我覺得韓劇比日劇好」這回事。
  但要說「最近的日劇很難看」我倒是可以略說一、二。譬如之前才下映的「魚干女又怎樣」,當初覺得議題很有趣才錄下第一集看,卻發現不過是普通的灰姑娘變公主的故事,只是灰姑娘變成了魚干女,反正都是被發光的王子看上,莫名奇妙就得到了愛情;再來是「花樣少年少女」、「貧窮貴公子」等等漫畫改編的電視劇,這種東西我實在不瞭解好看在哪裡,無聊的時候看看可以,可是連環漫畫那種脫戲嚴重、沒有主軸劇情(扣掉愛情這種元素,基本上愛情不能算是劇情吧)的東西,改編成戲劇之後若僅是誇飾某些橋段(譬如貧窮貴公子裡面偷來的衛生紙從被翻出來變成從樓梯上滾下),而不對劇情走向本身做適合一個小時的戲劇表示的融合與修改,創造出來的作品就是缺乏戲劇張力。所以這兩部片我都是沒節目看了、碰巧轉到時才偶爾瞄一下,但大多時候還是一直轉台。
  另外就是模仿數字搜查線的「破案天才伽利略」。我數字搜查線能每集都追,主要是因為查理很可愛,但其實這部片子看久了會因為說明不清而覺得很煩(因為不是每次都能碰巧看到與自己主修相關的數學方法),日劇竟還放入老套的「熱血女警配冷感教授」這種段子……與其看這種東西,我倒不如回去看金田一少年事件簿,至少裡面的演員還青春一點。

  相較之下,幾年前的「改造野豬妹」就好笑很多。除了劇情有個「幫助女同學從霸凌目標轉為校園紅人」這個表面主幹之外,尚有主角的心態轉換這個裡走向;又因為每一集都有自己的支線劇情,所以單集的呈現是完整的;加上每一次放映末尾都會加上男主角的自白與說明,越接近結尾就越能感受到主角三人在認知、心境與行為上的種種轉變,給人一種「每過一集就更進步」的感受,讓人有興趣再看下一集,然後越看越覺得是很可愛又有意義的校園喜劇。這不需要因為喜歡什麼而追看,不願意放過任何一集的唯一理由,就是每一集都值得看。連續劇就應該要有這種效果,不該只是打打鬧鬧、賣弄風騷。

  至於台灣的電視劇就更不用說了,每一集劇情都亂走,總是用些枝微末節的東西吸引觀眾(譬如辛辣的言詞),卻忽略了戲劇最重要的劇情骨幹、場景呈現與氣氛營造,有些甚至大打偶像明星牌,連演技都捨去了,完全捨本逐末。這種不精緻的商品怎麼有本事拿出來和別人競爭?我知道這和觀眾的水準很有關係(大家就是愛台灣霹靂火),但難道不能想辦法劇情、爆點、演技三者兼併嗎?或至少場景布置和氣氛營造弄得精緻一點?
  說到台灣電視劇,可能很多人會拿高收視率的「命中注定我愛妳」來反駁說「台灣戲劇圈還是有光明的」,我承認這部戲劇在情節安排上有他的獨到之處,確實是可以加以稱讚的有趣連續劇,但一來我覺得主角演技不怎麼樣,二來是氣氛營造也沒有他國戲劇來的強,還是以胡鬧為主(從配樂就可以感受了),三來他的人物設定除了「便利貼女孩」外就沒有其他供人記憶與喜歡的特色(當然,「大家都是普通人」也很好,只是個人總有自己的嗜好、個性等等,這些細節並沒有被安排;譬如秀之妮嗜酒如命、修二是裝模作樣的高中生……等等),明顯表示出劇組「只要有人來帶動劇情就夠了」的態度。
  我不能說台灣電視劇都不好看,畢竟這還是創下極高收視率的奇蹟連續劇,但若野豬妹和便利貼女孩打對台,我肯定是看野豬妹;只是若Numb3rs和便利貼女孩打對台,我可能就選擇後者就是了。但事實上我並沒有看這部片子,所以我還是會乖乖把Numb3rs看到完。XD"

  至於港劇和大陸劇我幾乎完全沒涉獵,就不說了。

  真想直接借片子自己在家裡一口氣看完。我太習慣一口氣看完一套故事,不論是小說還是電視劇都想這樣做。(菸)

--

  這些連發應該是積了一、兩個星期才會這樣,過幾天應該會好一點……(汗)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碰撞的聲音,爭吵的聲音,窸窸窣窣難以聽清的話語,吭吭鏘鏘鐵器碰撞的響聲。在一個人住了將近一個學期後,這種吵雜非但不習慣,還無法安心休息。

  恐慌恐慌恐慌,我再纖細點就會比某人先得憂鬱症,或壓力型焦慮。可惡。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作帳、搶銀行三點半、看電視、電腦開一天,有種虛脫的感覺。

  以下辱罵有,慎入。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妳一直沒看見結果的重要性。沒錯,沒有中間的流程是不會有結果的,但流程是為了結果而存在的,如果最終我們要製造的是「可以在社會上生存的人才」,那就不該從前面開始設計。

  我想,這就是商科生與其他社會科系學生的最大不同。我們直接看目標,再來討論中間怎麼設計;但同學妳卻從頭開始,只要求中間結果順暢而符合民意,但相信我,結果不會好。

  我們創造許多快樂的人才,但那些人的專業知識度不足。
  因為我們想創造太多快樂的人才,所以高中才會國中化、大學才會高中化、博士才會滿街跑,所謂的專業永遠也達不到,更糟糕的是,許多屬於「基礎常識」的東西,會因此而被歸類為「負擔太重的專業」,導致全體國民知識水準低落。

  這才是學生的痛苦。

  我討厭雞同鴨講。我沒受過國中教育嗎?我知道知識灌輸的重要,也知道人際關係是從日常生活中學,而絕對不是在國中時學。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學校本身就是人際關係培養的場合,但課程還是要存在。所以我提倡在國中增加真正需要的常識教育與普遍專業,所以我提倡增加公民課程中經濟學的百分比與深度。
  不要跟我講什麼「活到老學到老,不急於一時」,我告訴妳,真的很急。沒看見社會現象的是妳,沒體察社會需求的是妳。

  和高度不同的人講話很累,真的。

  MSN辯論可供索取。:P(被巴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發現佛教好多話真是他X的好用!(←褻瀆)

  不過話說回來,想到自己竟然主動去和別人談論什麼緣分、佛法,除了好笑之外還是好笑,畢竟當時只是順著對方的心思來答話,想不到就這麼往那個方向跑了。

  說到宗教對我的影響,我也不太確定是道教的影響比較大、還是佛教的影響比較大、又或者是天主在我心中更佔一席之地,畢竟我曾經在某個夜晚盯著教堂的大門考慮自己要不要拍門進去,也曾經面對廟宇佛像興起崇敬感嘆之心,但隨遇而安的處事哲學又更偏向老莊(這是思想還是宗教就不太能說了);可說真的,我很贊同儒學的「不語怪力亂神」,神佛之說不過是心靈寄託,執著就不好了,執著就入魔了。

  總之,我相信世界上有個偉大力量,但我終究不是神的崇拜者。

--

  話說回來,我不是來修行的,也許我此生的用途已經結束了,但仍然有好多年要走;但就像《機率遊戲》男主角曾經說的,他相信「教徒生活」所帶來的效益是負無窮大,所以即便有來生,他還是選擇今生要當個享樂主義者。:D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曾經是。我覺得從某一天開始,我不再那麼善良、不再那麼單純。這和我停止看「論語」不知道有沒有關係,但我不想看著昔時賢文、論語別裁然後又痛又哭,單純的年代已逝,我必須功利、必須自我、必須有好勝心、不能心慈手軟。我努力說服自己。
  現在這一步我還沒踏出去,因為高度不夠。現在踏出去的話,太髒。

  我不可能一輩子都做簡單的工作。「如果妳希望只是倒倒茶水,那我會覺得妳很可悲。」董大哥最後說了這樣的話。好吧,我真的很可悲,因為我真的很想只是倒倒茶水。

  我只想處理資料、整理資料,稍微談談我到了些什麼,但我不想做出會影響他人的決定。我一直在用我的言語試圖影響誰,但當有人在言談間表現了「被我影響」的事實,我就恐慌。是說我這人還真的滿賤的。

  我想保持某種單純。如果生活之中很單純,那要當個單純又善良的人就不難。但越是了解這個世界的複雜,就越不能維持單純;越是無法保持單純,就越不能繼續善良。因為善良對自己太不好了。

  不過雖然我有好勝心、有壞心眼、小心眼這些有的沒的,我仍是個好人。只有這點是一定的。
  而只要我仍是個好人,我就是善良的人;而只要我能繼續保護善良,我就能維持單純。

  是說這種討論還滿有趣的。邏輯的謬誤就不要跟我討論了,我不是學哲學的。:P

--

  願神保佑所有純良美善的靈魂。

--

  其實我這篇是想談殺蟲的事。扼殺我所有仁慈的東西就是昆蟲,不管他們有意無意,終究是他們推我入了這個地獄。從那一天起,我不再熱愛生命……所有的蛋白質對我而言都像怪物

  我看著那隻昆蟲掙扎、僵硬、墜落。然後我覺得安心。

  不要恨我。最後我在心裡說。但我拒絕哀悼。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雅婷同學昨天晚上忘記哪個時段問了我:畢業後有沒有計畫?事實上她是先問「暑假有沒有計畫」然後才跳到畢業後,因為想起我再一個暑假就畢業了。

  我不管什麼時候,都在思考我適合、想要做些什麼。

  上個星期回家,爹娘很認真的跟我說:快去把不動產經紀人的證照考回來,將來要幫爸爸賣房子。

  啊咧~~~~~~~~~~~

  沒了。心情上真的就只有這樣,因為實在太複雜。

  他們很認真的想把我綁到三十歲,但他們自己沒發現。

  好吧,現在的我看起來真的沒什麼志向。有人說,年紀越大,夢想就越小。我在想我是不是也是這樣,但如果我是這樣,那現在的我肯定很老了,才不是二十幾歲。

  嘛,我真的不想去想我要、或可以要、或想要些什麼樣的未來,但其實我也清楚我不喜歡父母希望、或說要求我前往的未來。這有點矛盾,明明不喜歡,卻消極的接受了。「因為這樣、所以怎樣」,我大概是想著這些事情然後放棄自己一些東西。
  其實也不是刻意去放棄,只是不小心放下然後揀不回來了罷了。至少我覺得是類似這樣啦。

  沒有很努力的去爭些什麼。

  常常啊,有些人會覺得我會有輝煌的未來。學長叫我一定要去唸研究所,池畔角東也這麼說,何老師也覺得我有能力出國進修,甚至上次去集集玩,有個賣冰的老闆也說我將來應該是當主管的料子。

  我在心情上很想罵這些人屎蛋或屁蛋這類髒話。

  其實人要自由很簡單,積極一點就好了。會讓自己侷限住而無法發展,主要是我懶惰,不想去爭執。心情上就是這樣。會小小抱怨,但還是會繼續。

  好像有本書,會從日常生活的態度和工作情感或習慣什麼的,去判定一個人的天職。我確定我看過這本書介紹,但我沒有仔細看看這本書會怎麼寫這些事,但我有看見一項是,嗯,就是像我這樣:會抱怨著,然後繼續、持續的做這些事。

  聽起來好賤。好像狗改不了吃屎的那樣,會汪汪叫,然後繼續。其實沒這麼悽慘啦,只是我喜歡刻薄用詞,聽起來好像比較有學問、好像會讓自己比較爽,反正就是大小事都要諷刺一下的那樣。本性使然。

  總之我就是這樣。脫離不了家庭,但好像實際上是自己不願意脫離,或說沒有想過要掙扎。

  嗯,也不是沒有想過,而是沒有具體的想。被家人養太好、呵護太好的結果就是,像那首歌的歌詞一樣,看不見天空也得不到彩虹。我也覺得我該要讓自己撞的頭破血流一次,但我一直一直沒這樣做。

  嗯,講講我的希望。不,也不是希望,但是是很類似的東西。

  我想過做個單純的研究員,可能走產業方面。我也想過做個財經分析師,但我發現我對總體經濟真的很排斥--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我拿這句話警惕自己,卻發現這句話是拿來嘲笑自己的。
  其實更早以前我覺得我可以做個秘書,後來發現我脾氣不好。
  之後我想過乾脆做個……我忘了之後是什麼了,但我想過要當個市場調查研究員,但我不知道我的技術是否達到業界任用標準,但能確定我還不會使用SAS或SPSS這類統計軟體,學校不教。
  然後看了李安妮,我突然想去當小小的社會學門研究員,但我不太確定社會學的研究方法是如何,也不曾真的深入研究過什麼東西,即使我經常以一己之主觀來批判某些事物,像政治。

  「立長志,不要常立志」那是我這輩子第二次看見這句話吧,在《傭兵天下》第一卷
,第一次應該是未成年的學生時代。
  然後我發現我應該算常立志型。人嘛,每到一個階段會因為體認到現實而有不同的夢想,或說是成長了所以會有不同的夢想?因人而異啦。反正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讓我一輩子追求的夢想。寫文章嗎?那好費時,又吃不飽,頂多只能當個興趣。

  所以我很窩囊的,只能思考自己要什麼時候去準備不動產經紀人的證照考試,但我也知道我絕對不會用心去準備,就像那個鬼計帳士,我連看都不想看。

  就算是爹娘要求,我也不想去賣房子啊。

  不過,我心裡有一點點認真的想要去考社會分析研究所。一部分的我想著,如果考上了這種研究所,爹娘就算在不願意,也得接受我不是走推銷方面的路子了吧。
  但我也知道我不會真的去考。因為那部份的我了解自己。

  什麼輝煌的未來,叫他們去吃屎。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囧翻了這次,因為我真的想乾脆抱著一起哭算了。囧

  問題一:朋友群中有人死不做報告。
  問題二:那些傢伙怎麼也甩不開。
  問題三:想自己跳槽卻礙於情面而不得意。

  我很想說:要堅持下去,該走的時候就要走。
  和朋友一起做報告其實是很令人喜悅的事,但朋友的程度和自己有差的時候問題就來了。沒有人會願意一直幫著某人而毫無怨尤。
  當然,有些時候我們可以接受這樣的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著讓他過了。畢竟如果接受了和那樣的人一組,就要承擔自己選擇後的結果。
  但被強迫,卻又不一樣了。我相信白爺當初一定有這種感覺。而我那時候逃到白雪殿下她們那兒去了,免去了這種尷尬。

  識時務者為俊傑。就算是朋友,遇上利害交關的事情,那點情面算什麼?

  要嘛走,要嘛和朋友群中認為「會做報告」的人一組。人要對自己好一點。

  尤其我知道那位小姐也有專題報告的時候,我更想這麼勸她。專題中,合作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人不願意、不盡力的去做,而其他人又不願意遞補這項漏洞,這問題可就大了。
  我們那組,大家的凝聚力都很好,所以問題不大,但我永遠記得我那在別組的好朋友過得有多痛苦。
  因為我離開了「那群朋友」,我才有幸與這群優秀的人於一組內共同籌畫這項專題報告,即使偶爾也會有對「產品」的不滿,但絕對不會發生大問題,而我完全沒後悔過,對於離開朋友一事,因為朋友隨時可以再交,而且和與自己程度雷同的人交往絕對爽快得多。

  她說自己為了遞補那些不願意做報告的人曾經弄到兩、三點,我覺得這一點也不離譜,因為我幹過弄了一整夜、完全沒機會闔眼就直接上台報告這種事。要避免這種悲劇,唯一的方法就是將期限提早,給自己一個足夠的彌補時間,而不是隔天要上台了才發現大家交上的都是垃圾、或者根本沒打算交上來,還一個重點是,不管對方是不是朋友,該嚴格管理的時候就要管、該催的時候就要催,因為到時後死的是自己,而對方可能一點愧疚感也不會有。

  人要對自己好一點。

--

  說到這裡,我好慶幸學程的產業分析報告老師要求「個人」執行。沒錯,若是小組報告,做出來的反而差勁,因為那裡的人才根本參差不齊,而我的人才運一向不濟。我才不信那些傢伙會跟我一起到國圖去找資料。當我上網查到有「年鑑」這種東西的時候感動到要掉淚,但若我有同伴,說不定他們只想拿現成的,而不想管這些。說不定還會有人不曉得什麼是五力分析、鑽石模型、SWOT這類商管基礎知識咧,那我才真的會被氣死。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同學,我不需要敬佩。那種東西拿來能幹麻呢?

--

  一個同學說,覺得我的部落格很有內容,像寫文章一樣。
  因為我第一次接觸這種東西時,我看過的格子就都是這樣寫的。我不知道這種東西還有所謂的其他寫法。難道我沒寫過流水帳嗎?難道我沒有三言兩語帶過一切過嗎?

  一個同學說,我的文章總是寫得很意義,「對我的敬佩又多一筆」。
  我不了解「做一件沒意義的事情」目的何在,所以我的每篇文章當然都有其意義,可能只是發洩、可能是單純的分享。一篇文章可能沒有意義嗎?那花時間寫那篇文章又是為了什麼?

  今天聊天時,大概是提到漫畫,突然之間,那位同學「對我的敬佩又多一筆」。

  這只是證實了我們是不同的人。領域不同、想法不同、表達方式也不同。拜託強一點好不好?
  這個社會其實是該要唾棄我的。

--

  寫得又臭又長不代表有內涵。我只是囉唆話多罷了。
  拜託強一點好不好?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24 Mon 2007 14:15
  • 髒話


  「可惡好想罵髒話。」
  「要罵請到外面。」

  盈如同學這一句話提醒了我很多。

  我要減少把髒話放在嘴邊的次數。
  我要減少把髒話放在網誌上的次數。
  我得把乾淨的空間還給別人,不能霸佔別人的權利。

  要乖。

  其實我好歹也是個文文靜靜的儒家子弟,為什麼這麼容易髒話滿天飛?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輸給盧學睿了。

  這首歌的歌詞不好。對一個新人而言,不會唱歌,去死吧。很多努力?哪個藝人不努力的你告訴我。還有,你這種出道一半的藝人,還沒有資格說「讓你們看看我做了多少努力」;流行音樂界有本事這樣說的人,得是像蔡依霖那樣,被人罵了四年好不容易熬到天后級,才能說是「做了很多努力」。
  至於「我願意分享我的一切」,嘛,這在我聽來,很像沒才藝賣只得賣身的娼妓。悲哀得很。

--

  從「超級星光大道」紅遍半邊天、有人跟我提到那位同學開始,我就覺得他們紅不起來。我覺得這種炒氣氛的歌唱節目,裡面的人只會被糟蹋,再不然就是被捧起來的,發展潛力和後續經營很難顧的好。

  所以盧學睿一單飛、立刻就發專輯,那幾個分數很高的還在當「星光四少」。

--

  新人,除非你夠本錢,不要唱rap。那個世界是有規矩的。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唔,唔……←反省行為中。

  我罪過到不曉得該怎麼形容自己的罪,因為我覺得思考問題成因好像在找藉口。

  不對就是不對,不管別人安慰了些什麼。

--

  突然我又覺得把生管的結論重寫放上去很糟糕。這不就擺明了我說「我看不慣你的結論」嗎?既然看不慣,何不如她之前所述:有問題請通知她,而硬要自己寫呢?不就是擺明了「我認為你寫不好」嗎?
  這兩件事是真的,可是弄這麼明會不會很不好?

  有時候覺得自己真的很糟糕,對著覺得能力差而鄙夷的對象,我也能當老朋友一樣的笑鬧,讓他們察覺不出我正因為他們的實力低落而對他們有相當微詞……我這是怎麼做人的?是巧言令色、阿諛奉承、還是怎地?

  我越來越不君子了。越來越社會化了。是我知道君子在社會無法存活,還是我終究做不來君子?

  但即使社會化了,也還是會犯這種自以為是、忽略界線與後續效應的錯誤。

  嗚。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真的真的很討厭迴歸分析的助教,應該說,我討厭意圖貶低、嘲諷我的人,即使對方不完全是針對我,只要我感覺自己在他的目標範圍內,我就會討厭那個人。
  人做成這樣,真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一個教學者會對學生的諷刺大約有以下幾種:

1. 出席率:全班的出席率或某個人的出席率(Judy Jho被指名了今天,在財管課)
 
2. 聽課率:有到的不見得會聽,可能是睡覺可能是聊天。 
3. 上課秩序:聊天的太多就會被剿。 
4. 背景程度:露出「聽不懂」的神情或沒有回應時也會被剿。

  我可以接受教授對出席率有不滿,也可以接受他們對聽課率、課堂秩序不滿,但我覺得他們應該兩者選一個。有些老師既要求出席率又要求課堂態度,但有些同學真的就是沒辦法聽你這門課,硬要人家到課又不準人家睡覺,我覺得是有失周延。
  有些老師會說「你不上課就出去,我不點名」,我覺得相當開明:他只教願意學或需要學的。我們迴歸分析那位慈祥和藹的正課教授就是這種類型,可是,他還是會對到課率表示意見--在我們這些有心上課的同學面前。今天他就花了半節課在唸這些東西,非常破壞我的學習心:我覺得你要教就快教,不教就下課,對我們這些到課同學念這些是有什麼用?
  迴歸分析的助教更討人厭。我承認他教課認真,事前準備也相當充足,確確實實是個好助教,可就是太喜歡對我們冷嘲熱諷,或故意耍賤、刁難,讓我對此人人格相當懷疑。好像本科生都會這樣。上次的夏至賢「難道你們來呼吸就能拿到學分」是一次,這個也是一例,總是時不時地表現出對我們這些「門外漢」的鄙夷,並藉由出言嘲諷或刻意刁難來顯示他們的優越,好像來教我們這些不專業的旁生是委屈了他,他不從貶低我們這件事上出口氣不甘心。
  我是覺得,他如果看誰不爽,分數打低一點就是了,我接受他這樣真的來陰的,但不想接受言語上的諷刺與攻訐:我沒做錯事,上大學也不是來讓他欺負的,幹麻我要承受這種事。

  今天的迴歸分析也讓我很有意見。
  老師說:「你們都不願意學習、不懂學習,只曉得死記硬背,像以前高中背課文那樣,老師說這是好文章要你背起來你就背,根本也不願意用腦袋去思考。」而我想說:「幹,老子沒唸過高中啦。」
  何必一直說我們不肯學習、不肯動腦?我每天學習、每天動腦,最後結論卻是「根本不要懂」,但相信教授不會懂得我們的悲傷。
  不是我們不肯學、不肯理解內涵,而是,考試根本也不看內涵,而教授也不曾為此而幫我們爭取過(對,我還在計較我的57分),要我們怎麼向學?當手段和目的彼此混淆而二者只能選其一,你拿什麼要求我們深入學理?當我們天生的求知慾被如此打壓,你憑什麼指責我們不努力?

  今天的財務管理也是一樣。
  我們財務管理的正課老師也是個愛諷刺同學的討人厭教授。他很愛用晦澀的說法提一些東西[通常是題外(政治)的聯想],又在下一秒立刻說「啊、聽不懂算了」,好像很感嘆我們程度不如他、只能認了;問題是,既然你覺得「算了」,何必每堂課都來這一招?既然你不想仔細講,又何必起這個頭?我更火的是,這個班的同學還真的就讓他貶低了去,因為他所提的各種「不如」放在這個班上還真的是個事實(竟然出席者有90%的同學不知道馬斯洛需求理論!)--讓我更不甘心、於是更加火大。

  因為前天被該死的昆蟲吵到無法入睡,即使疲憊萬分,我還是看見了日出、而昨天則是為了將報告做最後修改而拖到凌晨三點,以至於今天的我很沒有精神、也因為睡眠不足而脾氣暴躁,想到我這麼努力打起精神聽的都是這些吱吱歪歪,當下是怒火熊熊燒紅了半邊天,卻又不能怎麼樣。

  我不曉得這些教授到底是想幹麻,到底是真的有感而發還是吃飽太閒?以前我在北商上課,即便有很多同學在後頭聊天、有很多同學自顧自地賽棋,但那些老師為了其他肯聽課、想聽課的同學們,還是懷抱著熱誠在授業;相較之下,大學的教授們到底是在自恃甚高些什麼?明明我學到的東西也不見得有比五專時專業,教學內容也未見比五專時靈活。

  那些教授看得見現象,卻不願意深究。這懶散的究竟是誰?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忠姊(忠妹?)(都誤)的網誌上看到一些關於感情的問題。

  是說,上次聚餐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問大哥哥「和大家都認識的人拍拖是什麼感覺?」這種尷尬死人的問題。因為知道問題很怪,就沒開口,但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不懂人為什麼會「愛」上另一個人。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