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有人跟我說過:這是非常好看的電影,所以我去租了DVD。看完之後,我必須同意,一開始把它看成什麼英雄片超人片的我,真是個智障;DVD外盒上寫的「誰來守護我們」更是智障中的智障--這是讓認真看待這部電影、但不知道電影到底在演什麼的人,把自己當成智障的爛宣傳。

  「守護者」非常好看。以熱血的角度來說,裡面為數不多的打架場面還不錯爽(噗噗噗的打肉聲真的很有意思);以花痴的角度來說,「智謀者」艾卓恩魏特好帥啊啊啊--(灑小花)你要用你那消瘦的肩膀擔起這個世界嗎?怎麼辦我萌了!(住手)咳,以文藝的角度來說,其實裡面的愛情戲還滿沒深度的……

  好了,我不說笑。其實「守護者」不是什麼超人片、英雄片,它應該算是哲學動作片輔一點文藝。

  故事的主幹是一則笑話:殘暴的變態,因為戴上了面具,卻被全美國的人當成了英雄,這樣的笑話。
  聽起來很不好笑,但一動腦想,卻發現似乎沒什麼比這個還可笑的。

  或者,是因為我一直都在嘲諷美國的英雄主義吧,這部電影把話說得很清楚:英雄?美國夢?那是個笑話,說穿了、實現了就一點也不好笑的可笑的笑話。

  電影裡說的是個「存在」超級英雄(以及他們的正義聯盟)的平行美國,時間點是美蘇冷戰時期,因為蘇聯大量製造、保存核彈,第三次世界大戰看似一觸即發的緊張時期。因為美國存在一個名為「曼哈頓博士」的超能力英雄,所以美國人認為蘇聯不至於會引發真正的世界大戰,美國也因此而有能力與蘇聯對峙。
  在這樣緊張的背景下,一個曾經是超級英雄的中年男子,在自家大樓被人殺害。同盟中的羅夏,唯一一個還帶著超級英雄面具不肯退休的都市邊緣男子,發現死者竟是以前的同伴後,眉頭一皺,認為案情不單純(夠了),便開始調查:到底是誰有能力殺害前超級英雄,以及他下一個目標又是同盟中的哪一個伙伴?
  笑匠的死,揭開退休的超級英雄們隱藏心中的過去的傷痛;羅夏的追蹤,讓失去榮光的他們正視現在的孤寂;而戲裡刻畫的陰謀,逐漸燃起曾為超級英雄的他們的熱血--最後再一口氣澆熄。

  他們拯救了世界、維護了世界的和平。
  只是他們再也不能稱自己為「英雄」。

  大約兩小時又四十分鐘,長到嚇死人,用的是舊手法,講的是美國漫畫裡的超級英雄,更可怕的:它是美式電影。這麼驚悚的客觀條件(好吧,我個人的主觀偏見居多),怎麼看怎麼不討喜,但我看完之後的震撼難以言喻,只能很明確地說:我喜歡它。

  我喜歡這部電影。

--

  看這部片的時候,我家阿兄在房間睡覺,我看完之後才輪著他看。我的意思是:欸這部片超好看!他卻覺得只是「還可以」。
  「我不懂它幹麻花這麼多篇幅講笑匠。」老哥皺著眉這麼說。

  這句話驅使了我寫這篇網誌。

  (以下大概是談論每個人和笑匠的關係之類的。有捏)


  笑匠為什麼這麼重要?其實整部片下來,回憶笑匠的場景多得嚇人,每個人心裡深處,都有對笑匠的回憶。
  這個笑匠是誰?他是個低級的大叔,殺人不眨眼,對一般民眾亂開槍,還試圖強暴同伴中的莎菈大嬸--第一代靈絲。

  「笑匠」不好笑,他從頭到尾都沒講過笑話,回憶起笑匠的人也都笑不出來。他說,自己之所以為笑匠而不為笑匠,是因為他自己本身就是個笑話。
  戴上面具,當自己是個正義英雄。笑話。

  糟糕無比、差勁透頂,這幾乎是同盟中的每個人在回憶笑匠時的注解,但要說誰把事情看得最精準,那也是笑匠。當智謀者意圖串聯同盟、拯救荒誕無稽的世界時,他明確地表示了反對意見:認為這個世界的問題可以被解決的人,才是最愚蠢的。

  智謀者和笑匠是很強烈的對比。智謀者乾淨、漂亮、聰明、有魅力,幾乎所有正面的詞彙都可以用在他身上,而笑匠幾乎就是他的反面。當聯盟促成的同時,大家可能一心推崇智謀者的意見,也甘願讓智謀者成為同盟的領導;但看似凡庸、污穢的笑匠只消一句話,竟讓智謀者從無邊的美夢中完全清醒。
  當笑匠燒了地圖、張狂地離開時,可能,智謀者之所以攔不下他,是因為他也了解到了自己是如何的天真。

  所以,智謀者不再天真了。我甚至認為,故事會走向這種結局,和笑匠當年與智謀者的這一番對峙很有關係;所以智謀者用盡心機,使用了各種迂迴的手段,如心理攻擊、陰謀陷害,來處理同盟中的其他英雄,惟獨面對笑匠,他必須親自動手,乾淨俐落地殺人滅口。

  若說智謀者是凡世的智者,那曼哈頓博士就是脫俗的先知。他一直是超越常理的存在,他能在太陽的爆裂震盪中行走,他眼裡能看見自己的過去與未來,思索的甚可能是形而上的哲學問題;世人的存在在他眼裡,不比一粒沙塵顯眼。他接受智謀者的請託,開發替代核能的「免費」能源,主要是認同智謀者對於「改善世界」的理想,而他願意這麼做,只是因為他目前正和第二代靈絲(莎菈大嬸的女兒,羅莉)談戀愛,那是他與世界唯一的聯繫。

  這樣超凡的存在,在他心中也有笑匠的位置。
  我相信,笑匠一定看曼哈頓博士很不順眼,不爽程度肯定更勝不爽智謀者;而對曼哈頓博士,笑匠不僅是個人類,還是其中較為低下的那種。但即使曼哈頓博士這麼的不認同笑匠,當他對一切心灰意冷,對地球以及人類不再關心時,卻因為發現羅莉其實是笑匠的女兒,突然之間體會生命的重要性並返回地球。
  很驚人,莎菈因為被強暴而恨著笑匠,卻又因為懷了羅莉而無法恨;明白了這點的曼哈頓博士,稱這點為奇蹟。是笑匠讓他理解了生命的奇蹟。

  而理解了生命的奇蹟的曼哈頓博士,最後親手殺了因為不願妥協,可能會危害和平的羅夏。在這個面向上,羅夏和笑匠幾乎是一同被曼哈頓博士列為威脅者清單了。

  在我眼裡,羅夏是最接近、也最能認同笑匠的人。所有人都只能帶著困惑與痛苦回憶笑匠,只有羅夏能以客觀的敘述贊同笑匠的論點。但和卑劣的笑匠相比,羅夏又更接近正義,他甚至是整部戲中,最接近正義的人。
  羅夏「不會妥協」,認為「人犯了罪才能被關,而畜牲就活該被宰」,並用各種殘暴的方式,屠殺他眼前的「畜牲」,並讓當局把他也列入犯罪者名單中。他了解這個世界不過是表面光鮮、其本質有多麼骯髒污穢,而這樣的羅夏知道,笑匠眼裡的世界和他眼裡的沒有兩樣。

  正因為羅夏與笑匠的相似性,故事才能從笑匠的死,引來羅夏的旁白。羅夏也是我整部片中最喜歡的角色。

  而羅夏和他的搭檔,夜梟,也是強烈的對比。夜梟在退休之後,過的根本是平穩的小老百姓生活,他唯一的問題就是羅莉一直很愛約翰(曼哈頓博士),以及往事已成追憶的惆悵孤獨;羅夏的出現,讓他被迫正視自己對過去的迷戀,以及恐懼。

  「美國夢呢?」當老百姓開始憎惡所謂的「超級英雄」,警察罷工、人民反抗,夜梟和笑匠同時出動「勸退」暴動的百姓,但笑匠卻帶著槍一發又一發地驅趕和射殺民眾。夜梟不懂,「英雄」是美國夢的一環,但大家卻反對英雄的存在,而笑匠的作為又瘋狂的不像英雄。
  「他實現了,這就是美國夢!之後,人民會立法禁止變裝英雄。」

  笑匠的預言成真,「變裝英雄」真的被下令禁止。天蛾人被抓進精神病院,其他人,除了羅夏,通通卸甲歸田,夜梟的美國夢碎。自此,他只能在週末跟自己的老前輩:第一代夜梟,談論彼此過去的風光。

  「我和你不同,我永不妥協。」事隔多年,又逞了一次英雄,卻得到不堪的真相。夜梟想勸退羅夏,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不要將真相公佈於世,羅夏是這麼應對的。不管是在英雄變狗熊的那時,還是屠殺換和平的現在,夜梟都接受了。他一直都是隨波逐流的那一個。

  「你心裡有個理想的世界,但你扭曲它、摧殘它。」失去羅夏,夜梟只能憤恨地指責艾卓恩。到最後,笑匠因為知道真相、羅夏因為意圖公佈真相而分別被殺害,曼哈頓博士拋棄複雜的世界求去,夜梟和羅莉選擇妥協,留下艾卓恩面對一片廢墟,以及他一手創造的豐功偉業。

  美蘇攜手對抗危難,世界恢復和平,而造就這一切的根本就不是英雄。真要比喻,不曉得修奈哲和魯路修哪個比較像。

  為了理想而奮鬥的身影或者有他的價值,但完成理想的一直都是卑劣的行徑。這就是笑匠的笑話。

  真的,很不好笑。

--

  所以,我認為笑匠根本就是「守護者」的靈魂人物,哈哈。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分析的很好
    很多疑點都釐清了
  •   很高興對您有所助益,雖然我真的只是隨便亂寫喔喔喔--(奔)
      這部電影真的很好看齁。=w=

    LTMLin 於 2010/03/22 23: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