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完稿well done的那天(1/13)就應該寫個記錄才對,但我這幾天實在太想睡(絕對不是熬夜修改論文,我才沒這麼傻,我只是傻到半夜不睡覺在看小說而已(靠)),加上審核與離校程序手續莫名繁雜拖延,讓我覺得這一切根本沒完沒了似的,就沒什麼心情寫部落格。雖然完稿當下我滿興奮的,還跟研究間每個正在拼命準備期末考/改考卷/趕進度的一群同學give me five,弄到他們很煩這樣。XD

  但總之,之前被戳到體無完膚的各種問題點,大致上都算補好洞了吧。增加的頁數只有一頁,但我誌謝就寫了剛好兩頁滿,所以我的論文頁數又朝190P前進。幸好是沒超過這個數字的打算,所以「管科最厚」的名人堂理應該不會有我林某人的名字。謝天謝地。

  另外,理所當然的,我的誌謝詞裡沒有謝父母的空間。我是覺得這樣不太好,但真的就是放不下,想說就算了。倒也不是說不感謝父母什麼的,只是這心情說起來實在太複雜,那乾脆也不用說了。表面的感謝一點意思也沒有,又不能真的寫上「感謝母親大人對女兒的學術之路的百般阻撓,才讓我能憑著一股反骨的硬氣寫完這份論文」這種大逆不道的言論。反正這一整家的人都要為了莫名其妙的對象(也就是自己這一家人)不斷犧牲奉獻啊。家人就是這樣,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重點是他們也不會看。

  我只是在想,不在誌謝裡提父母的學生究竟有多少。

--

  論文完稿當天夜裡,或說過了換日時段的深夜,還發生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就是我被人用電話告白了。

  是說之前去算塔羅時還說「妳有喜歡的人但是自己忽略了」,但事實是根本不是這回事啊,我發現有人喜歡我,但卻刻意忽略又催眠自己「是錯覺、是錯覺」,然後假裝日子很和平吧?說實話我的催眠術真是超厲害的,完全把我自己騙倒啦!所以當某個傢伙突如其來打電話給我,說「若同學有要同進晚餐希望能通知他」這種和他無緣的舉動、後來吃完晚飯在我完稿上傳ftp備份的期間把我這根公認是沒感情的木頭找去角落商量感情問題等,都只給我「這傢伙還是一樣奇怪」的評價,後來他們研究間酒趴結束後他在深夜打電話給我時,我真心只覺得這傢伙一定是在發酒瘋。

  但當他先說「我有話跟妳說」,沉默了將近兩分鐘,才說出「其實,我喜歡的人就是妳」的時候,雖然真的完全沒心理準備,但當下與其說是突如其來的震驚,不如說是覺得「各種莫名其妙的現象終於有了解釋」的安定感。一邊聽著他的告白,還能一點感覺都沒有,理智的分析他之前的各種行為表示的意義的我,到底是沒血沒淚還是普通的「對人家沒感覺」,畢竟是第一次被男人而且還是有女友的男人告白(雖然是用電話而且人家還得藉酒壯膽),我也不曉得我的行為究竟在不在普通範圍內。

  (沒在他沉默期間掛電話是因為我覺得若有人喝到發酒瘋,就該讓他好好發完瘋,心裡才會踏實--反正我正在看小說根本沒有影響(←重點)但之後為了安撫藉酒裝瘋/壯膽來跟我告白後被我發卡拒絕卻沒有掛電話的意思的男人,卻花了預定以上的時間,害我《香草追擊》只翻了一、兩頁就累得鑽進被窩裡)(會找這本書來看,主因是作者與《便。當》是同一個,我對這個作者的激賞程度非常高,雖然之後愛上的是《打工魔法師》,畢竟從小學開始被姊姊騙去抽菸,以至於到高中一年級就變成有重度菸癮的菸槍的沒有幹勁的男主角有點萌)(夠了,讀者想聽愛情故事

  仔細想想,對方搞不好整個下午,從鼓起勇氣打電話跟我說「若有要和同學一同晚餐,請通知我一同出席」開始,就在醞釀要告訴我對我的好感的準備了,畢竟我快畢業了,弄得太順利,他那天之後搞不好就見不到我了。但也許那個當下他還是有很多退卻,怎麼也不敢踏出這一步。也許他打算把這頓飯當作一種最後的晚餐,之後什麼都不做大家繼續當朋友吧?但晚餐時間我們稍微聊了一些事,包含我對「劈腿」這件事看法有多平淡(反正只要有好好解決,不是優柔寡斷或想享齊人之福就還好啊),以及對隱藏對對方的看法這件事有多令人生氣,並直接聲明這種「隱瞞行為」會讓我覺得多不爽快--雖然我是想到明明坐對面的那群人其實有點討厭我,卻仍像沒事人一般一起吃飯這件事(但整頓飯都沒聊上一句話,連對到目光都感覺得到尷尬)(比較不討厭我的那群人也許才是木頭,因為他們邀請我晚餐,卻丟下我去隔壁吃我不吃的薑母鴨)--但對方的心情也許是:我要不要告訴她我喜歡她?……我以上這種言論與表示可能正好推了他一把,讓他將猶豫的時間拉長,開始覺得「說出來比較好」,變得吃完飯後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聊著聊著就跟我回研究間讓自己沒事做又東想西想。我當然就是繼續改論文,不疑有他--他要不要去不常去的研究間、又為什麼想來,與我何干呢?我當時是這樣想的。

  在我認真修改論文的期間,男生們一邊玩連線遊戲,一邊和他聊起他女朋友與前女友的事。因為他沒事做,只好開MSN,旁人一問他就老實說對方是他前女友,大家又問了他諸多問題,我因為進入沉浸狀態,只聽得他與現任女友交往八年,現在在聊的前女友就是八年前的前女友之類超扯的事。也許換做別人會覺得很扯,但我覺得如果是這個對愛單純的傻子就完全沒問題。他就是這種怪咖,反正他和他現任女友感情很好,雖然之前好像有一點糾紛,但他是個每天都在講「談戀愛很好」的傢伙,那他的戀愛過程應該也還算順利吧。

  當我論文修改完,等上傳ftp時,沒事做到只能在研究間晃來晃去打擾所有人,看到他結束MSN,我只能選擇嘲弄他:唉唷,和前女友留連忘返到現在喔?--結果,這不知又打到他心中的哪個結,他鼓起勇氣說有事要和我說,臉上又寫著「我不想讓別人聽到」,我只好體貼主動提出「要偷偷講嗎?」便以「順便打發時間」的心態走到研究間外面。結果,他要講的事倒也出乎我意料之外,正是他和他女友的感情問題。

  我想說這種感情問題找我講也沒用,但基於好奇還是聽了事件經過。他首先要跟我澄清:他和他前女友真的沒什麼,只是有些問題想找人商量,而他前女友(基於對他的瞭解,這是我的解釋)可以開導他,可以就朋友的角度罵他,他真的沒有和他前女友牽扯不清……我只能趕緊安撫,說我那種言論只是開他玩笑,接著他就老實跟我坦白,說他和女朋友之間其實沒有這麼穩定,因為他幾個月前和女朋友吵架時,老實跟她說了他當時(現在?)有另一個喜歡的人,因為這件事,他幾乎整個月都睡不太著,非常苦惱,非常苦悶。

  那瞬間我超驚訝的,趕緊問他後來怎麼了,他說他有跟新對象講過,但沒追求成功,對方直接告訴他「他們沒未來」,而他女朋友也願意原諒他的精神出軌。我覺得既然如此,那這個事件應該就結束了,剩下的就只有他自己的罪惡感,和收不回來的對新對象的感情。這麼一來,就根本沒有跟我談話的價值吧?所以我跟他說「就好好和女朋友相處,這事情可以靠時間解決」--但我完全沒想到這是個謊言。對方是有告訴他「他們沒未來」,但他沒有告白。所謂的「沒未來」是他透過聊天中得到的認知。但就算有這樣的認知,這傻子卻完全沒辦法收回自己的好感,甚至煩惱到一整個月晚上都睡不太著。

  因為那個對方是我,因為我曾在聊天中清楚告訴他:我覺得我的對象應該要比我成熟。而他也知道他不可能。

  之後我追問他:對方是誰?我認識嗎?他一臉苦笑說他不想說,但態度卻清楚表現出對方應該是我認識的人沒錯;在我重新逼問,又只能告訴我說對方是個大木頭。我歪頭想,想不出比我還木頭的,就說:沒辦法,我猜不出來;就放棄猜這種無聊問題開門回研究間。

  但他心裡那時候應該非常激動,只想著「別問了,就是妳!」吧。這場景實在太少女漫畫,忍不住要為他掬一把同情淚。

  之後他又三番兩次把我找出去,說還有話沒講完,但離開研究室又覺得好害羞說不出口,接著說出「其實我女朋友曾以為我喜歡的人是妳」以及透過電腦螢幕轉達「我女朋友曾叫我不要直接跟妳告白,會很可怕」等謊言;當下我信以為真,只覺得這是個超級白目的玩笑,就很搞怪地笑得很開心。因為這種話題有點尷尬,我還以為這樣笑是對他的體貼,畢竟他自己也覺得既尷尬又害羞。但事後回意,我這樣笑應該又讓他心情更激動了吧,因為那些謊言就是要測試我,想知道如果他對我告白,我大約會有什麼反應。我還就傻傻的反應給他看了,還老實跟他說:跟我告白不會很可怕啦,只是我會反問很多問題吧。

  之後他問我我大概會問什麼問題,但我想反正他沒有要跟我告白,場景也不適合,就一點也不想告訴他是哪些三八問題,總之我以為事情就會這樣落幕,只是有個人想趁我畢業之前好好聊個天,就像有些人會趁我畢業之前拉我出去跨年、找我出去吃大餐一樣,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離別前症候群。

  (啊問題集順便給讀者好了,大概就是「你所謂的喜歡我,具體而言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跟我交往嗎?」、「你所謂的交往,具體而言是要做什麼」這類超級可怕直接的問題。我大概就是想聽到「做愛」這種爛回答吧,畢竟在我的認知裡,交往=求偶,求偶=做愛=生小孩啊,我大概還沒成熟到可以接受愛情,也沒有年輕到可以憧憬浪漫吧,尤其是眼前有些太爛的例子)

  所以後來研究間開始威雀(酒的品牌名稱),而我也終於得以收工回家,我對那天晚上的一切都沒有任何評價,只趕快洗了澡窩在床上看小說。所以接到他電話的時候,只覺得這個那天很奇怪很想找人聊天的怪咖,想發酒瘋的時候剛好想到某個和他聊了幾趟卻總覺得沒說清楚的同學鄙人我。

  所以在他謹慎而反覆地說著「我喜歡妳」時,我只覺得今天他的奇怪終於有了解釋,以前他的奇怪終於有了解釋,以前我的錯覺原來不是錯覺。

  所以我對他說了「謝謝」。因為他讓我知道,原來真的還有人會用這種心情看我,會說喜歡我,24年來除了小學那個男同學外原來不是沒有人喜歡我。

  但我也很殘忍地說:你只是想說出來吧?這樣心情會好一點;還在他問我一些問題的時候只說「覺得有趣」。當他說「我被發卡了」時,我還補刀說「你是個好人,只是我們不適合」,反正就是拒絕他了,也不好意思告訴他其實他想像的告白場景有點噁,我不吃這套,反正就把他當個酒鬼應付。而當他問「我是第一個跟你告白的人嗎」的時候,我只能老實說「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跟我說『喜歡我』的男生」,讓他就算這段戀情無疾而終,也能為自己是我生命中的某個第一次而感動。這就像他稍早之前對我說的謊一樣,其實我這輩子第一次收到的告白來自一位有家室的女性,而那個小學男同學是在同學會上說「以前很喜歡我」但不是現在進行式,就像同學會一定要有的戲劇效果。其實我心裡也認為這次的告白就像畢業前一定要有的戲劇效果,因為心儀的同學要離開了,無論如何也要在她離開之前說清楚自己對她的感情,然後永遠結束這個回合。

  我是以「他是抱著失敗為前題來跟我告白」的心態聽著他的告白的。但他反反覆覆地跟我說,其實他很想放開手腳來追我,其實他想像過和我在一起的狀況,其實他真的很想怎樣怎樣,甚至喜歡到故意惹我生氣,想看我因為他而牽動情緒,甚至被我罵被我鄙視都覺得開心,因為他真的很喜歡我。反反覆覆。

  但我像之前收到女同學的簡訊告白時,直接回「快去睡覺」一樣,我這次是說:你可以把跟我告白,但我笑著拒絕你的事跟你女朋友分享。因為他也說過他和他女朋友沒什麼祕密,他女朋友也知道他喜歡我,所以我不斷跟他說他可以跟他女朋友怎樣怎樣。畢竟沒感覺就是沒感覺,我也不知道這種時候到底要說什麼比較好。

  我甚至懷疑他哭了,但我只能笑著跟他說他真的很醉。

--

  說實話,被人告白有點爽。我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人吧。但就像他跟我說的他的認知,以及我直接告訴他的一樣:我真的很難追,要讓我放下某些東西說愛,難度不低。但主要是對手的程度問題吧,這個門檻值一開始就很高,但通過這個門檻值的人,通常會有更好的選擇,而被我排除為對象之外,一開始就不沒機會散發出曖昧的氛圍。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難追。

  但大概就是這樣。

--

  論文審核要到下星期二才會有結果,唉唷忙死了。Orz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