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這種東西,自然而然的會有「時間到了就要出來見個面」的想法。這某種程度而言可能是人類的天性,所謂天命難違,什麼藉口都別找,說走就走便成。

  --其實也沒這麼便給。說真的,實在不想承認自己就是燒起那把火的火把,所以我要堅稱「放火的絕對是居子」,死也不改口。

  這一切都要怪河道遊戲。有一天不甘寂寞的就跟了:如果可以出借一天,你想要和我做什麼?--基本上出借什麼的根本不可能,我只是開放河道給大家嘴砲,想不到突然居子一句:咦,你不知道我這陣子在台北嗎?(大概會待到CWT28結束吧這位小精靈)就突然神經病覺得機會難得就決定出來約個會了。

  好奇心果然會殺死貓,一隻貓突然就攪進這淌混水,也真的就差點被水害死。(印象深刻)(連結是貓a店長的網誌)

  因為我和貓a店長都對台北的玩樂不熟,加上都有一點推卸責任的劣根性,行程安排與僑時間這檔事通通推給貌似很可靠的居子。由於本人對日文卡啦完全障礙,於是居子祭出的行程竟然是執事咖啡廳早午餐+迪化街布市/蜜餞/乾果/裝飾品+女僕咖啡廳晚餐這種違和感極高的驚奇行程。由於驚奇度極高,我歡樂鼓掌叫好,店長隨波逐流,於是7/26當天我們就去進行突破恥力的宅歸和溫馨洋溢的觸手之旅--嗯,你說哪裡很奇怪?這一切都是錯覺,絕對是你誤會了。

  然後天龍地下街到底是什麼東西啦!我只知道站前地下街!我一直以為以前去補習的那條路就是我們的約會地點,但看到路標說「他們雖然是兄弟,但終究是不同人啊嘿嘿嘿」,我立馬傳簡訊給店長尋求幫助。是說天龍國這什麼邪魔歪道,地下路網弄得跟蜘蛛網一樣複雜,難道真的有什麼機關在這裡嗎!(跳腳)

  經歷一翻辛苦掙扎,在我朝某個可疑對象移動時終於被店長捕獲--至於電話聲音和人類臉部肌肉不同步這件事我決定暫時放棄研究。然後店長把我帶到形同士林夜市的陽明戲院的地下街廣場,驚覺超過時間了,雷達還沒掃到貌似居子的人物,便強迫店長花電話錢和居子連絡,結果得到了另一個迷失消息。這是怎樣,迷走地下街?天龍國很不親切耶!(錯)

  我對於我和居子竟能同時在同個地方表示迷路感到心情複雜,但我更驚訝是居子本人竟然是治癒系。

  治!癒!系!平常那個嘴砲鬼竟然是治癒系嘎啊啊啊!雖然早就知道這個人性格很多面,但那個優雅穩定的動作是怎麼回事,你是哪來的貴夫人!

  居子就算了,平常跟神經病沒兩樣的吵得要死的店長現實中竟然是略為內向的拘謹少女!有沒有太過分!神經病呢?性格開朗活潑難搞的神經病到哪裡去了?

  現場竟然我最神經病!渾蛋我可是血型A的龜毛鬼耶!讓我這麼凸顯水瓶座的特質這樣對嗎!根本就是一群神經病!(到底是多希望遇到神經病)

  然後就去充滿少女心的執事喫茶了。真的,就是,充滿少女心。撲鼻而來的玫瑰花香氣、擺在店頭廚窗的玩偶和毛巾蛋糕、雕花的餐具瓷器,大叔我都抖了。Orz(不過店長貌似抖得比我厲害哈哈)是說,執事喫茶的cosplay度和晚上的女僕餐車比起來,完成度高了不知道多少,這大概和餐點性質有點關係,執事喫茶的餐點大致上都做出「請讓我為你服務」的適度複雜(明明就是簡餐,加了麵包就能互動了實在是無限神奇),女僕餐車就是「請讓我為你上菜」這樣,所以互動度少,cosplay萌就只剩下那件衣服,略為可惜。

  --但我覺得客人的恥力遠比服務生的同步率重要許多。執事喫茶因為面對的是各種大男人(普通男x1,有點帥x1,普通眼鏡x1,帥眼鏡+鬍渣(店長)x1),演起來我整個安然自在。當時居子說:這裡的情境cosplay是給客人「回家」的感覺,然後貓a店長不知道說了什麼,有點帥執事立馬反應「大小姐不可以酗酒」--我瞬間把手上拿來用餐的小叉子丟到盤子裡裝震怒:都回到家了還不讓喝酒是怎樣!(一切都是連續動作)
  然後有點帥趕緊安撫他家大小姐(我):特別活動的時候我們會準備含酒精飲料芭樂芭樂(喝酒可以可是有配額的意思),聽到有安排喝酒日,我突然覺得這個家既溫馨又有紀律,一個瞬間我毛就順了……我覺得這樣的互動根本100分,完全滿足了客人與工讀生的天生戲胞,除了執事先生說話大部分都含在嘴巴裡不肯吐出來以外。(身為服務生就扣分了其實)

  如此這般,執事喫茶玩起來就能很開心,破壞形象做出令人困擾的要求什麼的,也不過是入戲而已;女僕餐車就真的只能是上菜、吃飯、走人,中途並沒有跟女僕遊玩的機會,對像是女孩子也不適合糾纏胡鬧(正妹就是正義,大家記得千萬不要讓正妹困擾,道歉要露出XX什麼的絕對說不出來的)大叔我只好找到機會就目光緊追女僕們的絕對領域(當他們彎腰服務別的客人的時候被無限擴大的絕對領域實在是……(鼻血)),但現場莫名其妙只有我一個腿控,害我嗨得很不自在只好自重。(可惜)

  但就餐點而論,女僕餐車真的比較像餐廳--扣掉居子收集到的一套地雷,我覺得我吃進嘴裡的東西都還滿好的,非常扎實。w

  至於中途治癒用的布市,實在讓我眼界大開。很有舊市場的氣氛,裡面的空氣充滿了溫馨(?),排放的商品在柔軟度與觸感上根本無限治癒,不論是滑順的布面還是柔軟的毛料,手黏上去就根本不想放開,我數度對各種布疋施展我LV只有1的觸手技能上下其手,但總覺得需求不滿足,實在很想乾脆抓一綑軟綿綿的布就地躺下安眠。

  在布市期間,我甚至興起乾脆租個攤位,擺上我家各式書籍,跟附近店家買布組合成床榻,然後就一輩子住在裡面的衝動。馬的,那裡的氣氛和味道真的很好睡。飾品材料店裡面的毛皮圍巾(16k)圍起來也很好睡,扎實柔軟又治癒。雖然途中我因為居子的胸部(?)和又誇張又可愛(又貴鬆鬆)的首飾稍微醒來了點,但那件圍巾根本奪魂掠魄到萬惡的程度,如果我有信用卡,應該會喪心病狂地刷個一條走吧……喔,那件白色的,喔……(居子一直叫我趕快放回去,但我反正買不起讓我多摸兩下嘛!)

  至於我們到底對居子的手臂和胸部如何如何這件事就讓我們藏在心裡別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吧。(掩面)

  離開迪化街、吃晚餐之前,我們大略有一個小時的自由時間。因為上周末去阿里山顛了一天,我的小腿和腳底Pretty不舒服,看到有腳底按摩的店,嚮往了許久終於勇敢提出要求:陪我去~~~

  然後居子和店長竟然就坐在旁邊看我被師父懲罰腳底。你們就按摩個頭頸肩三十分鐘會死啊?竟然對我放置鋪淚!?--但在按摩途中根本沒機會抱怨這些,因為師傅在按摩的同時也會公布事實:欸小姐妳肺不好齁?欸小姐你胃有點傷喔,還有大腸小腸這些都一氣的。欸小姐你容易緊張,心臟那邊不太有力喔。左心肺右肝膽,小姐你肝也不是很好捏,肝都不會說話的要小心捏……一趟下來就是「整組壞光光」,到最後與其是討論「內臟哪裡有問題」,不如說要深思「到底還有哪裡是健康的」這樣。居子說心肝膽俱喪的我根本喪盡天良,是說我的人生評語就是個無法無天,喪盡天良剛好而已。這就是我的正義!

  但總之,從按摩店出來,我的小腿基本上已經恢復正常了。下次有機會我要試試上半身放鬆,我的背啊腰啊也有很多怪聲音呢哼哼哼。呼啊。

--

  下次見面是CWT28,嗯……應該不能玩多久吧。w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imi
  • 太有趣了XXXD
  •   是說我仔細回想,居子與其說是貴夫人,不如說是唱戲班的。(一臉認真嚴肅)

    LTMLin 於 2011/07/28 1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