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急著寫觀後感,是因為感觸滿深的。ARMS這部作品,我在國中還五專時便看完漫畫了,對其中重要的梗概有稍微瞭解,但重看一次卡通,對某些細節(?)的部份還是感受到了衝擊。
  --當然有些部份是因為我忘了某些重要劇情。(噗哧) 

  這種遺忘很可怕,我只記得武士的ARMS是白兔、隼人的ARMS是騎士、主角涼的ARMS是魔獸,而核心就是愛麗絲;我不記得中間的劇情,不記得主角三人的出身,我甚至不記得ARMS其實原來有四個人。
  但我記得他們的ARMS各代表什麼,這讓我在看到第11集的時候有些頗深的感觸,再次讓我感受到作者設定時的巧思。 

  以下有劇情與設定捏。如果你沒看過這部作品、卻有觀看的意圖,真的不要點進來。否則你會失去絕大部分的樂趣。

  基本上,主角三人的ARMS是本作的重點,也是設定最巧妙的一個關鍵。巴武士的白兔代表「勇氣」,新宮隼人的騎士代表「正義」,而高規涼的魔獸代表「憎惡」;之所以令人訝異,是因為武士出場的時候極為懦弱,讓人覺得他從骨子裡就是個沒骨氣的膽小鬼;隼人第一次露面,就把男主角的女朋友抓去當人質,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他那邪惡的姿態,亦直到今天也深植於我心中,讓我一直覺得他是可惡的混混;至於男主角,他從頭到尾就表現得極其理智、極其主角威能,那份誇張的冷靜、過度的善良與能順利解決事情的英明,讓他簡直就是正義的化身。

  這樣的他們,到了後期,竟能轉化成勇氣、正義與憎惡,並與自己的ARMS同步進化。正是這種激烈卻巧妙的反差,讓我對這部作品充滿了無盡好感,至今仍印象深刻。(劇情方面,就像動作片一樣難以記憶吧,也只能這樣說服自己)

  但看了卡通,又有另外一種錯愕感,那是與自己記憶中的他們這麼不同,所以才恍然大悟。興許,是因為他們出場的方式都太過特殊,才會讓我對他們有錯誤的印象。其實,看似懦弱的巴武士,在決心面對事情的時候,都是非常勇敢而果決的;看似衝動邪惡的隼人,其實只是直率的滿腔熱血,對違反正義的事情感到憤怒,並激進地去解決;而看似冷靜善良的涼,卻是最容易因為憎恨而失去理智的人。
  要說到失去理智,其實每次第一個暴衝的都是隼人,但正因為他經常熱血充腦,他很習慣在這種情緒下戰鬥,反而是最不容易失去本心的人,何況他每次失去理智,都是為了維持正義、拯救受邪惡迫害的人(包括自己與夥伴們);但阿涼不是,正因為他平時總讓情緒水波不興,一旦出現足以讓他喪失理智的狀況,他就憎惡的徹底。不像隼人會因「悔恨」這種情緒而落淚,再化悲憤為力量,阿涼只要一接觸到恨,立即便與魔獸同步了。

  阿涼的「恨」,源自於夥伴的傷害,源自於對自己力量的不足,源自於對死亡的恐懼。所以一旦他被迫走上ARMS與艾格里的戰場,他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ARMS。

  或者,正因為阿涼是三人之中最強的、受過訓練最完整的,才讓他接掌最難以控制的魔獸吧。--但就像鐙澤村研究室裡展示了許多失敗的實驗個體,也正因為阿涼是這種性格,「魔獸」才能附著在他身上。

  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性格決定了他們的ARMS與生存。

--

  如果有人看到「魔獸」直覺想到wow而對本篇內容忍不住掩嘴科科,我能理解,但我仍會感到不舒服。若有如此狀況,請不要刻意告訴我。(抽悶菸)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
  •   最後一個ARMS竟然是紅心女王啊啊啊啊--(是不是這麼徹底!!!)
      老娘真強,對她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