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就是會在奇怪的事情上認真。有些時候,說這種話的人通常是惹人厭的,那代表這個人不在乎別人所在乎的一些事,若是我被人這樣說搞不好會不太開心,可有些時候,某些人就是會讓人除了這句話之外無話可說。

  記得我小時候,有一部我其實沒有很喜歡,但看看也無妨的青少年卡通(以一名紅髮青少女為主角的美國青少年故事,應該是迪士尼)。劇名以及角色名字我都忘了,只記得主角是個有點遜的美國high or junior high school 學生,簡單而言就是大部分美國青少年的縮影。當時那個女孩臉上長了顆超大青春痘,讓她覺得無比丟臉沒臉見人(說實在,還真的是。哪個女生希望頂著個大痘子出門?)為了拯救自己的顏面,她決定去賣場買條除痘凝膠,卻又懼於拋頭露面,於是把自己包得比某區國家女人還要密不透風。當然她也知道自己形跡可疑,走在街上,總覺得從陌生人到動物,那眼光那行動無一不是對自己的質問--妳為什麼打扮成這樣?妳的臉怎麼了?妳是不是長了顆大痘子?

  當時我覺得這女孩的慌張/緊張相當有趣,劇裡誇大了女孩所遇到的一切:當然不可能每個路人都緊盯著她瞧(咳,包得這麼密不透風確實滿值得瞧的),動物更不可能質問她臉上是不是長了痘子,全都是她自己心裡有鬼的過度反應,搞不好她臉上的痘子根本沒有她眼裡看見的那麼大。是說,誰不是這樣呢?若突然惹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兒,自是想躲躲藏藏的總覺得每個人都要來發現這回事;卡通只是讓事情變得誇張,帶來一點共鳴和笑料。但正當我覺得有趣、又有點同情女主角的過度反應時,在我身邊一向不喜我看卡通的娘親突然發言:這女孩一定有神經病!哪可能有動物會說話的。

  當時的我沒辦法跟娘親回嘴什麼,她的反應實在是強悍到我無話可說,那可能是我永遠也無法到達的境界。當然,現在的我可能就知道要說什麼了,就是這個聽來讓人刺耳的標語:why so serious? 對個卡通也要認真,這樣的人的人生我實在無法想像。

  會提到why so serious,是最近上了莫老大的部落格(其實是他過年後終於發網誌,循著google reader連過去),聽他提到討論區有「小小的筆戰」,就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議題讓莫迷們一時激動了起來。仔細一瞧,不過是有個T兄情緒激動意圖引戰,不是什麼值得看的對談。簡而言之,這傢伙對莫老大筆下一個人物異常不爽,覺得這個智障害得主角群屢屢陷入團滅危機(但能突圍--扣掉主角的外掛--大部分也是他的功勞,只是麻煩大都是他自己去找的這樣),實在是十惡不赦,他極討厭他,並恨屋及烏地認為替這傢伙說好話的讀者也一樣罪該萬死,非要扭轉大家的思想偏差不可。
  若不是這個討論並非最近一、兩天的事,那我倒真想回他一句:你是想木頭心怎樣?難道要白宗大義滅親所有人圍攻木頭心那你就爽了?我真的不曉得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要對這個角色的這些決定這麼認真,畢竟若沒有這些事件,故事也演不下去啊,何必這麼急著怪罪?我論之後一定會發生些事情,讓整體白宗因為賴一心的單純天真正義好事而面臨重大危機,到時自會有人興罪,沒必要在當前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上計較;何況大家現在看得開開心心,實在沒道理陪他循著不是道理的道理對劇中角色動氣,自然是沒人要陪他認真。

  另一件事更好笑,其中有個討論者戲稱主角是「畜生年」,說實話,沈洛年這傢伙你要罵他是畜生倒也挺合搭的,畢竟他沒人性嘛!對大部份討論者或讀者而言,其實都看得出來這不過是帶點戲謔性質的玩笑外號,根本也無傷大雅,但他T兄就是要義憤填膺地為主角抱屈,認為他人也沒殺壞事也沒做,憑什麼要叫他畜生?說得好像他就是沈洛年本人並且非常不欣賞這個外號似的。鬧一鬧帖主也只能攤手攤手,畢竟人家鐵了心來亂根本不可理喻(對T兄而言搞不好是自覺有理),爭下去也不可能有個結果,只好讓步pass掉「畜生年」這個外號改稱「外掛年」。雖然同樣貼切,卻少了份喜感,有點可惜。
  這時我比對賴一心恨屋及烏到連旁人出來說理都一律(貧弱地)嗆回去這個動作還要困惑:不過是個外號嘛,人家是不是辱罵難道從言談中還看不出來?何必連這種事情也要認真罵?說真的,why so serious? 不過就是部小說嘛!(攤手)

  好期待第七集啊~三月上旬是吧?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