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只在研究室發飆,還在外系課的教室裡發飆了~~~T_T

  我的自我控制力每下愈況,需要處理的事情卻與日俱增,讓我有種每天都活在臨界點的感覺。如果只有我自己活在臨界點,那可能也沒關係(但事實上會非常疲累),但當我的情緒超過臨界點,我大概都是當場就發飆,而就算我只是想將煩躁的情緒宣洩出去,也總是有人會被我嚇到。
  熟識我的就知道,即便我呈現爆走狀態,也絕對不能來安撫我或詢問我狀況,因為那個當下,我腦內CPU大概兩個運算元都用來處理情緒宣洩--要比喻的話,就像電腦跑不過來的時候,風扇會一直轉,然後使用者只能聽見嗡嗡聲,不能從電腦操作中得到什麼像樣的回應--總之,一定要等到該處理的(內部程序)都處理完之後,我才能再接收外界資訊。

  但那段封閉的時間,我相信不管是對我或是對其他碰巧在場的人,一定都很難受。我會盡量想著「不要遷怒他們」,所以我會盡量不在他人面前發脾氣,就算自己焦慮了,也盡量收斂在「嘎嘎叫」的階段,不讓其他人被這份情緒波及(大概是「波動」的感覺)。

  但有時候就真的無法控制。

  我不至於抓著誰叫罵,但我宣洩情緒的方式也是非常激烈。以今天來說,我大概發飆了兩次。一次是研究間印表機「秀逗」的時候,我大叫「是哪個智障印了東西不按取消!」當時我知道有其他人想來安撫我,也有某些區塊可能因為我激烈的言詞以及火爆的態度而氣氛驟變,但當時我已經炸開了,一來是因為若要等印表機恢復正常,我鐵定會在不能遲到的課上遲到、二來是我處理事情的時候又有其他事情不斷「打岔」,增加我的焦躁,所以我非常氣,氣我怎麼會遇到這種事;總而言之,我無法完全收斂我的情緒,可能當場讓某些人不太舒服。

  第二次更糟,或者是延續了對印表機事件的不快,網心課結束時,老師因為同學的課堂報告讓她不太滿意,就突然丟了一份預定外的作業。那份作業我一看就知道:不可能在一個星期的期限內做完整,何況老師要求的項目必須花時間思考最適當的量化方法,而她要求了十幾個項目,也就是有十幾種不同的度量方式要思考……我不太能相信有誰能在這個多事之秋將這份奇怪而無意義的報告做完整,何況我同時還要處理管理理論、咪聽等等各種課程的重量級報告。
  所以我在課程之後,跟同學抱怨了我的難處。畢竟在場同學都是碩一,聽說他們一年級時只要好好修課便成,而老師也基於這項慣例,將碩一和碩二的功課分開,讓碩二生有時間處理論文資料--問題是本小姐已經開始處理論文事務,和她認知的「碩一生」真的不一樣,而這件事也早在一開學就通知她了,但當她仍將我與其他碩一生一視同仁地分派這些害我必須延遲咪聽準備的作業,讓我感到相當、非常的焦慮。而我就把這些我不能處理的情緒(委屈、慌張、擔憂)一股腦地倒在該班班代身上。

  我不曉得班代有沒有確實接收到我的意思:要我報期刊、寫研究計畫什麼的,都可以,但如果老師認為「碩二生」需要有時間處理論文,而可以不用處理某些課堂作業,我希望老師能體諒我,理解我現在手邊的工作內容和她所謂的「碩二生」是一樣繁重,有些太花時間的額外作業我真的沒有能力處理。
  因為老師上次說要為我修改她課程安排的Reading,但後來並沒有這麼做,我才擔心老師是否忽略了這個事實:我已經有論文題目、也已經在處理了。
  但我擔心班代可能以為我抱怨的標的是「老師沒有幫我換期刊內容」。根本不是這樣。報告我可以照常處理,沒關係,我只是怕老師「忘記」要處理這件事,讓我修這門課變得毫無意義。

  說多了就變成解釋了。但我真的很怕自己過度的情緒表現讓人誤會。

  我希望大家能和我熟到能瞭解,當我很焦慮的時候,脾氣會變得暴躁,但不管遇到多糟的事,我可能會碎碎念、會大罵(大聲的自言自語),但絕對不會牽扯到某個人身上。我認為我是對事不對人的,也盡量不要弄到人。
  所以,既然我只是在自言自語,自我排解,當我陷入這種狀況的時候,只要讓我把該處理的處理完了,我自然會恢復正常。所以請不要擔心我。

  也請不要因為我的情緒處理不當而覺得受傷或驚嚇。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