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基本上我是菸酒不沾的好小孩,就連火鍋聞到酒精膏的味道、加了米酒的雞湯也都會倒胃口,何況是真的去喝酒?雖然我曾經在和我家水主約會吃素菜的時候吞了一杯半的調酒,但我大致上還是不碰酒的!

  所以,我一直很困惑:到底我醉了會變怎樣?畢竟總有被公司帶出去灌酒的一天,(除非我一直窩家裡,不然就算搞學術也要應酬的吧?)若真的陷入連自己都不曉得會怎麼樣的狀況還頂令人害怕的。
  所以,這週一,在小七買些零食的時候看見架上同時還放了看起來很「輕」很女性化的調酒(柑桃味,5度),就決定買一罐來喝喝看。

  我很容易醉這件事應該不是什麼新發現,從某次和朋友慶生,一口思美洛就灌倒我的這個鐵錚錚的事實就可以輕易下結論,所以在打開拉環、聞到酒精氣味的當下立刻趕到一陣暈眩感這件事並不讓我吃驚,我比較吃驚的是:外觀上這麼甜、酒精濃度感覺上很淡(雖然我不知道5度到底重不重)的調酒,還能讓我立馬聞到酒味,可見我對酒精真的很過敏(精神上)。

  然後發現我是一喝醉就會看什麼都好笑而且會很認真笑,笑累了就任性睡著的自嗨型。

  那時我只喝了一口,看見新聞笑、看見海綿寶寶耍白痴笑、看見幻星神笑,還笑到跑去水系論壇發酒瘋文;笑累了之後,發現我那罐酒真的只喝一口,家裡又沒冰箱,於是豪邁地把調酒當氣泡飲料「咕嚕咕嚕」一口乾完。
  當時我還覺得精神很好,覺得「很清楚自己在幹啥」,但我並沒有阻止自己把酒瘋文發出去、後來也沒有刪(只是不想承認);然後就開始頭痛、腦袋發脹,照個鏡子才發現臉怎麼紅得跟關公一樣。嗯,我沒像戲劇化的酒鬼那樣「哈哈哈你臉好紅!」但我真的像個吃了興奮劑的瘋子(聽說平常就像了)大聲說:「哈哈哈臉怎麼這麼紅啦!」……Orz

  然後我就失去集中精神的能力,呼吸漸漸急促,雖然能保持清醒但肢體鈍重、腦袋昏沉的感覺卻越趨強烈,強烈到我懶得抵抗。稍微緩和呼吸之後就決定窩進棉被堆,從晚上八點爆睡到隔天早上八點還起不太來;一直到行銷課結束,我還一直有那種昏昏欲睡的昏沉感,四肢鈍重感也還異常鮮明,好像酒精還停留在我血管裡那樣。但我不覺得是宿醉--聽說宿醉頭會痛的不是嗎?--感覺比較像沒睡飽。

  我在想我爛醉會是什麼樣子,應該很好套話吧我想,只要還能醒著。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穎
  • 良心建議。

    我認真的說:依妳這種醉法,
    千萬不能在沒熟人的地方喝酒,
    旁邊沒有能信任的人時也最好滴酒不沾,
    非喝不可的話要學著催吐減少酒精攝取。

    五度就有影響,這樣太危險了。
    雖然我預設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過如果想進一步聊就用MSN吧!
  •   從喝思美洛(大概小紙杯半杯)瞬倒後,我就充分瞭解我的體質顯然不是應酬型的,之前社團春宴被會計系所長要求「全部人都要喝酒」我也拼命推掉--雖然最後是學長幫我喝掉才沒事……(所以我討厭敬酒文化。學長吃素啊!(頭痛));但五度對一般人真的跟喝水一樣喔?我可是從額頭紅到脖子耶。囧

      喔,想起那件事我到現在還會生氣。老娘說不喝就是不喝,憑什麼逼我?還有那個往我杯子裡倒酒的,你憑什麼這麼自動?我可以寫黑函說他意圖不軌嗎?
      政府與其頒法令要求辦公室、路邊不准抽煙,不如要求職場聚會不能勸酒(慢著這樣很難談事情)。
      說什麼喝酒助興,助他X的興!然後我知道妳說的是同音不同字的那個事。

      然後我想在精神很好的時候再實驗一次,看看是因為上次太疲勞還是真的是因為喝酒,基本上我很容易想睡。(炸)

    LTMLin 於 2009/04/10 15: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