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兩點十五分時被指導老師說了第一聲恭喜。握了倪老師的手,被他驚呼:「怎麼這麼冰」(對不起月經來手腳冰冷),隔著桌子死都要握到劉老師(主委)的手,聽到指導老師和倪老師隔空開玩笑:「我們家的冰山美人」(美個屁),輪到指導老師時他伸出手,我卻說:「我們應該要抱一下啊」就緊緊擁抱,這時輪倪老師調侃:「我看到經國先生的女兒和父親擁抱的畫面」還啥的……這梗有點難懂,所以我只能靦腆地笑,然後離開教室請EMBA學姊來進行下一場的提報。

  至於提問如何慘烈、修改內容如何兇猛……倒沒什麼必要一一細數,我只能說,我修改的內容,其實足夠再寫個兩本左右了……馬的爆字數爆頁數,我究竟是多有才啊?(痛哭)

  至於所謂「口試完的鬆懈感」……抱歉,不曾存在過。我最鬆懈就是口試前三天狂睡覺租漫畫看小說消耗卡通的這段時光。之後就是糾結糾結糾結,而且為了輸出時程啥的,這修改必須在這星期了結他,但這星期的行程之豐沛……可說是絕望般的幸福又或者是幸福到底的絕望啊!

  說實話,還不到可以恭喜我的時候,收著吧。(眼神死)口試完了之後等著的不是雨過天青的舒爽,而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進度地獄啊!

--

  僅此記錄。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