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作是《未知領域》。我一開始無法理解:為何明明是連貫的故事,卻要換個題名?但全部看完之後就懂了:因為魔王換人了。在「未知領域」裡,要對付的是未知領域的不正義,而在「所羅門領域」,要阻止的是所羅門的瘋狂。這種開門見山、一以貫之的做法,倒頂能讓讀者在看完全書之後產生共鳴感的會心一笑--但前題是看完之後還能做這方面的回想才行。

  我得承認我對「未知領域」只剩下殘存的印象。當第一集<伊都娜蘋果>在網路上連載時就一篇一篇的追,後來集結成個人誌,以通販買下時又看了一次,出商業誌時為了瞭解內容的刪截究竟到什麼程度,又看了一次。所以光<伊都娜蘋果>就看了三次,在網路上續追的送葬童謠、詛咒之血,成書之後就暫時沒那個力氣看了,至今仍躺在我家書櫃中,連包模都沒拆,就是一個完整無缺。
  所以在看《所羅門領域》的時候,對許多事件僅存有「好像有這回事」的模糊印象,對還沒看到但總覺得會寫出來的部分,也思考著「是不是會有這樣的事情」,是帶著很模糊的記憶在看的。所以對許多伏筆的部分,因為我只記著其中的關鍵,到了破梗用的收尾篇,就只覺得像是把之前寫下的劇情與結果,再一次地說明,就好像前面的鋪陳與後面的結果終於連成一氣了。

  這是我最當下所感受到的失望,但並不至於讓我改變對這部作品的評價。尤其他確實解決了我在追連載時,看著<詛咒之血>時產生的喘不過氣的那份沉重,我甚至在想,縱然<伊都娜蘋果>是一切的開端,但<詛咒之血>卻是這整部作品的精隨。至於《所羅門領域》,就是把這從開端到重擊所產生的這一切慢慢收尾,而發展出來的故事。一個男人因少年時的好奇而將自己捲入紛爭、因為青年時的正義熱血而讓自己投身紛爭,最後終於回到由始至終,不曾轉移也不曾變卦的溫柔鄉的故事。英雄總是要退休,僅管這個英雄總被作者及其夥伴戲稱為公主,但當主角登高一呼,就有一群能人異士高調回應並守望相助,這不是英雄是什麼呢。(啊,大反派好像也有這種威能,還有愚民的政客也有這種實力XD")

  「未知領域」在輕小說領域當中,就題材和編排的面向,顯然是獨樹一格。說到「都市懸疑」這類帶著近代現實風格的幻想作品,以台灣的狀況而言,顯然是以九把刀為尊(雖然我看不下去……),但和《獵命師傳奇》這種「完全的裡世界」不同,「未知領域」所創造的世界與事件,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確實有重疊的部分,而那份鮮明的投射感,讓這部作品多了一份生命:不只是躍然紙上,而是當我們放下書、行一般任何日常行動時,也會不自覺地將自己轉換至書中的場景,想像著自己正在行走的街道,是否曾有過他們的蹤跡。
  最棒的是那個參與感,「我們身處於這個時代」的參與感。不是「曾經有過這樣的傳說」,或者「未來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而是鮮明的活在當下,屬於我們的時空、屬於我們的行動、甚至是屬於我們的思考方式。就是這種毫無進入困難的代入感,讓這部作品從網上連載期間便擁有一群堪稱死忠的粉絲。(雖然我本人因為覺得追論壇的討論很麻煩而沒有加入那個「未知領域社群」……(欸))

  據說,整個「未知領域」的構想,是作者在台北市區閒晃時如天外飛來一筆那樣地突然就形成的。即使是最熟悉的街道,卻總有不熟悉甚至完全沒「進入」過的部分。一般的說法是「小巷道充滿了汙穢泥濘,是個危險的地方」,但若這種「危險」是有組織有計畫的創造的,而若你踏足了這個不應該被知道的「未知」,讓不曾被知道的「未知」成為你自己的「已知」,是否最平常的街道、最平常的生活、最平常的行動,也將變得完全不同。就這個層面,我覺得小山羊可說是想像力極為豐富的陰謀論者,所有可見的社會亂象都成了「未知領域」的陰謀,從規劃、手法、目的到結果,全都是設計好的實驗與手段,尤其這些真實的亂象在我們一般人眼裡本就這麼不可思議的時候,這種陰謀論竟是如此可信。
  --雖然就她自己曾經的說法,好像許多社會事件是在她編排好故事內容後才一個接一個如雨後春筍的冒出,整個台灣社會的病態現象莫名其妙就是要破她的梗。(苦笑)

  男主角林品哲就是闖入了這個領域,配合自己的電腦長才,開起了屬於自己的一連串事件。縱然多數的事件並不能稱為「屬於他」,但身為身份獨特的角色,就是別人百般阻止他也要淌這麼一攤混水,於是突然間他走不開了。當你打開了不該打開的東西,就算你想關上盒子當作這東西不存在,但它確實「存在」的事實已深植你心中,更重要的,是它已經看見你了。

  「未知領域」全系列,寫作的手法是連貫但不連續的單元劇,但有盡力要達到故事中對一個虛幻的故事的評價:前一個單元的結局成為之後的單元的謎題,謎題本身是最大的伏筆,看似獨立但環環相扣;作者想要做到像這的綿密安排。就某種程度而言,作者做到了,雖然我覺得稱不上「驚喜」,但點子和題材的巧妙配合、伏筆引爆和劇情編排的完美搭配,加上親切自然、通俗卻不低俗的敘述文筆,在整個輕小說文壇中,絕對該是個亮眼的作品,至少每次在閱讀的當下,我都有種「像中毒般想要看完」的衝動。

  不是市面上慣常看見的少女奇幻會有的傷春悲秋、不會有柔軟得讓人不耐的心境描寫、更沒有說穿了只覺得可笑的天人交戰,小山羊讓劇情走得流暢快速,不花時間糾結在對事件進展沒幫助的郊遊嬉戲矛盾猶豫,每個事件總是波濤洶湧地一層接著一層的直撲而來,主角群的行動就是簡潔明瞭地調查、行動、解決,而在整個執行過程,才穿插著對事件架構的反覆分析以及各方勢力的立場問題,像蛛網一般複雜糾結卻脈絡分明,更重要的是圍繞核心,在篇幅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浪費。這是我對小山羊身為作者的欣賞。要對事件陰謀陷阱設計得這麼精緻,寫作敘述又這麼流暢明確,邏輯架構上沒有一定的基礎是辦不到的。這叫做才能,而這份才能是這麼讓人期待。

  但這部作品仍有一個叫作「誇張」的缺點。所有與現實貼合的小說多少都會有這樣的毛病--越與「現代」靠近,這個問題越嚴重,就像我對《樓下的房客》完全不欣賞一般。「誇張」對都市幻想而言是很嚴重的致命傷,本系列各部份都盡量避免了這個問題,儘管多有孩子式的科幻奇想,但也還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有「妳不這麼解釋的話,我還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咧!」的,可用以解釋莫名的社會現象或建物的說法在,而正是這種「莫名奇妙的合理性」讓我對這部作品有極高的評價;但《所羅門領域》的02與04,也就是結局以及其關鍵技術的建立事件,雖然這項技術確實有在實驗(沒錯,確實有類似技術),但我總有很深的脫離感。和以前《未知領域》帶給我的實體感比較,這種強烈的落差反倒讓我無法適應。02是由作者與朋友共筆,由於其中有強大的bug,我本人便一直將其視作同人性質的故事(儘管裡面有結局關鍵設定),04就真的很難說些什麼了。但對結尾的評價我於文章起始便開門見山地說了,也不用留待本文最後又重新鞭撻。

  總之,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有熱血的友情、珍貴的愛情、激昂的正義以及凌駕一切的殘酷的現實,那種就算能與最重要的情人、最重視的夥伴或最值得信賴的對手們相互扶持,也絕對抹滅不了的悲傷經驗與痛苦教訓。但林品哲雖然歷經滄桑,也像他那兩個死黨說的,實在是人生的勝組。

  雖然可能和某些人的調性不合,但我個人覺得是很值得看的一部作品。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