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所謂的萌屬性,放在二次元就夠了,現實生活中絕對是坦率和腹黑比較吃香。像我這種不管什麼都是半調子的就很失敗,每天都在內傷。

  當然也不至於這麼嚴重啦,只是偶爾會想抓抓頭:唉唷,你們在搞啥啦。(菸)←內心躊躇慌張

  是說我們最近要辦研討會,雖然我本人編制是碩二,但看到碩一同學忙碌於其中的模樣,就偷偷覺得自己搭不上邊有點……寂寞?是說從這學期開始,不喜歡哀鳳的蘋果同學總叫我「瀟灑的男子漢」,因為我是千里單騎孤獨一匹狼,離群索居遺世獨立的強悍的隱者。是說,其實不是我喜歡這樣的啊,只是他們很忙很忙,而我很閒很閒,然後很忙很忙的他們沒有要叫我去幫忙的意思而已啊……(任何傳說說穿了就都很蠢的意味)
  當然,能少一事我是很開心啦,但像今天收到「研討會出席調查問卷」的時候,我就很困惑於我要不要寫,因為天曉得當天會變成怎樣……(從沒開過會、討論和編排也從未參一腳,但確實被問過工作項目、工作人員編排清單上貌似也有我的名字這樣;所以,我到底是工作人員還是參觀人員?Orz)

  是說那個工作編制,在本學期一開始,決定好研討會總召後,對方就問過我:妳要不要參加?我告訴他說:我很懶不喜歡做事,但要我幫忙真的說一聲我就會到。

  然後對方就說:喔,那排機動好了。

  等一下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啊啊--(想拉住又不敢)

  於是就變成曖昧不明的機動組了。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派任個工作給我我就做,啊當機動,我這不怎麼主動的人是能多機動啊?而且基本上研討會需要的人手也不是那麼多,所以機動這種東西,本就是多一個人不多、少一個人不少,在這種狀況下,嗯,應該就是用不到我的意思,所以,雖然我的心態確實是可幫可不幫,但就真的把我放著當作可有可無也就太……請給我一個確實的名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不喜歡曖昧不明啊--(歸根究柢就是我給了人家曖昧不明的答案)

  不過算了,到時候再說。(抖灰塵)

--

  我為了跑克拉米坦分群而忘記吃中餐。(菸)我有這麼廢寢忘食嗎?

--

  最近幫忙不到任何人,讓我覺得自己很廢。我不想變成「本、本小姐才不是來幫忙的,是想看你們這些傢伙能弄出什麼東西,順便指導一下!」的這種人。(菸)(命賤)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