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老想著:啊,一點放了假的感覺都沒有,很不想開學;但開了學上了課看了同學和老師,才驚覺:這寒假其實並不短。看著老師竟有種恍若隔世的陌生感。(自己的論文也是)

  但若要說這長長的寒假我到底做了什麼去,卻也說不上什麼。我只知道我剛放寒假新放在白X洞的500在前幾天用到只剩下4塊錢,興許這個寒假我是看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的吧?但仔細想起來,也只記得田終的《金烏扇》(就文字敘述與場景考究而言,力推,喜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阿七的倒楣系列(結局太隨便了吧!于鏡是壞人啊你這笨狐狸!)、風聆的《馬桶上的阿拉丁》兩本(pm 12:00是中午啊啊啊啊!第一本搞錯我還能當作是失誤,到第二本還執迷不悟是怎麼回事!)、killer的《青春待續》(我哭了!楊捲毛你青春無敵啦!),這些CWT前後才看的書--是說,看了《妖精鄉》(這應該也是寒假看的)與《馬桶上的阿拉丁》,《罌籠葬》即便文字敘述長成那樣卻成為輕小說金賞,至今我終於覺得當之無愧了。久遠同學你的書真的很好看,拜託多看點古典文學讓文筆更流暢些如何?(菸)
  嗯,也許《盜墓筆記》也是寒假看的吧,這麼說來應該還有《黑白館》。看東看西,我就是沒把《龍族II》借回家。要我跨越這堵可怕的敘述障礙,恐怕真要等我非常非常有空之後。不管這故事包含的底蘊是如何精華深厚,長成這樣就是叫人敬謝不敏唄。啊對了,我應該還借了狼辛XI,看了狼一般的女人從幼崽成為狼的故事。這麼說來我果然看了不少。

  這個寒假,要說印象最深刻的,興許是剛結束的CWT24。該死的有夠忙。我之前去的時候應該沒這麼忙的吧?結果第一天到了一點多快兩點隊伍還沒排完--看時間的時候我都傻眼了,到了下午三點多快四點,場內的盛況一如往年的一點快兩點,弄到後來我滿心只想著:搞啥啊快結束吧!為什麼還有X個小時啊~~~
  結果清點的時候發現第一天賣了一千多本。難怪我到了下午聲音就啞掉了……雖然我因為說明繁複(服務業的堅持)而處理人數應當少於前面櫃檯,但我說的話應該還是比較多吧哈哈。後來隊伍沒了,我還充當人體錄放音機,宣傳詞隔個五六秒就重複一次,心裡也想著:會場不能帶大聲公,但能不能用錄放音機啊……雖然有規定不得大聲叫賣干擾他人啦。(羞)不過最丟臉的是我把畫家的名字搞錯,因為我有從來不把字體看清楚的壞習慣,當年就把ㄌㄥˊ看成ㄌㄧㄥˊ,這次果然很順利把柳ㄕˋ看成柳ㄐㄧㄢˇ。沒辦法我和這人不熟啊……後來被好心的路人叫過去修正,但真的為時已晚,我已經喊了好幾百次出去啦!對不起啊柳大正妹。Orz

  是說CWT第一天於我而言應該是盛況空前,光我家水主這攤這邊的大門就擠了四條隊伍(很榮幸有一條是自己攤的,如果半條都不是,真是情何以堪),因為總受先生一次拉四個人過來,言蒦玄(避免錯誤進入拆字處理)那條隊伍一次拉一整條經過我們的時候,我都不曉得該先跟自己客人問好,還是關心一下跟我擦身而過的隊伍請他們不要掉隊--因為我必須提醒我的客人「可以過來跟我結帳」,而那邊隊伍有些人聽到這句話就一陣慌張科科。其他隊伍聽說有奇妙的雜誌預購、口苗四郎的小七公關本諸如此類的。但能搞得會場人龍四處,恐怕不只因為這些大手接連出新刊,還有這次台大搶錢很成功,新館舊館都出借,還一次塞了兩個主辦單位進同個館這個原因吧。聽說舊館入館隊伍是排整天的,真是佩服這些年輕人的熱情啊~
  果然所謂的同人誌即售會,是個充滿創意、熱情、浪漫和慾望的活動啊。

  然後我家水主的新刊終於在第二天下午完售。賣到剩最後兩本的時候我還忍不住大喊:誰啊快把他們帶回家啦~~(笑)(我喉嚨真的很痛啊,兩條腿也酸痛到有如參與運動會的境界)所以,能單場完售真是太好了。是說我昨天上拍賣看,那個轉售的價格實在是……害我有種把手上的也丟上去賣的衝動。(不過我是特地挑了被退回的瑕疵書回家,也不方便賣就是了)搞什麼啊你們這群暴利!Orz

  是說新刊完售後,我就枕著圍巾趴在桌上蓋起外套與世隔絕去了。這麼冷的冬天,我家水主的烏龜好歹也要冬眠一陣子嘛。何況我要聲音沒聲音、要體力沒體力,就算能拿出可親可愛櫃姊招牌微笑,不能服務就是不能服務啊。(菸)何況場上也只剩下資料夾和紙袋,感覺上賣不賣都無關痛癢……(欸)
  所以,看他家烏龜一副累到HP=0的模樣,我家水主四點多就放我歸山回淡水了,但我看捷運人多,先搭到新店再搭回淡水,往來一折騰鬧到六點才到捷運站,到老街吃個晚餐再走上山,拿出鑰匙進門時也十點多了。(默)(晚餐非常好吃,雖然不飽,是不錯的店科科,中途還有「家庭」帶著吉他來現場彈唱「天國之門」,我睡得很愉快(←送餐太慢折騰我太久))

  於是我星期一、二就在睡眠中度過,昏睡時間超過24小時,說真的我也覺得自己超強,星期二晚上九點才起床吃飯、相隔四小時就上床睡覺,星期三早上還能神清氣爽地出門上課。

  老師說,KM講座碩班生的課堂提報就是自己的論文,當作口試練習,所以排在最後一週。
  嗯,希望我陌生的論文能快點強壯起來。

  最後一年了。下次寒假可以好好放了吧,至少不用再每天醒來就擔心問卷數量。我真的為了這問卷發放的事兒困擾了一整個寒假。

  說到問卷,有件事頂好笑的:我家水主的好碰有水泠這麼說:我一個朋友傳問卷給我,我一看想說這題目怎麼這麼眼熟搞半天是你的問卷啊!(笑)
  到底是我哪個網友和你的朋友重複到啦?我真想知道知道。咯咯咯--這也代表水泠同學妳沒把我的問卷傳給你這位朋友,哼哼,快點幫我多發幾份,還不到500人啊我要當千人斬耶--(奔)

--

  上KM聽老師閒聊才想起我今年還沒到廟裡拜拜。(望天)

--

  開學第一天其實也還好嘛。妃妃姐的組織行為看起來應該不是太累,我相信研方應該一如傳說中的輕鬆才對--或者說,對研究生而言,上課什麼的根本也不重要,重點還是自己的論文有沒有內容吧。唉。

  真要找一天去廟裡拜拜才對。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藍
  • 辛苦你了啊。(拍

    是說我記得她好像叫水ㄌㄥˇ?改了還是我記錯 XD?
  •   是三點水沒錯唷。XDD

    LTMLin 於 2010/02/25 13: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