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當然很好啦,可是健康到該痛的都不覺得痛,好像和健康一點關係也沒有。我說的不是什麼心理衛生或心理創傷。

  今天SoC照慣例又被老師點名說有潛力云云,講到一個重點就是本小姐決對不可能甘於準時上下班,很討厭被綁住的感覺。我覺得老師說的真是太準了,我確實是「只要有機會,絕對不去公司上班」的那種人--只是我最近比較常喊「你開公司記得找我去洗廁所!」我覺得那些公司給清潔員工的分紅都還滿不錯的--反正老師就直說:妳是那種嫌一個月五萬還不夠,然後工作時數無限的那種人,但這樣風險很大,還有妳有個致命缺點,就是「光說不做」。喵的陶先生你要不要這麼準?你到底什麼時候偷偷調查過我還是你根本和董煥新認識?還有就是我就算從二年級開始跟在陶老您身邊,依我的心態還是不可能上清大,拜託你不要為我惋惜啦,這樣很窘,因為我本來就沒有想要推上啦--(抱頭)

  總之那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別人點我這麼多次名、大聲說「你只要肯認真就一定有未來」,然後我說我人生斷掉站在懸崖上等著跳下去之類的,總之被人拉一把還硬想往下跳,我心都不會痛的。

  老師說他覺得人生就該活的有能力、有表現,但我好像今天思考面試可能題目時才悟出:我是願意無能,但絕不肯無知的人

  總之我就只覺得「隨便啦我無所謂」,以前還覺得是一種逞強,現在根本習慣了這種心情,痛都沒在痛,就算想到「未來好像毫無出路」也沒在痛。正常不是該徬徨慌張一下嗎?是我我到底怎麼了啦?Orz(菸)

  之後樓梯間遇到陶老,他說:「妳哪天沒頭路真的可以來找我。」
  喵的我真跑去找人會不會一股腦兒地陷入萬劫不復深淵啊?我真的不是東西,嘴砲這玩意兒出了校門就誰都騙不到了啦!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