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評,完全的負評,對這部動畫有正面評價的歡迎看完之後理性指導我。

--

  也不是說世界上有什麼豬、狗、與猴子的寓言可以套用在這個故事裡面,不如說,就算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寓言,我也不知道。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個故事裡的所有角色,都只是豬、狗、與猴子。

  其實真要說起來,我對這故事的設定並沒有太多意見,或者其實我是滿喜歡這種設定的:人類因為自身的懶惰與愚蠢(缺乏正確判斷力)而將判斷的權力交由單一系統(電腦,故事裡稱作「巫女系統」=發表神喻者)處理,於是乎人類的行為通通交由巫女系統處理,包括你將來適合做什麼職業。

  誠然,有個系統幫你判斷「你適合做什麼工作」好像可以避免性向不合導致浪費時間的闖蕩,而有巫女系統背書,要面試什麼的也簡單,不需要問太多有的沒的。而由於社會運作層面所有大小事都交由電腦處理,當然也不會有尸位素餐的貪污政府或偷工減料的黑心建設,簡單來說社會問題會減少許多甚至根本沒有,何其完美。

  但巫女系統不可能只管這種小事,基本上Psycho Pass是個警察故事,所以巫女系統的主要工作在於「判斷犯罪者」:「Psycho Pass」是個心靈指數(色相),你色相乾淨就是正常一般人,色相混濁就是準罪犯,基本上警察有權力逮捕準罪犯(即使你沒有真正犯罪),而被逮捕的準罪犯若有恢復色相的可能性(這也是交由系統判斷),就把對方關在矯正設施裡觀察;若沒有恢復色相的可能,那要麼殺掉要麼終身監禁,不需要法院判定不需要客觀證據,只要系統表示你的Psycho Pass在那個範圍,那警察就會行動,像醫生切除惡性腫瘤那樣的把你從社會抹除。

  也就是,不管你有沒有真正做出犯罪行為,只要判斷你的「靈魂」不乾淨,警察就有權力逮捕你、監禁你或謀殺你。

  這還不是我對這部作品最不爽的地方,我真正不爽的,在於故事裡的角色,從主角、配角到路人都不覺得這個程序有什麼問題,而唯一對這種社會產生懷疑、知道「自由意志」怎麼寫的有智之士,清一色是反派,也清一色是變態殺人犯,而最後他們每個都伏法了WTF?

  這跟生出肢體殘障、生出女孩子就殺掉某些社會潛規則有什麼兩樣?想要一個不因色相混濁(社會型人格偏差)就被終身監禁的世界有那麼難嗎?(還有就是為什麼殺人犯會這麼多wwww)

  以下劇透是當然的。



  因為這是SF警察故事,劇情以警察為正方演繹是理所當然的動作,我基本也不討厭看警察辦案的片子,但這個警察故事真的無敵難看。要形容的話,大概就跟台灣警察偵辦路邊小偷一樣無聊難看吧。不過因為他是卡通故事,事情的演變自然不會像找小偷一樣的毫無成果,何況他們辦的通通是殺人案件,像神一樣的男主角能突破身為豬隊友的長官的盲點找到犯人目標蹤跡動機也是合情合理--大概跟「推裡要在晚餐後」一樣理所當然……不我開部落格不是為了吐槽這個可有可無的晃子,嗯。

  總之,假若這卡通的「警察抓小偷」能有點看頭,我倒不至於從頭到尾這麼生氣,偏偏他的案子極其無聊、偵辦過程也極其超展開、犯案動機也極其平凡,除了角色塑造之外找不出任何一點可以拿出來稱讚的地方,乃至於故事重點的「主義思想」注定要承受我加成後的憤怒,簡稱:你腦子裡到底裝什麼。

  沒錯,辦案只是一個幌子,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巫女系統」存在必要的矛盾。這個矛盾放到現代主義思想當中來討論,便是「獨裁體系」的存在必要性。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演進的,但反正他是由現代法制體系移轉為巫女統治體系,由巫女系統來判斷個人自身價值並配置該個人到最適合他的職場,我不知道被判斷「沒有價值」的人最後會淪落到哪兒去,畢竟女主角可說是「最有價值的天才」,她周圍當然沒有社會垃圾,有的只有因為色相基準不達正常人標準而被系統判斷為「準犯罪者」,透過「交換條件」成為警方辦案時直接面對真正犯人的「執行官」,與和她一樣得以躲在執行官後方監視執行官執法是否失當的有價人士「監視官」。

  在此,沒有屬於一般人類基本權利的這些執行官(潛在犯)被稱為「獵犬」,由身為高級人類的監視官銜著他們的項圈要他們狩獵逮捕目標。

  男主角就是自甘墮落為狗的其中一個男人。但我對男主角沒什麼感覺,真正讓我開始對這個故事產生憤怒感的,是另一條狗。一個看起來聰明冷靜,卻讓我真真正正打從心底理解「狗之所以為狗」的女性。

  那名女性本來是以樂團成員的身分在社會中生存。由於藝術創作者很容易踏入精神的灰色地帶,要成為音樂工作者必須有巫女系統的「許可」。女主角是有得到許可的「合格音樂家」,但她其實非常仰慕另外一團沒有得到許可的地下樂團的女主唱。由於太過接近那個女主唱,她的色相被感染(近墨者黑)而被政府關進比40年代瘋人院還要不如的矯正設施中,一邊看著對面病房的失敗者每天像瘋子一樣用頭撞牆壁,一邊等待自己的色相恢復為出院標準。

  關在缺乏隱私的籠子裡精神狀況能從變態恢復為一般人的人根本不可能是一般人好不好!

  看到那個「矯正設施」我完全確定這個社會體系不止有問題而是根本有毛病。哪個專家告訴你這樣可以療癒身心讓人格偏差患者恢復足以回歸社會的健康心理的?哪個?

  最後這個女的被巫女系統判定「足以勝任執行官」而被主角方的執行官帶去現場實習,理所當然她碰上的案件就是她所仰慕的女主唱企圖反動社會的集會場所。當兩人面對面,對方表示是因為女孩被抓走了,她覺得這樣的世界不正確,想成立反政府組織、策動音樂對思想的影響力與部分恐怖主義來改變這個世界。但因為執行官與監視官簡稱警察幹得太好了,他們活動失敗幾乎要作鳥獸散,這名準執行官看著這一切喃喃地說「這樣不對」,然後下一幕就真的去當執行官。

  等等,妳剛才到底是在說哪裡不對?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是哪裡不對,才會在待過那個足以把正常人逼瘋卻期待人類可以在裡面恢復正常的矯正設施之後,還覺得當執行官逮捕那些不認同社會的反動人士是正確的?

  我當下真的覺得難怪系統說她適合當執行官啊!不把有腦的人當罪犯、把無腦的人拉來當執行,巫女系統要怎麼繼續愚民?

  在這集之後故事一路從警察故事滑向革命份子的低層次策動,包括煽動「沒有價值的人」向「有價值的人復仇」而產生社會動盪,然後再自己和小量(有沒有超過五人?)傭兵集團衝去巫女系統本部打算來個擒賊先擒王。決定幹掉巫女系統這個方向本人認可,基本上我看一集就罵一集想說「怎麼還沒人去幹掉那個無視自由意志的巫女系統!!!」但這集我基本還是看得很生氣,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憤怒。

  被壓迫的群眾在得到反抗的力量後,想到要做的事情不是破壞「貶抑他們個人價值」的系統,而是被那個系統認定為「優秀人才」的其他一般人。這,什麼腦?我當下真心覺得難怪巫女系統會判定他們為社會垃圾,他們真的就是垃圾啊,我甚至覺得區區一個隱蔽系統探測的小儀器就能引出成群的瘋子四處殺人讓整個社會陷入動盪不安的這個集群根本上有問題,那已經不是人格偏差不偏差的問題了,那是傾巢而出的野獸,根本不是人啊他們!結果道德的基準已經不在存於民心,而是完全仰賴Psycho Pass判定系統嗎?在得知系統無效化之後決定跑出去殺人的傢伙,根本上已經不足以稱之為人了吧?

  然後被瘋子群逼到不得不挺身而出維護自身安危的一般正常人,也在攻擊犯人的途中因為「我是對的」這種爛理由而變得跟那些殺人犯一樣瘋狂,看到戴著儀器(或與儀器類似的玩意兒)就群起圍攻,等警察到了現場把「所有人」抓起來時再飆出經典台詞:他們才是犯人啊,我只是自保而已!抓犯人是警察的工作吧為什麼抓我……他媽的這麼淺的問題你不要這時候還打算討論好不好?(抱頭)管你什麼理由殺人償命啊!劇本擔當你到底想討論什麼!我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群瘋子啊!就是一群豬在比高級最後打得不可開交然後被狗汪汪汪通通關回豬籠而已啊!(崩潰)

  然後總之巫女系統和警察們終於解除了這次社會危機,由於主謀在逃,警察非抓他不可,儘管巫女系統想要活捉犯人的理由與女主角(高級警察)的不一樣,但總之女主角仍與萬惡巫女系統達成協議,使女主角成為凌駕所有角色之上的猴子:了解巫女系統的真相,足以與巫女系統制衡,儘管情感上了解巫女系統的不當、理智卻認可巫女系統對社會的必要性,於是和巫女系統有了合作與談判的空間。

  但就算這樣也不會讓猴子變成人類。

  最後事件當下,男主角問女主角:妳為什麼要守護這個法律,女主角回覆:「不是守護法律,而是遵守法律,因為法律是經過梳理人類感情最終制定的規則」。男主角因此感嘆:「如果大家都守法的話,有一天巫女系統會消失,執行官與監視官也不會存在」……我看到這邊真是大罵他媽的屁話,在「巫女系統就是法律」的設定下,遵守法律只會讓巫女系統永生長存吧?女主角身為公務員遵守法律我覺得有合理性,但這根本讓故事成為普通的公務員執勤日記,到最後除了被幹掉的反派之外,歷經23周,所有主角、配角甚至路人還是沒有人知道「自由意志」四個字怎麼寫,依然是「巫女系統說什麼我就照做」,不服命令的就被白色恐怖掉--我講真的,歷史上的白色恐怖至少還留下悲情供我們惋惜,這部作品到底留下了什麼?我的憤怒感大概是對陳儀等級的吧!(痛苦)

  待事件結束,想從猴子演化為人類的女主角憤恨地對她反抗不了的巫女系統放話:「不要小看人類,就算不是我,總有一天會有人來關掉你的電源。」巫女系統笑得比誰都大聲,我心裡也覺得巫女系統笑得剛剛好。

  在這個養了一群不知道「自由意志」怎麼寫的豬的社會裡,所有意圖謀反的人類都被身為巫女系統的狗的警察(也就是女主角自己)給逮捕謀殺,女主角身為最接近人類的猴子,卻沒打算教育豬成為人而選擇繼續忠誠地替巫女系統工作,這樣要怎麼出現成功的人類踏入神殿關掉巫女系統的電源?難怪巫女系統要笑啊,她有的是時間力量把豬變得更豬,女主角卻放任自己當隻猴子不打算在前進也不打算增加同伴,這樣你說「人類值得期待」的理由在哪裡?

  好吧,也許人類真的值得期待,但在這個只有豬、狗與猴子的社會裡,沒有能滿足期待的人類啊(不要叫我去期待男主角,因為那等同叫我去期待OVA,而且女主角還會義正嚴詞地要去逮捕男主角ㄏㄏ)。要說女主角因為知道真相而成長而痛苦,老娘根本覺得他們自找的,好好的人不當自願要當豬的不就是女主角自己?在社會壓抑自由意志的前提下,放眼望去全是只為了活著而活著的一群家畜,真正的家畜還有「被人食用」等等的價值,這群人類到底養來幹嘛?跟植物人純靠機器維持生命跡象有什麼兩樣,你留著這條命(種族)到底有什麼意義?我看完真的無法理解這部作品到底想表達什麼。我論這個社會裡念哲學的不是死光了就是被抓光了,而在這個設定裡,被抓了和死了其實沒兩樣,真真正正白色恐怖。

  其實最讓我憤怒的是,我好像還找不到跟我一樣對這部作品充滿負面意見的同伴。太微妙了大家到底對這個作品認同什麼,到底誰來告訴我這個作品好看在哪裡?我求男男碰撞(思想或肉體皆然)以外的看點啊!(抱頭)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
  • 我想我是路人,說的話你應該也不會太介意,所以我就說了XDDD

    這部作品就是以一個設定下去架構出來的東西,所以和本來認知的世界當然會有差距,就像還在北韓人民不一定完全瞭解自己的處境有多慘是一樣的道理。

    作品中其實也有描繪反抗系統的一群非法份子,只是作者沒有多加著墨而已。

    那針對原po所謂不懂反抗的豬犬猴,我想那就作者個人的意圖吧~因為他其實也可以一個反抗份子為主角來描寫這個故事,不過他沒有這麼做。為什麼不描寫這樣的作品,我覺得理由很簡單,應該不需要解釋。

    不過如果你因此而感覺到袂爽,那我想你也得到這個作品的想要傳達的真諦了XDDD

    畢竟自由誠可貴啊~自己判斷、思考與改變的自由。
  • 我覺得可怕的是很多人根本搞不懂「不思考」這件事多可怕,然後以為小朱有思考過覺得那是正確的決定……(各種驚悚)

    另外要說反抗系統的「非法」分子,真的裡面出現的都是白痴和中二,他如果有設定一個「認真而且有效率地在反抗系統的團體」,就算他不多加著墨也沒關係,至少能讓我覺得「劇本有在用腦」,但很顯然所謂的非法分子統統都是智障,(因為聰明人都在系統的保護之下過著爽日子)唯一一個例外是中二聖護……我真的很受不了這種編排。

    如果一個作品目的在讓別人感到不爽與難看,那還真是太糟糕了。這個作品肯定是有許多吐槽不完的問題的。而我最想吐槽的是「覺得這樣沒問題」的作品創造出的世界。因為他們不是「一開始就遭受思想控制」(北韓的狀況就是如此),而是「由允許自由意志被轉化為不允許自由意志」的階段性變革,而這種變革絕對不可能成功(以一個已開發國家的格局而言),所以我才這麼的無法接受。

    另外,我覺得難看的點在內文都有明確指出,我相信這和「作品所要表達的東西」應該不一樣……而是他真的很膚淺。他用很膚淺的方式來表達巫女系統(獨裁體制)的不合理,真心讓我覺得我不如去看幾本政治哲學論。就是因為他基本方向我贊同,但方法太爛,所以我才會看完之後在這邊吐槽,否則我應該是直接棄追啦。(嘆)

    嗯或者你是要說他們的目的是要我們去看幾本政治哲學討論教科書……那他們真的贏了。只是我還是沒有去看。ww

    總之謝謝你的意見分享!

    LTMLin 於 2013/09/23 01:54 回覆

  • 謝明翰
  • 首先,在故事末尾有提及日本的境外充滿大量難民,僅有日本靠著巫女系統維持昌盛,所以東亞地帶發生巨大變化,導致日本從民主國家過渡成由巫女系統主導的獨裁政體是有可能的。我認為問題在於動畫中關於PSYCHO PASS的施行的描述太粗糙,人民和執法者對巫女系統的全然信賴和崇拜,很難看出這是一個剛經過巨大變革的社會。(從前警官轉為執行官的征陸智己的年齡來看,巫女系統的運作時間應該不超過30年。)

    在PSYCHO PASS播出之初,我就覺得色像和犯罪指數的設定存在著很大的問題,這套系統的判定原則大抵上建立在辨別犯罪者的精神狀態上,但只要有人能做到不被犯罪影響精神或是不視犯罪為犯罪,系統的辨別能力就會失效 (而其後確實出現了聖護等人)。我當時對這部動畫的期許是好好的弄一部警匪劇,不要觸及到有硬傷的部分就好,畢竟這在日本動畫裡算是少見的題材,但遺憾它還是很傳統的去挖開了世界觀的核心,而且還給了一個糟糕又沒必要的裡設定。另一個問題是這部的劇情安排太不現實,尤其是當聖護用一干拙劣的方法破壞秩序,還全部奏效之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吐動畫裡的維安機制,還有巫女系統怎麼能在這麼脆弱的體系裡屹立不搖。

    不過優點還是有,這部氛圍塑造的不錯 (主要是神音樂),戰鬥上也有不少出彩的橋段,只是劇情上的槽點太多就是了。
  • 我覺得我就是吐上幾萬字,也比不過您這篇回覆,我要給您三十張座墊。
    真的,他如果好好做個警匪劇,那麼大家都會開心,但偏偏就連惡意的塑造他也做得膚淺脆弱。他的社會簡直是建立在群眾無智商這個前提上。Orz
    謝謝您的回覆!

    LTMLin 於 2015/02/19 01: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