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我好久沒有寫心得了,就算有什麼想該該的也都丟噗浪上,實在是……基本也就是語言組織能力低弱、打字速度銳減,整個人都不像人了這種程度的白痴。這就是現代社會養出來的小孩……對不起,是我爛我還牽拖。

  但今天我看到一部我打心底想推廣出去的電影。雖然我覺得「今年最好看的電影」仍然是逆光飛翔,但我相信他有本事在國外影展拿幾個小獎回來,不用擔心他的知名度或什麼,更何況有流行樂曲的加持,諸如此類的總之我雖然在噗浪和臉書上強力推薦,但並沒有特別打算為他寫個心得。
  ——沒什麼特別的心得想寫也是真的。那部電影很漂亮,不只是故事內容,我最欣賞的還是他的畫面呈現與音樂表現,但仍有屬於台灣電影(或小成本製作?)特有的攝影缺陷,所以我只能說他是好看的台灣電影快去看。

  至於我今天看的這部,就是要寫心得想辦法推廣出去的電影。這部電影叫「機器人與法蘭克」(點擊看預告片),一個得到阿茲海默症的老人,與他的管家機器人的故事。乍聽之下很老梗,但我覺得這種老梗議題中,他仍是創出了新意:不論老人照護層面,或是人類與機器人的相處層面。這是一部,完全靠劇本與演技讓你開懷大笑又止不住眼淚的電影。

  當然,這很可能和我對親情議題與老年人議題特別脆弱有關係。但不管怎樣,我推薦對這類議題有興趣的大家去看一下。我真的,可以說是從頭哭到尾,我覺得我抓住了這部電影所有的哭點——當時明知道看這部電影我一定會哭,但我還是堅持要看,事實證明我沒有做錯;雖然我哭了,但我是在感受極為豐富、情緒極為飽滿的情況下哭的,這樣的眼淚,就聽閱經驗而言是美好的。我好希望能將這分經驗帶給我的朋友。

  很傷心、很難過、很痛苦,但卻是非常好的電影體驗。

--

  看完這部電影,最讓我難過的結論是:老年人最後都會被我們拋棄。所謂的老人,就是再也不能表達自己,因為風光不再而失去自信,生活作息會因為失去活力而變得散漫髒亂。再沒什麼比失意的老人更令人痛心的了他無法從任何親愛的人身上得到本來能得到的成就感與被需要感,他會孤單、挫折,強烈的需要子女的照護,但子女也有自己的世界需要照料,他們(我們)無法全心全意照顧一個失智、生活幾乎無法自理的老人家,而偏偏這樣的老人沒有子女不行。

  這種兩難在我們身邊時時刻刻上演著。好像曾經有個醫療(或急診?)類型的日劇曾經討論過這個議題,男主角當時這麼問:你要為了這個老人犧牲掉自己的全部嗎?

  可能我們很多人都做不到,但其實我們很多人也都努力在做。因為那是我們對老人家的愛。

  到最後我們會覺得將老人家送到養護中心去對他最好。也許那樣老人家的生活可以得到照顧,但面對各個和他一樣即將步入死亡、生活孤單、寂寞、空虛的老人們,這樣的環境他要怎麼快樂起來?就算孩子們偶爾會來看他,在其他孤單的時間裡他要怎麼快樂起來?

  我希望老人家能快樂。所以我一直哭。

  這部電影裡,法蘭克的兒子帶了一台管家型(其實是老人照護型吧)機器人給父親,這樣他就不用每週花10小時來回父親家與自己家,可以花很多時間陪自己的妻子孩子。一開始法蘭克當然排斥一台機器人,認為他沒有心、沒血沒淚,甚至有可能在他睡著時殺死自己。這是老人家對照護型機器人非常典型的意見。(笑)法蘭克鬧彆扭的方式非常可愛,活生生就是各個家庭常見的硬脾氣老爺爺:幼稚,讓你非常、非常困擾。

  但最後,機器人比法蘭克的兒女更能帶給他快樂,因為機器人願意和他一起做那些他不可以和子女一起做的事情,那些所有他不能和子女分享的事情。因為機器人的陪伴,他取回了年輕時的氣勢、自信與成就感,他的生活變得規律、身體變得健康、腦筋變得靈活,各方面顯示有機器人在,對法蘭克的健康有絕對正面的效用。

  對法蘭克而言,機器人是他的同伴、朋友、玩伴,儘管機器人一直告訴他:我是沒有生命的。比起子女,他更喜歡讓懂他的、和他有共同秘密的機器人陪伴;於是他對機器人投注了非常程度的感情,甚至窮究一切地將自身技藝傳授給他。

  ——法蘭克是登記有案的高明竊賊。他偷竊不是為了賺取金錢(當然不是沒有這個成份),偷竊之於法蘭克,也就是自信與成就的來源:他只是想找回年輕時經歷過的刺激。但法蘭克自己也知道偷竊是有問題的。他不是不懂,只是就是想偷、想測試自己的實力、想挑戰他人的實力,這是法蘭克的個性。所以他用一套說法說服自己,僅管他自己也不相信,但他確實能夠因此規避自己內心的罪惡感而持續行竊,以填滿他內心的空虛。

  而他的朋友,機器人,能在這個領域中給予他認同,幫助他重新建立起自信。

  我看著機器人逐步得到法蘭克的認同,看著法蘭克恢復自信與活力,我一邊萌著機器人與法蘭克一邊痛心疾首淚流不止。法蘭克是那樣淘氣的老人啊!他只是淘氣啊!但他所做的一切卻是那麼的不能原諒。

  法蘭克的女兒看著父親與機器人相處的方式,笑著說覺得他們像一對寶。在事情發生之前,或說事情攤到陽光下之前,法蘭克是用很快樂的方式與機器人相處,那明明可以是個很有趣很可愛很溫馨的故事。

  如果可以,真希望法蘭克能在機器人與子女的陪伴下安養天年。但他如果是這樣的故事,我不會哭成那樣,更不可能發狠也要寫篇部落格推薦。

  以下,就是,非常嚴重的洩漏劇情。關於機器人與法蘭克。我感觸最深的段落,我不說明劇情就無法平復的段落。

  機器人開始是這樣對法蘭克說的:如果你因為吃起士漢堡而死,那我怎麼辦?我失敗了,就會被送回原廠,清除記憶。這是法蘭克對機器人產生感情的契機:為了不讓這個機器人被送回去、被消除記憶,他決定配合機器人的「生活規律運動」:早睡早起、定時運動與吃健康的食物。

  之後機器人陪他偷竊,並向他保證:為了能和你建立信任,我判斷只有我們能知道的事情,我就不會告訴別人。於是法蘭克覺得自己得到了可以信任的同伴。他年輕時無法將自己最有自信的技巧分享給自己兒子,但現在他得到了可以認同他、可以聽他說且願意替他保密的機器人,於是他甚至將自己對兒子的愛投射到機器人身上。

  法蘭克其實不記得自己兒子。也不記得他女兒。但他對著機器人說著往日風光的時候,會用兒子的名字稱呼機器人。

  繼第一次合作偷竊後,法蘭克將目標放在更大的物件上:那個冒犯自己的雅痞的百萬珠寶。機器人認為這項目標會對法蘭克帶來負擔,於是要他「提出思慮縝密的詳細計畫,受他認可後才能執行」:也就是給了法蘭克考驗,結果法蘭克便開始享受調查過程中受到機器人稱讚的瞬間、以及計畫完成後機器人認同的瞬間,以及最後完成目標後達到成就與滿足的瞬間。

  每次偷竊後,法蘭克都會感受到強烈的罪惡感。「我到底又做了什麼」,每每清醒,他都只能看著贓物自問,最後將贓物放進暗櫃裡不再觸碰。他對機器人說:他只偷最小的、價值最高的,不會對任何人有影響,只損失到斂財保險公司。這就是法蘭克說服自己的方法:沒有人因此受傷、大家都不會有困擾,他只偷一點小東西。

  但他偷走鄰居的百萬珠寶,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警方的電腦系統很快判斷他就是最可疑的那一個,而為了躲避警察的糾纏,他甚至用「他快死了」這種爛藉口,把因為長年照顧他而深感疲憊的兒子叫來,用他引警察們入套,讓警察就此失去監視他的藉口——但警察們無法在法蘭克的房子裡找到贓物與證物,不代表證物不存在。他們想到了可以從機器人的硬碟裡取得影像資料,那就是證據。

  法蘭克慌了。機器人曾經告訴過他:我的記憶將會危害你。要他在銷毀證據的同時,一併毀棄機器人這段時間的記憶,但法蘭克不願意。他不只一次要機器人不要說「我不是生物,我不是活著的,我其實不在乎記憶被清除」這種話。他平時不聽這個話題,出事時更不想。

  機器人是他的朋友。他寧可傷害自己兒子,也要保全這個朋友。若機器人失去記憶,代表法蘭克又將孤單、失去同伴、失去他所愛的所有。

  但當他被逼到走投無路,鎖在自己房間裡思考著是否要從二樓逃窗,帶著他的朋友一起,機器人卻建議他:清除我的記憶,這樣你才能執行下一個目標。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法蘭克犯了錯才造成的,但機器人卻用「偷竊對你的健康有益」這種理由,鼓勵法蘭克消除對他最不利的證據,然後再幹一票。連法蘭克的兒子都憤怒地說:如果我拿到那些贓物,我會親手把你交給警察;但他的朋友卻重複了法蘭克那個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爛藉口,支持法蘭克繼續犯罪。

  於是法蘭克醒了。他眼前的朋友,真的不是生物。它只是機器人。它沒有感情、沒有道德感、沒有判斷力,它的一切一切都是程式所設定,只為了讓法蘭克恢復活力、維持健康。

  清醒的法蘭克瞬間失去所有慌亂,剛才還像個無助老人的他,用平靜的態度面對「機器人」,要它告訴他如何才能清除記憶。

  機器人當燃沒有猶豫。只要法蘭克問,它就會回答。

  那個機關在背上,於是法蘭克與機器人做了最初也最後的擁抱。

  「我就知道你可以關機。」法蘭克說。他終於,擺脫了他一開始就不想要的機器人。

  而我只能哭。

  最後法蘭克還是被家人送進了療養院。竊盜案因為失去證據,想必是無疾而終。電影的最後,法蘭克結束了與他似乎認不得的親愛家人的會面,當他們笑著跟他說再見,而他回房時看見其他老人身後跟著與他之前有的那台同型的機器人,他看著它們,眼神中表露的複雜包含著懷念、痛苦與放下,最後進了他孤獨的一人房。

  我想,法蘭克再也不會同意兒女給他帶來任何照護用的機器人。機器人就只是機器人,而他禁不起再一次失去。

--

  我真的,哭了好久好久。老人的孤單寂寞、老人的失意喪志、老人的病弱衰敗,都是我最不能承受的橋段。

  真的就是,很傷心、很難過、很痛苦,卻非常好的電影體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