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太久沒寫部落格,「發表新文章」的按鈕在哪都找不到了﹍﹍(喂)

  話說前陣子,學長因為TOX的發售情報,在噗浪上貼了PV,順便貼了幾款經典TO系列的主題曲,瞬間我就被TOD萌到,加上很久以前葉子大人曾寫過TOD的遊戲感想,儘管那份文章隨著葉子大人的遷站而散佚,回憶那段內容,卻讓我突然變得很想玩這款遊戲,便上網把PS II、導演版遊戲片和二代中文版一系列都給買回家,過著只要是假日就TOD一整日的生活。當時的我覺得傲嬌里歐小少爺萌死了,也覺得一副屌兒啷噹其實無比忠誠的夏露提耶(劍)很可愛,打心底喜歡這一對守護者,好一陣子噗浪上都是廚噗。TOD真的是款好遊戲,不論角色塑造、劇情發展、系統介面(戰鬥與聊天),都是我玩過最精彩的一款;或者該說「元素很豐富」才對。不是複雜或繁瑣,是真的很豐富。

  於是,八月底就買好的「時光之輪10」光影歧路就這樣被我放置、放置、放置和放置。不打電動的時候我就看漫畫,包括屍鬼、朋友推薦的舊漫畫,也看卡通,包括少女革命、各種新番經典,當然也看小說,譬如TOD劇情書,另外是「龍紋身的女孩」這本我看了快一年了才終於看完——前半本花了快一年,後半本只花半天。總之完全沒有時光之輪介入的空間。

  是說前幾天,終於看完龍紋身的女孩,漫畫也沒有什麼新刊,覺得時間寶貴也不想找舊漫畫來看,裝置電腦也覺得麻煩,於是覺得時間到了,時光之輪不拿來看,太對不起我對麥特的愛和喬丹爺爺在天之靈﹍﹍說是這麼說,在序章我就遇到了難題,包括「這個人是誰」和「現在是怎麼回事」。
  其實我也不是對劇情忘得一乾二淨,但序章寫的是情勢變化,也就是時軸以外的人的狀況,敘述角度則是由遠而近慢慢趨近時軸,由於距離時軸太遠的人實在很難被記住,一開始根本難以進入狀況。有一會兒,我覺得難道是我忘了劇情,但當我進度離開序章,進入麥特篇的時候,什麼事情我都想起來了,證明我也沒有忘記太多,至少麥特的部份我一點也沒忘記。(本來戲份就不多)(凎)

  一離開序章,我整個人都醒了。狀態就像龍紋身的女孩的前半本與後半本的差別,序章我可以一個小時只看三頁(其實沒那麼誇張),離開序章之後因為主角是麥特,翻書就跟翻漫畫一樣快地全神貫注,期待著他老婆(還不是)什麼時後會出現。

  麥特是個很愛逃避的男人,而我尤其喜歡他那種傾盡全力逃跑的樣子,尤其在他承認自己是時軸,知曉命運早已註定之後,也還是要嘗試逃走的那種不甘願,最能牽動我的樂趣與喜愛。泰琳是否也是用這種心情在寵愛她的小鴿子?那種盡全力逃走,但最後還是會屁顛顛地回家的小鴨;嘴上說著不願意,但根本完全習慣而且適應的傲嬌寵物。他根本生來就是要讓女人玩弄的。

  有時候我覺的兩河農夫和賀坦特村民有強烈的相似度。他們有自己強悍的正義與規矩,不管性格如何,該做的事情絕對不會躲避。麥特從清醒以來就不斷在逃,小時候逃離兩河想到大城市,之後逃離白塔而到提爾,知道了自己連留下或離開的意願都受到屬於時軸命運的操弄,因為逃走而到了屬於他的戰場而成為將軍,假裝巡邏實則逃走卻帶著勝利被小隊簇擁回來;他不會因為自己是為了逃離命運而出走,就在命運面前放棄自己。命運要他做的正是他願意且覺得必須去做的,他想逃走但他必須救人,他想逃走但他必須(總會)贏得勝利,他想逃走但仍然看見死亡,想延後那一天卻不斷看見。

  他逃走是為了能自己操縱命運,但他的每一次逃亡都受到命運驅使。命運讓他擁有闇帝的運氣,但利益總是帶著風險,他的運氣是命運為了讓他解決難題而存在的,若沒有這種命運困境,他也不需要那種運氣。所以當他找到逃離艾博達的方法,就變成必須帶著他未來的老婆一起走,儘管他的人生宗旨是不結婚。

  我喜歡這個明知躲不過,卻仍不斷掙扎的男人,用屬於自己的思考方式而決定逃走的男人。就算是晚個一秒也好,能遲一點點也好,能拖就拖,能躲就躲。儘管他的脫逃計畫總是徒勞無功,但他不能不逃,因為這是他對命運的唯一反抗;因為如果不逃,他可能就再也不是麥特.考松。
  只有逃離命運的過程,才能讓他確認自己還是麥特.考松,而不是記憶裡的那些別人吧。

  總之,從在提爾進了門被預言開始,滿腦子「天啊我會結婚!?」的麥特實在非常可愛。憂慮了這麼多集,現在老婆都在眼前了,還能拋開外敵內亂、專注於對婚期的擔憂,期待著能晚個一、兩年也好,這種思考方式真的很適合他。那一瞬間我對他的愛膨脹到破表,恨不得每一頁都是他的戲份,想多聽他抱怨,想多看他表現,想多感受他內心的恐懼——對死亡、對戰爭的恐懼,還有自己竟然決定面對這一切的恐懼。當時我重新確認了,里歐少爺那小鬼算什麼,麥特果然才是我的真愛。

  然後,下一章突然沒有麥特,我就決定闔上書本睡覺去。(菸)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