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得一蹋糊塗,夫妻吵架也是我的死穴。總之這種東西都是我的死穴啦!我看「真愛旅程」也超入戲的。

  --把這部電影定義為「夫妻吵架」搞不好又有人會有意見。(煩躁)但我,就是,不喜歡,男主角,和這所謂的,快樂結局。

  我不介意劇情出現外遇、夫妻分手、甚或虐待動物(這裡大概是真的會有人有意見,你知道動保團體跟十字教會一個樣子),但不介意不代表不會感到難過。比如說吧,最近新聞說有位貨運業者殺了一條狗,我無感,但我不會覺得這位先生「做得好」。

  解釋的部分,言盡於此。

  至於這部電影是不是好電影,我覺得技巧方面沒話說,除了走向結局的某個關鍵跑太快,讓我覺得輕重不太協調之外,純就「電影」層面他真的不錯。
  但我不喜歡劇情。

  我看得很投入,所以我可以說我「不喜歡劇情」。但這不代表我「討厭這部電影」,至少我願意為他寫心得文而不是吐槽文……儘管有很多想吐槽的部分,比如說我差點以為我在看BACCANO!(火車+禁酒令XD),還有康乃爾先生你為什麼不把期末考和證照考完之後再上路,還有你們夫妻調情幹嘛要個第三者在旁邊看,最重要的是:人家只是問問馬戲班為什麼會結束營業,你怎麼能拖拖拉拉講這~麼長一個故事,主角根本搞錯了吧--諸如此類的。XD

  以下捏他。

--

  其實因為我一開始就吐槽,所以有點難以融入這個故事。我真的不懂雅各為什麼不完成學業之後再踏上遊民之路,雖然他可能是在馬戲團工作過後,確實了解自己的專業能有的應用項目,才打算回學校考期末考與獸醫證照,但身為一個名校學生,你怎麼會不知道先考證照再出去工作會有利得多……(頭疼)(大概是沒錢過日子吧,但難道沒有朋友嗎?)總之,因為如此,我對男主角一開始就缺乏同理心,不管他後來表現如何聰明伶俐搶眼有魅力,在我眼中都還是個康乃爾(和團長同步意味)。

  更糟的是,我不知道男女主角的互相吸引,除了賀爾蒙以外還有什麼別的理由。女主角就像是為了追求年輕的肉體而離開丈夫,男主角就像是為了追求美女的性而追求人妻。這就是我之前所說「我不喜歡這所謂的快樂結局」的主因。
  因為男主角和他身邊事的發展不被我理解(畢竟是靠了主角威能得到戲班的喜愛與大象的偏愛),我無法融入以男主角為主線的劇情,但是,我融入了團長線的劇情。

  在我心中,團長才是主角。

  他是要養一整列車的家人的團長。為了自己(或者也算上其他人)的生計,他必須殘酷而且殘忍:他必須將沒有生產效益的員工丟出火車,他必須鞭打動物訓練他們耍把戲,他必須讓動物即使痛苦也能上台表演;他的不仁慈是生活與經驗訓練出來的。從「大象」的事件來看,他和男主角產生了強烈的對比:他認為拿棍子打大象,才是訓練大象的不二法門,對他而言這是經驗法則,但男女主角皆不這麼認為,並據此對團長產生了排斥--直到最後,團長被大象殺害,多數人都會覺得團長死有餘辜,誰叫他虐待大象。
  但我不覺得這代表他沒有人性,比如說他有一整車的美女,他眼裡仍只有自己妻子、比如說當男主角殺了他的領頭馬,他那假裝要將男主角丟出火車的行徑,就是他特有的幽默(也是個下馬威)、比如說當他覺得未來有希望,他立刻準備一套禮服送給男主角,邀請他與自己的家人(妻子)一同用餐,這都是他表達「喜愛」的表現。他們只是在對待動物的方式與理念上有所衝突,卻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悲劇。
  (但大象之所以能用波蘭國語接收指令,這難道不是訓練來的?這之中是否有「虐待」,難道不能推斷嗎?男主角只是接受了前人的恩澤罷了。先以鞭子訓練他們,等他們「聽話」了再說他們「好可愛」,這樣的人沒有資格抱怨別人虐待動物。)

  在「團長」之前,他還是個懦弱、自卑的男人。他怕他手上擁有的一切會在下一秒全數失去,所以他掌握的力量就越發專制。「恐怖」是所有馬戲團得以成立的根本,他自己也是這樣成長的,在他內心自然也存在著相當的恐怖。而他最恐懼、最擔憂的,就是自己的妻子,他一手訓練出來的台柱,我相信他心中有一部分認為自己配不上這麼美麗的妻子,才要以「掌控」的方式將她留在身邊。
  儘管女主角認為,團長是在對方可以為自己帶來利益時才對人好的唯利是圖的男人,我也不能否認他確實有這種天性,但我很肯定他不是因為女主角有成為台柱的天份,才跟他結婚的--他是真的愛她,只是他的愛情只能以「擁有」來表現,畢竟在那之前,他還有強大的自卑無法跨越。若他真將女主角當台柱來利用,這女人跟男主角外遇的同時,他也能以略施薄逞的方式掌控男女主角,讓他們一面心驚膽戰地廝守,一面替他賺錢;但他沒有,他忌妒、他傷心、他生氣,最後逼走了最賺錢的台柱與獸醫。

  我能接受團長對忌妒的表現。有些人展現忌妒的方式極為醜陋,但團長卻選擇以尖酸刻薄的話語羞辱妻子,而在那同時,他自己自然也受辱了。以ACG常見的屬性來說,就像傲嬌,在說出傷人的話語的同時也傷害了自己--當然這樣形容就好像團長變可愛了,終究不是那麼回事。我只是覺得:團長雖然是故事中的惡役,但他不是「壞人」。

  看來強勢的團長,其實沒有那麼複雜。他是非常簡單的男人:事業成功、軟玉溫香在懷,他就滿足了。有些人就算有錢有女人也不滿足,硬要奪取別人的一些什麼,但團長真的不是這樣。看他因為賺錢笑得開懷,我忍不住要喜歡一個這麼簡單就能得到滿足的男人;爾後,看他傷心,自己能感受到的傷心更是加倍。

  「瑪蓮娜不理我了,她不原諒我了,你能不能幫我跟她說說?」

  一開始,我不能理解他怎能這樣請求另一個男人,尤其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有意思的時候;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團長根本沒有查覺這兩人的展開,他默默地沉浸在滿足的幸福當中,只要妻子願意搭理自己、願意對自己笑,單純的夫妻相處他就能覺得幸福--所以當他開始攻擊男女主角,冷嘲熱諷於他們的暗通款曲,我並未替女主角抱不平,因為我知道團長沒有惡意,他只是傷心。他一次被兩個人背叛。

  他只是個傷心的老男人。一個把辱罵、毆打當作情緒排解方式的傷心的男人,最後連毆打也不夠,當被他丟出車外的雇員放出他的動物,造成他的馬戲團面臨崩解,他情緒崩潰,只好殺了眼前那讓他愛到發狂的女人--我之所以不選用「又愛又恨」,是因為我知道殺意的根本不一定要有恨。有些愛最後只能用殺害來解決,而他們終究走到了這最不幸的一步。

  所以我哭。我眼裡只看見悲劇。乃至後來,男主角與年輕團長用豐富的笑意談論這些過去的事,更讓我情緒無法平復--男主角得到的幸福,只是快樂結局的假象,而占領電影3/4劇情的故事,則是一對夫妻因為不能互信、無法扶持,最終導致崩解的悲劇--所以,為什麼你們能笑著談這些事?因為男主角得到了美女與大象,安然度過了大蕭條,最愛的家人至死都有自己陪伴?

  若把男主角當成主角,那他就會是拯救女主角的英雄;但若把團長當主角,這樣的結論根本是荒謬。

  如果團長能用別種方式表達傷心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TMLin 的頭像
LTMLin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imi
  • 我也覺得男女主角的天雷勾動地火我完全不懂也感受不到|||b,一整個不搭。
  •   就荷爾蒙作用啊,男主角看女主角一眼就硬了。= =

      所以最能感動我的只有團長。(掩面)

    LTMLin 於 2011/08/26 15: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