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要寫一下這樣,因為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我好像真的滿厲害的嘛?(不要自戀,噁心死了)

  總之,這次能拿到佳作,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是從1,201篇論文中選出來的74篇之一喔?比我當年大學轉學考的錄取率還低(其實我選了錄取率最高=報考人數無敵少的科系這樣,然後分組競賽的錄取率也不能這樣算就是了),當初接到通知說入選,還覺得只是隨隨便便選一篇出來的恰好的運氣,但總量有1,201篇,就偷偷覺得自己也很厲害了起來。

  其實我在寫論文的時候,也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根本是神作(其實是神經病的作品無誤),但全部寫完之後,就開始覺得自己到底在寫什麼東西,陷入莫名其妙的低潮中。是說,低不低潮也無所謂了,畢竟學術這條路已經和我無關了,但總之就是這樣。所以入圍的時候才覺得,嗯,搞不好跟大學入學一樣,因為報名人數少,才讓我好運矇到入圍……

  但仔細想想,我也滿厲害的嘛!畢竟這論文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湊出來的,從研究方向到範圍設計,然後問卷設計、程式分析、結果解釋與推論,從頭到尾不曾假他人之手,連內文字句都沒有旁人插手的餘地,從無到有完全是自己填出來的東西,然後,這篇獨立程度很像大學報告的東西,嗯,得獎了。
  (也不是說都沒指導老師出場的機會,只是他對我很放任,採取所謂「關鍵性指導」--就在很關鍵的地方隨隨便便說個幾句話,瓶頸就掰了那樣的神奇。怎麼會這麼神奇我也不知道,搞不好我在寫論文那段日子真的很瘋狂)

  就是說,我自己胡搞瞎搞弄出來的東西,內文充滿了「本研究推論」而被口委認為「很特殊」的論文,某種程度而言,受到肯定了。

  都到這種程度了,我還是老實一點覺得自己也真的有那麼一把半把刷子好了。

  --不過都過去了,從今以後我要在家當菜蟲。

--

  頒獎典禮過程滿有趣的,因為一般管理佳作群是第一批上台領獎的,頒獎人就是必須第一個走的大官,於是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曾先生的手。其他人都只能握某某大學校長、教務長、學院長之流(←人家再怎麼說都是學術界第一線的英雄,說這什麼話)的手,但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的手啊哈哈哈哈哈!沒去報告沒機會爭取優勝只能拿佳作的我們這些一般管理佳作群,某種程度而言也是勝組啊哈哈哈哈!

  咳,廚到這理也該結束了,總該說點正常的事。

  是說決審當日我因種種事故不克參加,頒獎典禮本也想讓學長陪同(或者乾脆叫學長頂替),但學長臨時跑去看醫生,我只好像孤兒一樣自己前往從來沒去過的徐州路,怯生生地報到,孤獨地選座位,裝作毫不在乎落落大方地翻閱《龍紋身的女孩》。我的後面坐了三個學術人,是某位得獎者的親友或老師,我的隔壁坐了兩個同校系的得獎者(後來才知道是跟我同組的佳作群,因為我的名字先被念到,必須跨過他們走向舞台,孰不知我後腳才走,他們前腳就跟上來啦!真好玩)。開幕典禮長輩在台上說著沿革與期許時,聽著隔壁與後座分別聊得歡快,內心慢慢泛起的真的是無限寂寞。
  雖然這不代表我希望老師陪我來(嗯,我真的不希望他來,翹掉決選的學生有自覺知道沒臉見他),但聽理事長拐了一個大彎就是想說句成語,這個發現卻不能與任何人分享,無限寂寥。但我真的很能裝得很淡定,
做出女王姿態,聽著台上人一句接一句。(喂)

  不過不是每件事都這麼悲慘,一直到頒獎典禮快結束,才發現另一個家族的老師有帶著學弟妹來。看到熟識的老師、可愛的學妹,突然變得好開心,拿到手的獎狀與獎牌也終於有辦法當場和佈景來個合照--早點發現他們,也許就能在頒獎同時來個實況了說。但最後不是悲涼的結束,而是盡情地聊了天,像個小孩一樣坦率地在會場表達喜悅,真覺得一切仍然如此美好。果然好事一定要找到機會與人分享,不然再好的東西,也會覺得根本沒有意義。

  但孤獨地來的並不是只有我,許多優勝者非常幽默,竟有本人因為各種理由無法到場,而指派指導老師上台領獎這種事--當典禮提供時間讓優勝者發表感言,我們聽到「大家好,我是某某某……的指導老師」時(他還真的故意語氣中斷XD),全場歡笑的氣氛讓台上台下一片和平輕鬆;本來以為放指導老師一個人上台領獎已經夠過份了,最後還有人請學弟代為領獎:「大家好,我不是某某某,我是他學弟,學姊要我幫忙轉達……嗯,先這樣。」--先你個頭啊!沒有後了啊!你學姊要你轉達的東西你到底有沒有完整說出來啊?XD
  就這樣,好好一個頒獎典禮竟有一堆笑點與吐槽點,讓人覺得年輕的學術界真的很可愛,充滿了活力與希望。

  默默地我覺得大部分人背後都有一點故事。像那個代學生領獎的指導老師,當年也在這個舞台領過佳作,結果學生帶一帶就拿了個優勝回來;而有位學姊,於論文途中遭逢父喪,在各種坎坷中完成論文而取得優勝,這些都是他們人生中值得記住的一頁。

  至於我可以記住的,除了我握到了前教育部長地手以外,大概還有驚覺自己已經成為「穿習慣高跟鞋之後,穿平底鞋就不知道怎麼走路」的那種人,以及拿大腿襪替代褲襪的自己真的好聰明這種事。嗯。(從套裝穿回短褲,老師就說:喔唷,突然又變回小孩子啦--這種說法不知為何讓我很開心。w)

--

  獎狀與獎牌,指導老師也有一份,但竟然要由學生填寫獎牌的寄送地址,獎狀更是必須學生自己先帶回去。是說,大家都畢業了,誰還想回學校找老師啊?(囧)於是百年的教師節餐敘,我只能跟學姊要一個位置了。想也知道同屆的那兩屆(聽不懂啦XD)絕對不會來陪我,我只好跟下一屆的小朋友一起裝無辜惹。(菸)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