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是個不太作夢(記得夢)的孩子,總是一覺好眠到天亮,唯一記得的夢是個惡夢,那已經是小學的事了(大概三年級?),裡面滿是現實生活中的同學,但就是很可怕。大概是有個同學的朋友讓我覺得很害怕所以會變成這樣的夢……當時我還從夢裡驚醒,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來這樣。當時我就覺得我是個不夢則已一夢驚人的孩子(蝦小)。

  但長大後,就慢慢會留下夢的印象。如果清水玲子的《最高機密》沒唬爛,人類做的夢偶爾會有那種壯烈到難以想像的格局,但其實會留下印象的夢好像都比較生活化,比如我某台大圖資友人體虛殺手丁,他會記得(寫出來)的夢都是有角色有劇情的;但我根本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到的都是在考慮中的問題。

  嘛,不是人生的問題,都是些小事。譬如我這次就夢到跟娘親提起要不要讓我的親親好同學住我家上班(意思意思收個房租這樣),但我娘跟我說我外婆可能天天會來住,還說她來日不多……

  我對我的潛意識稍微有點絕望。

  不過本來就是有邏輯的東西比較容易記住就是了。所謂「有邏輯的東西」大概就是現實中可能發生的合理事件,因為有這種預期心理,才有人能做出「預知夢」這種東西吧。

--

  今天中午過後要回淡水~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