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看完的當下,並沒有什麼想寫讀後感的宣洩需求。老實來說,就是結局並不受我喜歡、也沒有當初看完後傳那種「終於告一段落」的滿足感動,感想自然不豐;但刺客系列畢竟是讓我堅定西方奇幻領域的領頭羊(以至於對「時光之輪」情有獨鍾),即便活船比較像外傳,和刺客本身沒有什麼關聯,對我來說仍是刺客的一個部分;加上,很莫名的,我非常喜歡的角色在BBS或某些心得區中被大眾當成雷角色,諸此種種讓我頗想為他說些什麼。
  雖然我覺得該等到重看後傳之後,再來寫這部分的感想會比較透徹,但後傳與活船的牽連甚低,又懼於看完整套活傳的內容又要被忘得七七八八,如此說來怎麼堅持也是無用,閒著無聊乾脆就來寫。

  --其實最主要是我懷疑我快要把溫德洛記成溫洛德,或者已經記反了。(掩面)

  我覺得「魔法活船」之所以好看,一來是劇情多軌同步又環環相扣,分散各處的主要角色們在各自的舞台縱情表演,看似脫離軌道、再也無法歸順的行動與發展,最後卻能成為導向結局的關鍵,出奇不意的情節層出不窮,讓人代入後便無法淡出;其二是因為裡面錯縱複雜的人物關係,有許多感人肺腑的部分,不只是兩性關係的迷惘,家族關係的矛盾更是。
  興許因為「活船」是個家族事業--家族活船必須有具血緣關係的子女在船上才得以甦醒、出航--而以貿易為主要商業活動的繽城,擁有「活船」的早期移民自然形成具有勢力的「世家」,當繽城的規則因為「外來文化」而逐漸改變,世家所擔負的家業、聲名等,皆由身為主角的子女們(或父母、祖父母們)傳承與轉化,而成為重要的劇情開展,讓人知道就算是最幼稚的孩子,也能夠比父母還堅強。

  這樣的說故事功力與寫作能耐,真不是尋常可見那種僅能描寫單一人物群、單一立場甚至單一事件演進的故事可以抗衡的。我甚至看不出羅蘋阿姨到底算不算有埋梗,這裡寫寫那裏畫畫,突然間一切都湊在一起,就一切都圓滿了。

  (以下不劇透寫不下去,請自行走避。)


  在人物關係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父子」這一項。「父親」這個角色在「魔法活船」裡是戲份少到可憐,幾乎只是印象名詞,但對人物的影響極其深遠,關乎所有故事人物的行動準則。這邊的父親不僅止與凱爾,還有老維司奇、甚至柯尼提(喔他戲分可多了)、柯尼提之父與養大柯尼提的那個海盜(名字忘了),他們對身為主要角色的溫德洛、柯尼提、艾席雅甚至貝笙都有著遠大的影響。
  而所有的父子關係,除卻溫馨的維司奇父女,我最喜歡的是柯尼提與溫德洛。就算柯尼提對溫德洛懷抱著不潔的心思(這真的不是我的妄想(抹臉))、就算只是為了填補他自己的不堪童年,至少他發自真心要保護這個少年,並讓溫德洛成長為強壯的男人,光這點就很夠了。

  所以說,我最喜歡的角色果然是溫德洛。雖然看許多討論,他彷彿是除柯尼提船長之外,得到最多罵名的人(甚至有人說討厭溫德洛更甚於討厭柯尼提……),但整個活船三部曲,溫德洛是唯一一個讓我從頭喜歡到尾的角色;其他角色如經典的麥爾妲,多是後期才驚覺其成長之劇烈而興嘆,只有溫德洛,從一開始就是完整的,我尤其喜歡他那能看透事理的清楚邏輯。

  所以儘管故事主要是圍繞在艾席雅周圍,並藉由繽城的轉變完整了龍的故事,我也執意要把溫德洛當成故事的主角--事實證明,我的觀點即是作者的用意之一,畢竟他才是琥珀要找的人,只是最後她找到的艾席雅。雖然我以為,以溫德洛之能,以及他的境遇而言,他不需要琥珀--白色先知--的建言,便已能走在他應走的道路上,這就是我所認為的完整。所以琥珀最後給他的,也只能豐足他心靈的遺憾,而非什麼指引。

  尋找溫德洛的,會將艾席雅看成溫德洛;而尋找艾席雅的,就將溫德洛看成艾席雅。這對姑姪的人生若沒有倒轉,海蛇不會回歸,海盜諸島不得立國,而最後弄臣也無法取得鳥羽皇冠。這一切都是因為:出海去的不是艾席雅,而是溫德洛;僅是這個「錯誤」,便成就了通篇的傳奇。但不論字裡行間、讀者觀感甚至其他角色的情感,都看不見這個「溫德洛如此重要」的認知,好像他出現在那裏不過就是個湊巧,而他自己也不曾以此居功。

  因為他一切都只是遵照莎神教諭。我覺得沒有什麼比心智完整更能得我喜愛的了。因為他是莎神的教士,他從故事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誰、將要做什麼,即使受了那些不可理喻的打擊,也仍能堅持本我而不隨波逐流;而他在故事中的迷惘,不是因為他不夠成熟、耍著小孩子脾性,而是因為他太了解自己是誰,而執意要以原本的藍圖來完成自己的任務,卻不知在他必須登船的那一刻,舊有的計畫早已不合時宜。
  他認為他遭遇到的是讓他遠離莎神的考驗,而後來他理解:這才是莎神要他行的道路,他注定要遇到「莎神的工具」,成為他的助手。許多讀者認為他這是改弦易轍--心底清楚柯尼提是個人渣,卻在他面對威脅時挺身而出,宣言揚著他是救世的明君--卻不知這是他深思熟慮後的決定,畢竟他親口對依妲表明了自己的慾望、親口對受柯尼提侵犯的艾席雅承認了自己的不義,他是看清了自己追隨著的柯尼提的本性、也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才去做的。當下讀者應當要能看出他的覺悟才是。
  (我甚至認為,作者是為了讓讀者理解他這番覺悟,才寫出柯尼提侵犯艾席雅的劇情。不然這實在太無謂了,總不是要逼讀者腐得一踏糊塗吧!每個人都看得出來他最想上的是誰啊!Orz)

  是說,看著一個純良美善的少年先遭受身體缺損的打擊,後又被父親安上代表奴隸的刺青,從完整的教士變得殘破不堪、卻又遵從信仰,以家族遺傳的堅忍與固執堅持自我,最後成長為擁有統領四方的大將之風的海盜船長;怎能不感動、怎能不萌?我認為,在溫德洛與柯尼提的關係裡,「經歷上的父子」勝過了「血緣上的父子」,才能讓他為自己有能力「繼承柯尼提」而感到驕傲,令雙手染滿血腥也不懊悔。他雖然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海盜,但內心仍是探求真理的教士,這就是柯尼提這位言傳身教的「父親」為他做的。

  而比起描述隱晦的父業子(女)承,作者對兩性關係的描述則是強烈且鮮明。若要說還有誰會在錯綜複雜的故事路線中以如此龐大的篇幅描寫兩性關係,首推「時光之輪」系列的羅伯.喬丹,但要說他把兩性關係寫得好嘛……只能說,這麼涇渭分明的種族鴻溝可能真的不是誰都想像得出來,但要誰能看著故事中的男女互相抱怨對方的不是而不覺得煩,我會稱呼他老大。
  相較之下,「魔法活船」的兩性關係倒是成熟許多,不只是女人可以展現自己強和精明的面目,包含女人的軟弱與不得不需要男人協助的部分,都清楚明白地寫出來了。和某些以弱勢角度自怨自艾後故作姿態地「反抗給你看」的幼稚全然不同,不在女人的角度只說男人沒用,更不在男人的角度只嫌女人壞事,雖然多少有吹捧女人本事(凸顯傳統刻板印象的打壓)的嫌疑,但兩方不論敵對或合作,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竭盡所能的英勇面貌,才真正凸顯兩性或眾人在缺點與優點的磨合與互補之必要--至少和時光之輪相比,活船裡的人物性格甚至傷後反應都讓我舒服很多。

  和正傳或後傳相比,活船是個極富娛樂性的作品,幾乎每個人物都很擅長正面思考,更可怕(?)的是,幾乎每個人都能走出陰霾得到屬於他的快樂結局,幸福美滿。有人說,「魔法活船」是個成長故事,看著每個人物從最初的鬆散、幼稚、不平,演變成凝聚、成熟與堅定,光是這個過程就夠讓人安心平順開心的了,何況最後所有的問題竟能迎刃而解,分散四處的家人得以團聚,迷了路的孩子能成長茁壯並找到目標,讓一切結束在一片祥和之中,甚美甚美。

  --但對我而言,這完美的結局根本充滿了缺憾,因為我的人生都在追求萌少年溫德洛,其他人多圓滿干我屁事啊!我要知道他在海盜群島是怎麼過日子的啊!真討厭。平平都是維司奇,為什麼就溫德洛的後話這麼少~~~(痛哭)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