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是木木病/廚,繼魔法人系列(雖然第一集就是買不到)後,又把正在連載的「溫柔的愛我」前五集從網拍上抱回家,之後買貳盡島的時候應該會連第六集一起抱吧……大概就是這種程度。

  對魔法人系列,其實不過就是很多年前看過某一集,而對整個系列產生好奇心進而變成執著,這種執著和不久前看了「溫柔的愛我」,再跑去把奇幻雙胞胎看完後,對作者的好感度加成,而變成一種虛幻飄渺的迷戀與不甘願,總結成耍性子般地想擁有的欲望。

  以下有捏。

  西德利德系列,雖然沒看到第一集的兄弟鬩牆與言歸於好的部份(就是我根本看不出他們兄弟感情不好,只看到西德努力溺愛利德Orz),但某些橋段還是可以誘發我一看再看,尤其是西德性轉的畫面嗚呼呼呼呼--不對啊我不是要講這個。(扶額)
  總之,雖然西德最後以「獲得新生所以變得堅強」為理由,又由女性變化回男性,悠然自在地過日子,但在搞不懂王子的心態的狀況下,讀者也只能默默遺憾感傷啊。我真的覺得木木和XX茉莉一樣對結局的處理非常不擅長--幸好是比後者好多了,至少這是結局。

  是說王子明明覺得跟西德在一起是他嚮往過的幸福,幹麻不說出來呢……不過也是因為兩人許久沒見,那種幸福的幻象不過是童年回憶的一種,在重新與西德認識相處後還未發展出真實的情緒,整個幻想領卻因為女王的希望而轉動,才讓事情變成不下決定不行吧。卡列德不打算改變別人的想法/意圖,但他關心西德,想幫著西德與利德過平穩的生活,才對整體事件提出協助,至於兄弟倆所選擇的未來,他不牽涉其中,不論他們是否有意選擇他。
  於是西德與利德紛紛選擇了回歸平日生活,讓這一切變成生命中的插曲。利德照著西德的提議,要讓幻想領的魔女回歸正常社會,而堅持不變回女性姿態--在這點我覺得不過是個習慣,以及逃避自己對醫生的感情……無法承受所以利用魔法改變自己/他人的姿態,這就是魔女的邏輯。在這個面向上,利德實在是徹頭徹尾的魔女。
  而對西德而言,雖然我不知道他想放棄一切而面對的究竟是哪件事,不像只是要解決被自己殺死的艾德的問題,而是有更多的「什麼」。譬如最後大家回到了醫生的家,利德說「這才是回家的感覺」,但西德卻沒辦法這樣感嘆。就算有利德在,那裡也不是他的家--爸爸不是他的爸爸,醫生也沒如他需要的那般關心他,一切都像麗娜說的,他過著寂寞的生命,想讓他幸福,帶他走似乎是最好的。他就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
  因為他覺得自己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所以儘管大家都看出卡列德對西德的關心有意超越兒時玩伴的程度,只要西德不這麼認為,卡列德就不會輕舉妄動;大家都按兵不動的結果,就是沒有人離開原點。但兄弟三人內心的疙瘩,隨著九集的進度一點點的切開、去除,也許一直到最後,「無法回到過去」的西德與艾德也能適應這嶄新的相處方式,如利德所以為的和解吧。

  「這樣幸福的光景,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許多故事常有這樣的感嘆,而木木畫出了這樣的結局。不若以往是在不平穩的基礎下建立的假象的幸福,而是希望他們兄弟三人是真的在人類的世界過著普通人類的生活;而且不只是兄弟三人,造就一家人一切悲劇的整個魔法領與魔法人族群,通通得到了這種「平凡的幸福」,而不再思考著血緣延續等責任問題,引發更多同樣的悲劇。

  但我相信只要是讀者,都會希望卡列德主動一點,雖然西德的天然/自卑防衛真的很難攻剋沒錯。看他在魔法領要消失前,因為害怕而不小心想到卡列德,讓對方得以找到空隙進入西德所在的快要消失的空間,西德那一臉認真的道歉的模樣……媽啦我都快哭了。Orz 道什麼歉啊是人家想來找你的啊~~~~踏馬的拜託你多愛自己一點--(痛哭)

  魔法人系列大概就是這樣。充滿了遺憾,卻也覺得這樣還可以。

  至於「溫柔的愛我」,與其說是遺憾不如說是震怒了。

  一樹你這傻瓜啊!!!!!!!!!!!為什麼不像你哥哥這麼聰明?!(痛哭)

  「溫柔的愛我」和魔法人的故事不同,沒有那種與生俱來的悲劇,而是人生與家庭與現實造就的一群怪人(女裝癖異性戀、中性雙性戀、對女裝沒輒的同性戀)的小型的戀愛故事--雖然是那個樣子,但整個故事一直到第五集,所有人都呈現莫名的單戀/遊戲狀態。我想讀者的怨氣最後會全部集中到變態身上,想問他為什麼可以知道自己是變態,卻沒發現自己根本是恐女症的同性戀,還忽略種種跡象河蟹自己喜歡朋友的事實(錯認自己的慾望內容),並持續和每個人過度親密。Orz

  對於木木這種明明在戀愛卻還是像朋友一般相處,大聲喊著「愛我」卻根本不敢前進也不敢相信的劇情慣例,我感到好疲憊。

  這種執著真不知會持續多久,不過為了可愛的小直我會加油。w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