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混下去一月就要過完了……二月寫一月的事感覺很糟--但說混,也不過十天而已。

  距離拿到畢業證書,不過十天而已。總覺得恍若隔世啊。

--

  1/10口試後我有多焦躁,好像前幾篇網誌提過了。但讓人驚奇的是,我花了僅僅三天就把這些問題給解決了。只能說,真要做的話,沒有什麼是真正可以阻擋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果然有一番道理。尤其在論文皮必須選金黃色的時候。(欸)

  其實寫完到上傳,花了我一天的時間。不是說上傳很花時間,而是寫完的當下,我真的什麼都不想做;但收尾的動作總是要有的,像大部分小說故事寫完之後總得來個後日談,光是當下結束是不夠的。但上傳之後,又花了整整五天的時間--前幾天是系辦辦活動,太忙來不及審核,最後一天是我上傳與登記的內容一直有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來來回回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讓系助理幫我按下「通過」那個按鈕。在這段漫長的等待期間,我只能和周小柔一起在研究間看韓劇「還想結婚的女人」,一部一開始還滿有趣的,到後來就覺得很煩的連續劇。(XD)

  而審核通過到領畢業證書,就只花了一天。半天印論文、半天跑程序,畢業證書就到手了。

  只可惜某廖姓教授想早點回家,沒有看到他學生的畢業證書,也沒機會和他學生與他學生的畢業證書合照了。(攤手)(但其實除了我以外,也沒人和它合照過就是了,有夠寒冷)

--

  畢業這件事,稍微有點百感交集。四年半的時間,並沒有久到什麼地步,要說捨不得實在是說笑了。但隱隱約約就是會有些回憶歷歷在目,最可笑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事實與這樣的自己吧。如果說會有什麼依依難捨,那為什麼不趁大家還相處得來的時光好好的經營一下呢?但總之,這就是最後的結果。

  大學時期,倒沒什麼特別可說的,社團的朋友們很有趣,你們發的「畢業證書」至今還留在我桌上,不曾丟棄。研究所時期,雖說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外向活潑的一段日子,但還是少不了自閉的本行。一邊直來直往一邊想著「誰會為此受傷」那可真累,所以我是一面梗直一面自閉,所謂歡慶活動大致上都不想參加,慶生會也沒辦法打心底開心祝福。從大學活動開始,那種「目的為慶生」的慶生會我真的吃不消,反而是「目的為聚餐」的慶生會安逸許多。

  天底下每個日子都是一般過,特別要說誰最重要、特別要祝誰該開心,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因為這種個性,就像某個和我一樣說話耿直的愛家女孩說的,一不小心朋友都得罪光了。

  有些人好容易受傷。我也是很容易受傷的人,但我盡量讓這個傷害歸咎為「是我自己要這麼覺得」的,畢竟沒有人是要刻意去傷害誰,於是只要轉換想法,很快就能恢復健康。但有些人就不會這麼覺得,反而逼你要改變。那些是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忍不住要覺得:幸好我已經畢業了,有些事已經不用繼續面對。

  那些假裝自己很真誠,其實一直戴面具做表面功夫的人們。有些是表面上和善,讓人誤會「你們是朋友」,但其實只是偽裝過度的禮貌,在享受自己八面玲瓏的優越感;更可怕的是表面上感情很好,私底下就講你壞話--那真是可怕到不行。那種漸漸藏汙納垢累積淤泥的氣場,再待下去我一定發瘋。我寧可自成一格,也不想為了融入而跟著做作;但生活在團體中,做作卻是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久了,有些人就透不過氣了。

  那種狀況下,有些人曾經是朋友,卻突然就連陌生人也不如了。

  其實該說的話,謝詞中都寫得清楚明白。真的有過恨開心的時候,也真的覺得能這麼無憂無慮,毫不考慮人際關係的運作便傻楞楞地上山下海,非常非常愉快、非常非常真誠、非常非常青春,非常非常像學生。要說捨不得,就是之後,再也沒有這麼不顧一切的餘裕了。

  要說捨得,就是畢業,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

  走吧,走吧,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

  謝謝大家,陪了我半年、一年、兩年、兩年半還有不可思議的四年半,還有可能的未來。

  我先走一步了。:)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