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論文寫煩了。

--

  有些組織,做事滿迂迴的,以為只要把規定弄的模糊一點、標語弄得好聽一點,手法就可以霸道一點、觀念就可以無理一點。但說穿了,不過就是預算問題。

  本校本學期開始推廣所謂「蛋漿無菸城」計畫,於是撤掉吸菸區,希望蛋漿學子全部不要抽菸。這對多數不想吸到二手菸的同學而言,無疑是個德政(這句話我好像在哪裡說過科科),紛紛為學校這個維護同學健康福利與維持校園環境清潔的有骨氣的動作拍手叫好。然後,失去「吸菸區」這個國境的癮君子們,只好像某國家幾世紀前國破家亡時的狀況一樣,顛沛流離到其他國家,隨處圍個地方就當自己家。而因為癮君子只能處處為家地找個偏僻的地方假裝附近沒有外國人就開始解饞抽菸,擁有地權的一般不菸者聞到菸味時就會憤怒:不是說了無菸城嗎?是哪個白癡智障這麼不尊重人,膽敢在我國抽菸!於是菸與不菸就開始真對彼此的尊重問題開始戰了。
  雖然透可版上並沒有真正的戰文,大家都盡量理性面對,但行文或回文或推文的角度,大部分仍是單面的,讓人看了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讓不想接觸菸害的人吸到二手菸,這無疑是癮君子的錯。誠如每次討論菸害時一定會提到的:二手菸對健康的問題之論述,在公眾場合隨性抽菸絕對是不適當的;但「抽菸」本身,卻沒有對或不對可以或不可以的立論,有的只是「觀感」問題。在這樣的基礎下,沒有人有權力要求其他人「不要抽菸」,至少單憑學生組織不行。若學生組織可以,那搞個學生義民團,看到有人抽菸就衝上去圍勸,那癮君子在學校犯戒的情形絕對可以有效減少,問題是學生們沒人進行這樣的組織,暫不討論是否怕麻煩,主要原因是他們自認沒有這樣的權力,害怕自己的立場反被受譴責者顛覆,所以不會這麼做;但說真的這樣做並不是不可行……至少比在網路上嘴砲有用多了。
  總之,本文的基本假設是:抽菸或不抽菸,是個人的選擇,絕對不該阻止或強迫;而需要討論的是:抽菸者要不讓不菸者吸到二手菸,該怎麼做。

  基本上抽菸與二手菸害是個絕對互斥的議題,因為有人抽菸就絕對有菸害、有菸害就等於有人受害,但在「抽菸自由應當被尊重」的前提下,無論如何都必須有協商的空間,於是學校曾經設立吸菸區,讓有菸癮的同學能在自己的領地內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而不願接觸二手菸的健康寶寶們則退讓一步,不要進入那道國界;為了在滿足癮君子的需求的條件下,讓不菸者必須做的退讓達到最小,學校將吸菸區設置在一般人不管有事沒事都不會去的校舍屋頂,以及雖然有可能會經過但不管有事沒事都不會走進去浪費時間的福園迴廊等幾個地點。吸菸區的設立,對癮君子來說無疑是個德政,但很遺憾,部分癮君子不曉得感激,弄得吸菸區隨處菸蒂,嚴重破壞校舍美觀與校園環境,於是學校對這群不知感恩的白癡們施以懲處:取消吸菸區,讓蛋漿大學走上頂尖無菸城的高道德之路。

  乍看之下貌似很合理,但不知是否有人看出其中矛盾的端倪?沒錯,在這則線性規劃的案例中,因為增加「維護校園清潔」的限制式,學校求取最佳解的方法是把最初的條件式--讓癮君子得以排解抽菸之生理需求--整個給砍掉了。就線性規劃的邏輯,這根本不合道理,畢竟若兩條限制式就讓題目呈現無解狀態,直接砍掉條件式並不是解題的正確手法,正確應該要調整資源,或者是對各個最接近最佳解的解決方案進行多準則評析,選擇「最接近最佳解」的「最適解」。
  為什麼我說「取消吸菸區」並不是最適解?理由很簡單,有個限制式的要求完全不滿足,即學校沒意願滿足學生的需求。這種規劃無疑是錯誤的。若要滿足所有限制式(環境與吸菸v.s.不菸者的權益),個人認為在吸菸區增設菸灰缸及清掃人手--就像垃圾處理區因為垃圾數龐大而增加垃圾桶與清潔員工的清掃次數--將可有效滿足兩道限制式,以達到最佳解;也就是增加「吸菸區消費」這項人工變數。

  但基本上,吸菸區設立當初就該規畫足夠的菸灰缸及清掃人員,之所以缺乏規劃、甚至問題出現後仍不願增加,我可以想到的原因,只有「吸菸區消費」這道人工變數,在學校的資源規劃中,恐怕是「≦0」,在求不菸者最小退讓的目標式下有規劃違背,所以學校乾脆直接改解,將目標式改為「預算最小」,而限制式為「支持學生-反對學生(癮君子)≧0」,最佳解會變成「取消吸菸區」。這完全違反當初規劃吸菸區的初衷,無視部分學生需求,讓蛋漿大學自身成為「不吸菸者才能就讀」的道德學校。
  但學校不願自己在他人眼中的觀感是「拒收吸菸生」的大學,於是僅在校園內宣導「本校政策為『創造蛋漿無菸城』,所以請同學不要在校內吸菸」,而非直接告示「吸菸者勿入」,但實際上卻以硬體措施張顯自己對吸菸者的排斥與不尊重,並任由邏輯不周的反菸道德魔人與不菸正義魔人對癮君子發揮他們的魔性進行強詞奪理的論述,將罪責轉嫁於吸菸者,而非規劃失當/不願增加開銷的學校。這就是學校進行「規定模糊化」,以隱藏自己施政不周全的錯誤以及想降低預算的本心。

  在弄不懂學校的自私政策、也看不透自己根本不懂什麼叫尊重的情況下,不菸者在學校的隱性操控中成為校內大黨,義憤填膺且自以為是地以「尊重」及「權利」為論點,譴責校內所有的癮君子同學以及願意接受癮君子習性的其他人,甚至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無視他們所需要的「尊重」與「權利」。我真不懂他們何以認為自己的立論言行站得住腳。

  在我看來,要完成「蛋漿無菸城」,應該進行校內立法:吸菸者當以死刑(退學)論處,亦即直接無視癮君子有人權、可自主操控身體、有利用菸品慢性自殺之權利一事,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當然,此行有個更大的法條擋在前面而宣告不可行(自然是我們偉大的憲法),據此,要求校內全面禁菸不也是根本的不可行?但不願回歸最初的求解問題的學校,只能選擇以最模糊的方式模糊所有不合理的作為,再藉由根本沒發現這一切不合理的不講理的反菸人士們的盲目掌聲來驗證施證的正確與否。只能說,學校這不合理的政策確實是政治正確的政策,畢竟歸根究柢,就是不把吸菸者當人,事情比較簡單啊。

  據此擴大解釋:當你發現自己的權益受損,不要意外,因為對那些主動行為人而言,你不是人

--

  不要問我這篇文章是啥小,我也想問。(艸)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