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最近(?)會覺得很厲害很想繼續看的,多是這種類型的輕小說,但要說最近,也不過是我個人的最近,實際上這些書都已經出過好一陣子了。

  以前幾天才終於看完的《戰鬥司書》為例,完結篇根本是暑假的東西,更別論第一集到底是多久以前了。這部已經連卡通都沒人要討論了,我卻是這星期才終於看完。累格的藉口要多少有多少,倒也不用特別找個合理的說嘴。總之,除戰鬥司書以外,還有差點要看的《DuRaRaRa!!!》與《Baccano!》,貌似都是以非單一主角構成的故事。
  不是說這種故事很少,但「角色多」和以「非單一主角為架構」,對我來說多少還是有些不同。不論「角色多」或「多主角」,在構成上面,多多少少都會有個一以貫之的存在,讓讀者知道「他就是主線」的主角;但以我看過的《戰鬥司書》,和稍微看過的《Baccano!》,都會讓人陷入「到底誰才是主角?」的困惑中,後者在這方面更有難以匹敵的成就,就是看著《Baccano!》,根本不需要考慮「主角」這件事,你只要跟隨事件的條件與發生狀況來感受結局的撞擊便可,至於誰在其中擔任什麼角色,等你能從那個混亂的故事中取得絕對客觀的角度後,再慢慢思考也未嘗不可;但《戰鬥司書》和《Baccano!》的狀況不同,這故事幾乎每一本都有一個主角,每個主角寫的是不同的故事(也就是屬於主角的「書」),但這些不同的故事,到最後卻能串成一個結局。
  能作到這件事,也是到後來,才瞭解一切都是石劍的功勞。因為它想看完成為魔王的救世主的故事,於是把與之相關的人物的故事(書)傳遞到有可能延續這個故事的人手中,並看著他們的行動與結果,於是讓救世主的故事能走到結局,也就是「成為書」。

  我覺得《戰鬥司書》很精彩,一來是文字閱讀的感覺很好,有種日本小說(更尤其輕小說)中少見的扎實感,二來是這種「主角與故事」的關連性。主角們有自己的故事,但囊括這些故事的母體,卻與主角們沒什麼關係,但結局卻無庸置疑的是母體的故事。看完的瞬間我有種可笑感,卻又不得不佩服作者在安排架構上的能力。雖然要說是他出人意表,不如說以「死亡」為故事寫下續篇的作法,真的太少人願意嘗試、甚至是從來沒想過的吧。啊,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出人意表。所以我上面的形容詞到底該改成什麼?(喂)

  總之,當我在研究間看卡通,而同學問我「這個人(哈繆絲)是主角嗎?」的時候,我真不知如何回答。

  沒錯,代理館長確實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但以故事的角度而論,她是主角嗎?但要說她不是主角,那這些失去了她就無法完成的故事,又算什麼呢?可縱然如此,我也沒辦法說哈繆絲是故事的主角,畢竟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有在她能力發動前後,故事說明了她身為道具的來由與作用,以及使用這份能力的舉止之外,就沒有以她為重心的敘說了;但話說回來,從「戀愛爆彈」到「世界之力」,只除了「神之石劍」、「草繩公主」、「虛言者的宴會」與「絕望魔王」這四本作為中繼或背景/設定說明的篇章外,每一本書的成立,都是仰賴哈繆絲之手。幾乎每個部份都是以「殺死哈繆絲」為重心而產生的。

  所以同學一個普通的問題,就讓我陷入了苦惱。這真是個有趣的故事。

  會這麼有趣,一定是因為這故事總是把「已死之人」與「將死之人」作為主角來述說之故:行動的總是活著的人,但行動的因由卻也總是已死之人,所以會死的人和已經死的人,才是故事的主角。
  而在故事的最後才得以幸福的哈繆絲,因為在過程中根本不會死,自然無法以「主角」應有的待遇出現在各篇章,反而是以完成故事的最後推手,以一個殺手的身分出現在每本書中。但她終究是成就故事的女人。

  就一個「死後會化為書、成為供人閱讀的故事」的世界而言,讓死人/準死人當主角,實在是個非常恰當的選擇:讀者在讀的,就是這個人身故而化成的書--也因為故事的走向與撲梗的方式行就得是這種教條,畫家才感嘆「封面有很大的機率成為遺照」吧,因為,在該篇章擔任主役的人不可能不上封面,而擔任主役也與死相距不遠。也許就是有這麼個比美田中芳樹的殺人魔作者,這套故事才格外地有趣味。
  但和田中芳樹不同,我覺得作者非常仁慈。至少死者們是身為主角、或者有所作用而死的。就算是在戰爭中力盡而死,也只會讓我們肅然起敬,不至於向楊某人那樣讓讀者驚恐。

  而我讚賞戰鬥司書的表現,主要在於:明明每一本都是不同主角的故事,也就是讓讀者感受到每出一集便換個主角的難以適應感,但最後結合為一個結局的時候,卻不顯突兀;就算有覺得「根本不影響故事進程嘛」的人,卻因為這個人死了,而成為達成結局任務的最好用的工具。太作弊了這招,但也非常讓我感動。嗯,因為死人總是令人懷念不已,而夥伴們的合作無間也總是令人振奮激昂啊。
  這種感覺就像一篇篇的短篇集,突然之間匯流為大長篇的感覺。把之前的內容看作短篇的自己,就像沒發現自己的步伐對積雪結構的影響,然後突然就被掩埋了的山難者。自以為活在一片祥和中,卻突然就被天災滅頂,大概沒什麼事比這還要突然驚愕的吧?且不論山難的驚悚程度與悲劇性,《戰鬥司書》大概就有與這種衝擊比美的潛力。所以我覺得這整套故事是個非常厲害的故事。

  更重要的是,雖然每過一集就會換個主角換個角度換個事件,但因為有足夠的連貫性與目標感,可說是故事性很足,加上敘述手法足夠扎實、劇情進展足夠緊湊,結局的感動也還算夠,寫了十集這樣我可以原諒,還覺得相當充分飽滿。像《超人家族一家和樂》寫到第四集我就覺得好煩了,何況像《魔》系列那種從未拉近與結局的距離又沒有重心與動力的大作。(喂)

  至於要說這故事裡誰讓我印象最深刻,不得不說我真的覺得沃肯是個好男人。(掩面)看卡通(第一集)的時候,只覺得他是個天真到該早點領便當的無能者,但一看到小說,只覺得「哇靠哪來這種頂天立地的好男人」而感動不已。他可說是我既東尼斯之後,唯一感到「啊,竟然死了」然後衝擊了好一陣子的男人;而對東尼斯會有這種感覺,更主要是因為那是系列的第一本,完全被作者耍弄而掉入陷阱之故……雖然我也對他和絲柔的牽繫動容。但沃肯的離世,真讓我有種「天妒英才」的萬般遺憾。(菸)
  因為這種衝擊太深,以致後來哈繆絲怎樣我都不太想管了(反正好男人都死光了(誤)),又因為曾帶著這種隨便的心態看到最後一集,作者大作弊那邊我又再度受到衝擊。Orz 真有種不甘心的感覺,但又很高興作者願意這樣安排。所以,如果沒出什麼短篇集之類的東西,真的很難弭平我內心的憾恨不平……什麼DVD初回特典,是把國外讀者當作什麼啊!(淚奔)

  然後,以上說明與「神之石劍」與米蕾波可與阿梅爾沒關係。在那本的時候我因為煩躁而中斷了對《戰鬥司書》的閱讀,直到上次交了進度萬般焦躁才又重啟續作。我本來以為我不會看完的說,但真多虧了沃肯,我還是看完了。(菸)

  不管如何,我還是建議各位有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從「預知能力者與人類爆彈的遠距離戀愛」開始的故事。其實,雖然這是個充滿戰鬥與廝殺的故事,但說穿了,這竟然是個穿梭千百億萬年的愛情故事。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