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想上部落格罵罵人順便告白(是怎樣)的,噗浪又聊個一兩句那種怒氣就又不見了。(攤手)

  我只是覺得,身體都要自己照顧,因為自己的選擇而讓自己變成那種模樣,我沒有任何理由應該要說聲「呼呼不痛」,更有甚者,我應該帶著微笑說聲「自找的,祝你幸福」。

  那是個超任性的人。人很好,有才能(雖然她正處於「覺得自己是一事無成的廢物」的時期,但不管她本人承不承認,她在文在武確實都受到了相當的認可)受人喜歡,要說任性其實不太像,但實際上(對自己個人狀況下尤其)是個非常任性的傢伙。大家叫她不要酗酒、不要狂喝冰水、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但這些可能會讓她舒服一點的養生之道,她一樣也不想嘗試(或說一樣也不想放棄),而在痛得死去活來的當下,也未見她對自己曾經遭踏自己身體感到悔恨,只恨自己生來是這種生理構造。就這點,我也是服了她了。我倒覺得若她願意嘗試所謂的調養,花個一年半年的時間好好照顧自己,這些讓她哭爹喊娘(誇飾)的狀況絕對會舒緩很多,但也許與其放棄那些她行之有年且極為偏好的習慣,她寧可每個月狠狠痛上這幾天。

  這是選擇,每個人有權選擇自己最喜歡的生活方式,既然如此,在這個方面上我就不想再擔心她了,不想再讓自己產生「嗚嗚不痛」的難過。我真的應該笑著對她說:自找的,祝你幸福。

  就像有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的覺得自己墮落無能混帳的那種絕望。我們都知道這種狀況是自找的,純粹就當下那種絕望的心情而想哀號,但就只是想哀號而已。既然我們根本不想得到什麼安慰或振奮或激勵,那在哀嚎的當下,只要靜靜地笑著就好了。身為旁人的我們或什麼,一言不發大概就是最好的安慰了。

  在這種狀況下,我突然就想起當年那扇門從我眼前關起的瞬間。我不知道這世上有多少人有這個榮幸,能在眼前景物依然清晰鮮明的狀態下,眼睜睜地看見一扇門就這麼殘忍地闔上,遮蔽所有光芒於是只剩黑暗,然後繼續當沒事般地活著。那種立體感我永身難忘,畢竟我確實是親身體驗了這份心情。我不記得那是幾年前的事,因為在那之後的時間都沒有意義、在那之前的努力也沒有意義,從那天之後我的心境乃至實力都是靜止的。

  我沒有掙扎,是我自己的問題。或者,就算沒有大門關上的那瞬間,人終究會失去那股純粹,叫作熱血叫作拼勁的那份動力;好像那東西就是個氫氣球,儘管手握得極緊,終究會消氣--何況更多的時候,因為我們是這麼聰明,於是我們自己放開了緊握著不放的手,任由它往天際越飛越高、自己則柠在地上看它越飛越遠。我們知道放手的是自己,正因為是自己的選擇,於是墮落得更深,只能伸出手想裝模作樣的想著要挽回。

  這倒真沒什麼不好。畢竟是自己的選擇。這種時候,不管是對我自己或是對有類似經驗的友人,我都應該笑著祈禱,在已經是這種光景的當下,我們能得到幸福。至少還能得到幸福。

  畢竟,就算墮落成這樣了,就算是這樣的我(們),也莫名其妙的還是有人願意肯定。我覺得,儘管因某些狀況--現實、不可避免的同儕比較以及自己的不思長進--而感受到自己的極限,在大部分狀況下,我們還是存有實力的。所以才會死巴著可笑的自尊不放,認為就算是這樣的自己,也還是找得到什麼出路什麼進路什麼該死的路可以繼續往前走。只是現在還站著罷了,不代表不會開始往前走。

 

  這種廢話當然是月經文。本來只是想罵罵人的,自己也感懷了起來真是有病。

  對了,月經真髒話等級的有夠難搞。我才罵它不準時,這傢伙就毫無預警(?)的來了,現在整個下腹部都是那種東西的感覺有夠不平常。(絕對不是痛XD")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