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大人在噗浪上說: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喔耶!(其實不是這句話)我看了笑笑,覺得全天下的人都能睡得安穩幸福那真是最好。

  我這周的生活作息依然是不正常的,簡單講,我已經沒有昨天以前的任何記憶了,只知道醒來就已經是下午,等吃飯時間到就出去吃飯,東摸摸西摸摸,然後是該睡覺了。真要說哪兒是正常的,大概是入睡和醒來的時間:三點睡三點起,12小時真的很像我。
  結果今天一睜眼就是六點四十八,而且一睜眼就沒想閉眼了。簡直見鬼的清醒。

  我昨天沒有很早睡,大約快兩點。睡到不知道幾點,還因左胸口的陣陣刺痛而醒。不知道痛的是心臟還是肺,但反正是同一個系統,我也還沒死,痛的過程可能也沒想像中久,睡醒的時候一切正常--那這份疼痛就當作稍微做了個噩夢,日子可以一如既往。

  但大清早自然醒的感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好到我都要哭了。(這句話沒轉彎,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真要說和前陣子有什麼不一樣的,是我昨天終於又去跑步了。打放假以來一直沒去跑,我強烈感覺油脂在我腰腹堆積,感覺起來相當噁心。那種反胃的感覺簡直像強迫症,我充分理解我的精神是不健康的,但又覺得這樣其實真的很不錯,因為事實是我的體型也是不太健康的。

  早上的廣播讓我記憶了兩首歌:早安台北(錦繡二重唱)、耳機理的新浪潮(1976)。前一首歌讓我驚嚇:天龍國竟然真的有國歌!(對啊我是天龍人我們有國歌怎樣哇哈哈),後一首歌讓我想起我真的其實很喜歡1976,雖然這屆金曲最佳樂團沒給縱貫線而給他們的時候我極為震驚。

  「玩音樂玩了十三年,我們還是很愛音樂;我們雖然都三十幾歲了,但看起來還是很年輕。」

  這麼老這麼老的一個樂團,能歷久彌新奪得肯定,倒真是不得了。那首「耳機裡的新浪潮」我真的不是第一次聽,但這次聽著又一次被感動。和「早安台北」一起在腦中迴響的時候我就又差點哭了,這種情緒都是麼突然沒有道理,但既然有這樣的影響就會有它的理由在。

  「我曾驚醒來、我曾經睡著,我曾經也做過許多夢」是我記憶非常清楚的一句歌詞,當初也是因為這一句而記住這首歌。配合假振奮真奴役的「早安台北」歌詞,嗚哇,我幹嘛醒來。

  但其實我突然熱淚盈眶時腦裡閃過的是被「故鄉」殖民地背叛的M計畫成員,靠「活著」來給敵人打擊的「鋼彈駕駛員」。(默)我腦袋裡閃過的是他駕駛里歐協助聯合(?)打OZ基地時的那個段落。這真的超沒道理的。(掩面)

--

  歌詞請自己咕狗。

早安台北 -- 錦繡二重唱

耳機裡的新浪潮 -- 1976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imi
  • 想不到我的一則噗浪也可以造就別人一篇文章XXXD
  •   因為我今天「睡到自然醒」的時間是凌晨六點多,讓我覺得分外有意思。(菸)

      其實我滿常因為一些小事寫文章的,只是噗浪寫太多就……XD

    LTMLin 於 2010/07/23 12: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