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畢業典禮,應該會是我人生中的最後一次。雖然距離我真正的「畢業」還有大半年(我在民國一百年的一月才會畢業喔!XD),但我還是提前參加了97這屆的畢業典禮;就像我去年明明已經畢了業、進了研究所,卻仍要穿著(跟同學摸來的)學士服坐在家長席「參加」畢業典禮。沒有學長姊要送、也沒有學弟妹送,本以為這次會和上次一樣,找所有的老師所有的同學所有的學長姊所有的學弟妹到處拍個照看起來又忙又充實就算了,而事實也差不多是如此,但Dolly學姐和派大青他們還是出乎意料地送了我幾束花,好像我真的要畢業了一樣。

  穿著碩士服、坐在畢業生的位置上,不知不覺也覺得自己像個畢業生,那瞬間就感傷起來了。好像自己真的要離開所學校這個系所,但明明就還有大半年。

  在最後之前,領略到了最後的最後。嘴上總說著:畢業後要再聯絡,但那個「再」,終究是遙遙無期的。人滿為患的研究間,終究是走了一批換了一批,送往迎來的,一屆又一屆,日復一日。

  然後某天,我會默默地畢業、默默地離校、就此默默。

--

  本來沒要這麼感傷。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