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老骨頭了不要自以為還很年輕,到了早上就會知道自己其實是神經病;尤其是一大早有老闆課而且自己還是主要報告人而報告題目還是自己的碩論的這種狀況。Orz

  沒錯,我就是這個神經病,大家都說我超猛的;尤其在我碩論報告順利結束安然過關還被學姊與老師蓋章合格之後。所以本人我從那之後一直呈現「口試完的鬆懈狀態」,根本不想管下一動的進度,一路昏睡16小時。(菸)
  所以就算時光倒流回到星期二的晚上,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神經病)但是不是真的唱個6小時,其他人可能會重新選擇吧我猜,至少阿牛哥哥很想回到過去接受我的建議只唱三小時就好科科。
  (我是沒差啊反正我嗨到整個被記起來了這樣)

  是說那天不是為了唱歌才在下午四點半出門的,那不過是第二攤。但反正就是因為第一攤不夠瘋狂,才會有力氣意猶未盡跑去搞第二攤不是嗎?總之,在碩二好同學們一個個口試完畢順利畢業後,其中有人很想找大家出來聚個餐、好生慶祝這一切,順便緬懷一下這兩年的甘苦與情誼,在分道揚鑣不可追憶之前留下一個記錄檔隨時回溯。我和蘆葦喂雖然半年後才能口試,但和這群人也開開心心地相處了一年半載(沒錯就是一年又半年),此番分別被留下的我倆內心也是會懷著感傷的,於是死拖活拉地就跟去了。本次與會人數約莫11人,主啾柯寶寶很開心大家這麼給面子。地點是貴得要死的DOZO,味道還不錯,吃起來也沒有上次和我家水主去的和民貴,可就飽足感而言是差了那麼點;總之就是大家都覺得貴得要死下次有機會自己辦滿桌好了。XD
  但很好吃啊,壽喜燒超棒。(拇指)會覺得不夠飽一定是我們人太多的緣故。

  是說那天廖帶瘟同學牙齒不適不宜咬東西,所以有些肉啊壽司啊的就不太能吃,只能嚐嚐豆腐、玉子燒這類軟性的食物,大概正因如此,這傢伙超期待兩公升的生啤。= =所以兩公升的生啤一上來,一群人就圍著那桶酒互乾互灌,其中酒國英雌酒鬼李嘴上喊著自己要回家趕報告,卻還是在大家的激將法兼悲情攻勢下一杯接一杯地喝,兩公升的生啤真的不到半小時就被他們牛飲見底,讓我這個滴酒不沾的好女生(噗)嘆為觀止。據說這種光景不過是小Case,喔喔……(繼續喝果汁)

  因為DOZO很貴,這群酒囊飯袋並沒有酒足飯飽的感覺,但聊天倒聊得頂歡的(但我只是偷偷拿著長柄湯匙挖取APya姊的巧克力冰沙,喔,那真是超級好吃的,我也好想來一碗~)這麼吃吃喝喝好一陣子,感覺沒東西吃了又有點意猶未盡,不知哪個誰提議了該去唱個歌鬧個第二攤,主啾APya柯寶寶很開心地說她想去,而既然很難約唱歌的柯寶寶難得開了金口說要開金嗓(好你個物以稀為貴),大家哄起來就變得很想去唱歌了;於是應該要回家趕報告的酒鬼李瞬間被大家說動,直截了當地放棄了寫作業這項好學生選項,跟著我們這群死研究生衝回淡水好X迪。(好啦除了我和蘆葦喂(和APya姊和阿牛葛格),大家都是碩士了)其實不只酒鬼李,帶瘟、我本人明天也有報告(我還是超大的老闆報告科科),阿牛葛格明天早班,但一群算算足有7人的小組就沒一個把明天的事放在心上,呈現「報告?那是什麼?」的狀態一路談天說地回淡水;但我畢竟明天報論文≒口試,身為一個自我管理良好(=自我感覺良好XD)的傢伙,一開始就宣告「有座位拜託讓給我我要睡覺」,於是就在柯寶寶地銳利眼光下找到了回淡水的座位,一路睡到紅樹林。整群不要命的人裡只有我聰明伶俐知道要找機會好好睡。(拇指)

  跑到好樂X也不過才晚上10:20,一群人在大廳聊天待到便宜深夜再去跟櫃台買六小時+一打金啤(……),進了包廂就開始點吶喊系狂唱折磨喉嚨。是說APya姊身為K歌天后,只能說不是蓋的,當出現「想唱但不太會」的歌的時候,根本不用找遙控器開原音,直接「有請APya姊導唱」,締造「有黃APya,有什麼難的?」的K歌傳說。然後這個傳說很快就被蘆葦喂這死小孩打破,因為她點了一堆英文歌老歌台語歌嘻嘻哈哈地唱(還有中文唱成台語(來亂)、抒情唱成RAP←啊這是我幹的,那首歌叫「倒帶」,非常容易變成RAP XD),APya姐瞬間英雄無用武之地。(拇指)
  至於酒鬼李,因為不知為何點的都是單身情歌、失戀情歌(也就是KTV必點歌曲科科),每次唱完大家就開心地說「不要傷心,這杯乾啦」,於是啤酒又是一罐接著一罐、一杯接著一杯,連我也接到半杯的啤酒;不過我雖然一開始喝了一兩口,覺得喉嚨開了就點了五月天的春吶來唱(和APya姐唱和說真的還滿爽的),但之後那杯酒變得又酸又苦所以我還是連半杯都沒喝完。是說我本來覺得「既然喝兩口沒事,那要不要一如帶瘟同學(倒酒給我的傢伙)所言,試著喝半杯看看?」但既然變得這麼難喝那我也只好作罷。(撥頭髮)

  是說那天能這麼一路嗨到早上,蘆葦喂真的很重要,因為這個「瘋子」很努力帶氣氛,大家(我)又都很配合,該拍手就拍手、該叫囂就叫囂,加上APya姊的表現真的太棒讓我們歡呼得很投入,所以就算時間進入三、四點半彌留狀態,我們這間也還是吵到外面關著門都知道我們(噗),事後下午課堂上稍微聊到這件事,評語都是「她們超嗨的,就烏龜蘆葦和APya」(得意)←當時死在桌面上但耳朵是開著的科
  事實上我也不覺得我真的很嗨,只是事前蘆葦喂嘲笑我都只聽卡通歌(我無話可說,雖然流行歌也會聽,但最近真的只聽卡通歌),APya姊根據上次跟我去唱歌的經驗而評論我的歌單很詭譎(我才想說這高音女有病,明明聲音很不高,卻連千年之戀、死了都要愛都唱得上去還超級好聽),為了證明我和一般流行樂沒有這麼陌生,於是差不多每一首都盡量投入(大概是唱爽就把麥克風往右傳的程度(毆))會被當成很嗨,大概是捷運上有睡飽所以相對之下很有精神,又能配合蘆葦喂拍手歡呼之類的;但我得承認說那天我真的很盡興很開心就是了。XD

  不過「愛可以問誰」這首歌還是出現了沒人聽過只能孤單solo的狀態,幸好蘆葦喂後來有幫我應和,不然這首獨唱真的很乾;另外林隆旋、張芸京「怎麼可以忘了」就真的一人solo……這可是男女對唱APya姊!妳怎麼可以一句「這太新了」就捨棄我!!!(還是唱完了而且應該沒唱錯科科)不過「蝶戀」有人陪我唱還真是好啊……雖然只有副歌啦。(APya姊你的傳說怎麼弱掉了?)但總之我最驚訝的,就是當我最後(結完帳快離場那時)挑戰郭采潔「快一點」的時候,這首平時只能一人solo的快歌,APya姊竟然開心說「我會唱!」然後開始和我尬!!!竟然能和人合唱這首歌我超開心的,因為平常人遇到這首又快又高的都棄麥克風投降啊!(歡呼)而且APya姊說她在這首歌輸我,哼哼哼哼哼(隨便得意),她還說我在「終於說出口」最後的「哼嗯哼哼哼」哼得很準,哼哼哼哼哼(又得意)總之因為這樣我超開心的。感謝大家讓我這麼開心~(慢著這到底是為了慶祝什麼才出來的,從頭到尾都不干我事不是嗎?)(是說,嗨咖三人組也都還沒口試完啊……XD")(還有蘆葦喂最後那首RAP讓我這只機關槍佩服得五體投地Orz←我沒有要婊叫欲部的意思(錯字忽略))

  雖然我們嗨得莫名其妙,但並沒有獨佔麥克風喔。只是柯寶寶的歌都是在她走了之後才一首首出現(我們也就一首首唱),阿牛葛格更好笑是和APya姊對唱竟然唱女聲部而且唱很好(男生部就捨阿撇姊其誰了科)是說阿牛葛格應該也可以榮登K歌之王了(反正阿元沒在場),幾乎每首都會唱而且也是又準又好聽啊,只是因為某三人(或兩人)太嗨了隱隱被蓋掉。(拍)(所以唱歌時聲音千萬不可以小,不然會被蘆葦喂的內建擴音器裸音蓋過(拇指)是說,這傢伙拿什麼麥克風啊!

  然後走出X樂迪的時候發現天亮了我真是超驚訝。五點就天亮可能是夏天的定律,可現在是夏天嗎?騙人吧?(菸)總之,搭計程車上山之後,我還得進小七買盒枇杷膏隨身包和一盤沙拉,睡前一包醒來一包沙拉一盤吞掉,才有力氣和聲音在早上九點前進教室準備提報論文(……)說真的,也幸好我這次有準備口頭稿件,不用當場看著投影片劈哩啪啦胡亂講,不然憑我這只睡兩個半小時的混沌腦袋,根本會變得不知所云啊,再加上講到一半經常有種沒氣沒聲音的一副要往生的狀態,所以當報告完貌似問題不大而且胡搞的Rule貌似很有亮點所以進度順利過關,我內心一整個不可思議。這和我家M大最近越來越和藹可親可能也有關係就是了。
  (不過聽泱泱學姊說,我報告的速度還是很快時間也還是很短,怎麼我自己就這麼沒知覺呢……因為快往生了就覺得時間變慢了?

  總之,從星期二下午四點半出門吃晚餐起,一直到星期三下午六點上完課,中間我大概只睡了捷運上的幾十分鐘、凌晨的兩個多小時、講座課的一小時(第二小時就神采奕奕了),所以回到家看完卡通重播之後我就一路死到星期四的下午兩點多。(菸)
  也還好啦,不至於像上次五專不知道什麼活動之後,一路從下午五點睡到隔天下午兩點(我當時還以為是凌晨兩點,超驚悚的),而外出遊玩之後跑回淡水KTV夜唱也不是第一次(那次是到早上七點,更猛),所以這次的經驗,與其說是過嗨或糜爛,頂多也只算是「很開心」罷了。

  真的真的很開心。

  所以我現在應該要思考下星期的咪聽進度……(死)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同學,請問你是北商生嗎? 是否可以請教您有關於北商應外推甄面試的問題呢? 我想知道面試過程中是否全程皆以英文? 謝謝您的回答~
  •   不好意思耶,雖然我念過北商沒錯,但學制是五專,並不是研究所,也不曉得北商研究所推甄的慣例。很遺憾,幫不上忙。Orz

    LTMLin 於 2010/06/06 20:26 回覆

  • 路人
  • 來看您的心得不小心瞄到...

    大大居然也讀過北商!!??

    哈哈我是北商的學生目前專一XD
  •   哈哈,我從北商畢業已經很久啦!是90那屆的。(菸)(是說我有啥心得值得您來看的,我惶恐Orz)

      念書加油,北商真的是好學校,課程和老師都相當專業(雖然在學途中會覺得自己內心充滿惡意XD")我後來大學、現在研究所,都反覆感受到北商訓練之扎實。加油!

    LTMLin 於 2010/06/27 04: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