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會懷疑我到底有什麼立場說這個,而在我說這些有的沒的的同時,也思考著是否我也犯了同樣的錯誤,是不是根本沒資格指責這些事;但在我如此思考的同時,我就會自省並思考改善了吧,而這些事情若沒人出聲的話,就不會有改善了。
  但僅管如此,我到底敢不敢真的「說出口」呢?但反正也有人聽見我抱怨了就是。

  我要說的事情是「研究間的私有化」。

  管科所的研究間,聽說和其他學校很不一樣,是全管科所的人共用一間,沒有什麼「某某家族研究間」或「個人研究間」這種事,所以,研究室就像社團的辦公室,每個人配有櫃子,但桌椅、電腦都是公共設施。幸好我們還有配一間小教室躲在裡面,若有人想閉關或有小團體需要討論,都可以禮貌借用(沒人要用的時候就隨便佔領就是了)
  應該有人知道,每次當我佔領小間時,不管我在幹嘛,一年級好同學們就是不敢進來。大概我和海鳴老師一樣有威儀吧?(胡扯)但二年級好同學就不可能這麼臉嫩,看到不過只有我,還客氣什麼?(所以我也不曉得那些碩一的在客氣什麼……好吧,要把我當學姊就當吧,那我就擺個學姊架子)

  基於以上理由,我進研究間時都直接躲小間。因為總覺得若我人在外面,他們會感覺拘束或怎的;但偶爾我也是會想跑出來跟大家搭個話交際交際……以上廢話,總之,今天我真沒打算做什麼,於是我人就在外間,想說在靠門的那張大桌上用電腦,逛逛網路看看卡通翻翻論文畫畫邏輯圖試著操作程式準備挖礦--
  然後我發現,去年還可以伸展到桌子旁的電腦用延長線,被很多奇奇怪怪的沒有在用的電源線束縛在窗邊置物桌上。過去一看,是手機旅充電源線--說了沒在用,usb端當然沒有接手機。

  是誰啊把研究間當自己家了,手機充完電也不把電源線收好?我這麼一碎念,就有人告訴我那是誰的。一個和我一樣明明家就在隔壁,卻比我還常待研究間,忙碌於管科所各項所上活動而被迫荒廢自己休息時光、經常待到快天亮甚至天色大亮才趕緊回家洗澡上課的中流砥柱同學。

  真的,她很辛苦,莫名其妙連管科所研討會的海報也是她設計,我相信送舊迎新什麼的搞不好也少不了她,反正是管科所碩一生全體共用的萬能外掛;反正若她不在研究間,大家會懷疑:咦?怎麼搞的?但以上事項從來沒發生過,她只要沒課就會在「她的座位」上,忙碌著所上事務,甚至因此延耽老師指示的咪聽進度。(該同學指導老師:哭哭)
  譬如今天,我要把借來的東西放回櫃子裡,也得先移開人不在的她的座位旁的充當置物桌的放滿東西的椅子才能順利開櫃子。

  我很想問她櫃子是爆炸到什麼程度,能不能整理一下,人離開了就把放在外面的東西收好?研究間畢竟是公共場所,今天我不討論遺失物品的問題(這也不方便討論,反正目前沒有實例,沒必要特別去懷疑他人),但我身為使用這個空間的人,不小心就被這些「私人物品」打擾到了。

  所以我把那兩條電源線拆掉放回置物桌,才勉強讓延長線回到正常的崗位上,方便我使用電腦做事。我在想,暑假後來了一群新碩一,面對這樣的環境,他們敢不敢拔掉學姊的電源線而讓自己能使用延長線?

  不過延長線就算了,貌似只有我會在這張桌子上使用電腦,其他同學好像不常帶電腦來研究間工作的。(會這麼做的大都是碩二生,看起來啦,而他們會盡量使用靠櫃子(有插座)的大桌子或和我一樣使用裡間)但讓我覺得最莫名其妙的,是我事情做到一半,突然研究電話響起,我報了我們學校名號,來人就說要找「吳小姐」……我當然知道是找誰(還有誰?)但我總是想懷疑:你這傢伙是打錯電話還是怎樣?或者你是要找哪個吳小姐?但反正不管如何,當時在研究間有名有姓的就只有我一個(其他人都去上課了),當然只能乖乖說「人不在請找手機」;但校外人士打到研究間找某個人這種事,不知為何我很有種「領域被侵犯」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為公務聯繫使用研究間電話是理所當然的,但「連絡電話」也留研究間電話就怪了--就像今天這樣,你不能保證對方真的會在你人在研究間的時候打來,也不能保證不會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接到。難道其他人要成為接線生,要找她的人都找本小簿子寫好,等她進辦公室之後再做個總體彙報?也許是她對管科所太重要,多數電話(主要是從系辦)打來研究間也都是找她,對她和其他常和他在同個時間待研究間的人而言,「那隻電話」也約等於她的專線,那是個日常是個慣例是個約定成俗,但對我這個外圍人士而言,就是一個不可思議。

  後來這件事在下午就傳進她耳裡,我演講聽完回研究間,就被她抓著手臂說對不起。不過,跟我道歉有何用呢?我不覺得這需要道歉,因為終究沒有對不起我。某些角度而言,是我沒有容人之雅量--雖然我不過是覺得看不過眼。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