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高到我就連認真也不想了。(不是藉口)(好吧他其實是,不做該做的事,不管理由是什麼都是藉口)(哈哈我真的鬱悶)

  我家阿春姨小晴兒日前推薦(?)了一本書叫《辦公室》(連結為書們網站介紹頁點擊進入),同時討論了人生的虛無,和把辦公室當人生的莫名與不可抗力。我就在想,若我以「逃避一切」的心思而投入論文寫作,是不是就變成這種人了,為了擺脫虛無感而工作。

  但事實是,不管我這小腦袋瓜裡想的是什麼,該做的就是還是要做。

  那天聚會,大雙兒轉述劉兄不來聚會的理由:我在自閉期。深覺這個期間之好用,我也想這麼說了。雖然我不像某人一樣自閉到根本不想見人,畢竟能影響我強悍的社交面具的只有本小姐我自己的心情問題,另外就是談論話題的艱澀度和禮儀規矩……(你奏凱)

  前陣子是心沒收回來所以沒進度,現在是自閉太超過所以進度催不出來?哈哈。

--

  我要自己拿iMax免費兌換券自己去看魔鏡夢遊。哼。

--

  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卑劣。(掩面)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