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會看言情小說的……(先來消毒)這次的物件是架空的某BL套書。

  看完之後我覺得很糟,所以上來說說。

  買到雷書是很常見的事吧,大採購時買到雷書的比率本來就會增加,這也是合理的現象。

  但原本很喜歡,買回來之後越看越雷的,怎麼樣也不希望它合理。

  《浪蕩江湖》是我看過最雷的書,雷到我想掛繩。我喜歡趙小春那種隨便、自我卻無比天真、無比善良的快樂模樣,像他家雲傾喜歡看他笑那樣的喜歡。
  但就算我能接受醋罈子的人設和隱居的結局,我也不能容忍滿滿六本書的情話綿綿。

  除了我愛你、你愛我、我不離開你、你不離開我,你們沒話好說了嗎?

  早知道《烏衣魔教》和《烏衣教主》寫的是這等內容,我會讓這兩人的故事停留在趙小春掉下懸崖、三人(無誤)生離死別的那一刻。

  雲傾傷心了、蘭罄乖了、趙小春走了。這才是真實的結局啊。

  作者在後記說:她想表達出「趙小春成為魔教教主」這件事,卻莫名其妙跑了三本書。
  身為讀者,我才覺得莫名其妙。這趙小春成為魔教教主,有什麼意義嗎?他並非擔攬了什麼重責大任啊,教務什麼的都沒跑到他身上,畢竟他把烏衣魔教硬改成了「烏醫教」後,就跑去和他家美人隱居了不是嗎?這樣,他的身分是否是魔教教主,根本也重要了不是嗎?

   從蘭家人被朝廷滅族、獨苗蘭罄結束復仇決心放棄烏衣教起,這個「魔教」早已失去了牽制江湖與朝廷的關鍵影響力,縱然小春讓魔教脫胎換骨成為讓江湖人人稱 頌的烏醫教,這普世濟民終究有其界線,一但亂起來還不是很容易被滅教;在這種情況下放棄江湖傷重隱居,和「打輸了就跑」有什麼分別?身為小說竟然以這條路為結局,倒也是百年難得一見。

  所以我被雷炸了。後來那三本根本是「翻」完的,打心底很想把他們賣掉又懶得上網拍。= =

  剩著《罄竹難書》未看,貌似是那個在燕蕩山失蹤,愛人總不得要領、日子過得萬般痛苦、隨心不順心的蘭罄的故事;結果剛上PTT不小心捏到一些,赫然驚覺:告非,這教主大師兄走火入魔喪失自我後,根本也沒好過,通篇《罄竹難書》共六本,寫出來的根本也不是真正的蘭罄。

  那個嚮往雲傾的乾淨、疼愛小春的天真,一邊「關愛」著同病相憐的他們,自己卻不得不崩壞扭曲、憤世嫉俗、得不到一絲安慰與平靜的大師兄,從頭到尾也沒出現過幾次;貌似大家看見的,不過是個失憶、平凡的小黑。到了故事的最後,那個弄得自己不得不往死裡走的可悲的大師兄,也還是沒有一個好的結局。
  他就這樣了,自己把自己殺了,過著重練後的快活。

  雷!我真的再看那果熊的書我棒槌!(搥心肝)

--

  我不會蠢到上網找瘋兒ㄤ賴來自我安慰的……雷就是雷,我一點也不想看進眼裡。Orz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