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論是週期故,但每次都牽拖週期貌似有點過份。

  心情很差是當然的,但對朋友不好就是另外一回事。總之,有個人我最近對她有點差。不是她東西做不好--事實上她比我還要求,但我覺得問題可能就在於她真的太要求了--
  當然都是干我屁事的事,她就會覺得看不過眼並自攬重任,看她一邊忙碌一邊打瞌睡,不知為何我就是煩。

  當她覺得累的時候,剛好我又在她耳邊說話,她就會摀住耳朵,皺著眉一臉嫌棄:「妳說話可以不要這麼大聲嗎?」--沒錯,我聲音是尖了點,大概就跟菜市場同等級,確實是讓人不太舒服啦……
  但被她那樣講、皺著眉摀著耳朵,好像我的聲音是什麼毒藥這樣的,讓我有點受傷。

  有點受傷很多次就變成非常受傷。

  那天我跟外系夥伴借用研究間裡間討論報告討論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結束了那一切,動腦一整天讓我很煩,想發個呆但不想全然放空,就靠著椅子看她整理本組報告要用的投影片。只是盯著瞧,只是想在放空的時候眼前有東西在動(就上班族回家看新聞的那種心理),但她一直趕我走。

  我說,我只是想放空、想休息,真的不會打擾她;但她的意思是「我在旁邊看會讓她緊張」,意思是我在她身邊發個呆也是對她的一種干擾。

  連續幾天這樣,讓我有種:「啊,以後就別離她太近了」的感覺。

  然後我就無法對她好了。她建議我一句我就回她十句、她問我一句我則一事不理。她問我「妳是在嗆什麼?」我實在沒辦法告訴她「我只是很煩」,因為我跟好多人說過我今天莫名其妙的就是好煩好煩。
  當然可能是被她上課重覆碎念著老師上課的內容、嚴重打擾我專注,以及明明只有1/6的機會,她還是緊張得好像就是她被抽到上台報告一樣。最後果然也不是她。
  白緊張什麼,弄得我好煩。

  跟好多人說過我煩,然後她就是沒聽到。

  我好煩,不想再說了。

--

  我好像也對她這樣過,當時她也看著我覺得煩。

  煩啊,煩死了,一點聲音也不想要有。我就自閉嘛。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