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領域上,我敢說我功夫了得。

  我已經三度忘記自己明天管理理論要上台報告(又好不容易三度想起,真難為我了)。上一次的報告,我是在認真思考「隔天管論課要帶哪份Paper去看呢~(誤)」時,才猛然想起那次是輪自己這組上台,還讓蘆葦喂笑得一蹋糊塗。

  沒辦法,投影片七早八早就做完了(統整通通丟給簡大師),內文又看到不想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它忘得一乾二淨。

  今天研究所的八卦貌似是有人有很多生氣的點。我沒聽到是誰,想猜甲又想猜乙,那些傢伙就把我趕回裡間了。(就是說外面的世界太髒亂不適合我這個純真的小朋友)

  不管自己依屬的團體要往哪裡走、變成什麼樣子、自己是否從頭至尾皆能自信地說「自己是這個團體的一份子」,這些事、這些事……

  不適合的、不舒服的、不喜歡的,就拋諸腦後吧。

  這我最擅長了。

  所以那些個人到底要不滿什麼呢。有什麼好不滿的呢。

  (我發脾氣和「不滿」沒關係喔,純粹是被堵住了要炸開來才能順氣)

--

  希望我明天會記得要穿套裝出門,也要記得有所謂的殺青宴要吃。@@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