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將至,研究間也像日本企業一樣搞了非常多的年終聚會--很多場KTV、薑母鴨餐敘,最近要搞的是聖誕趴,順便交換禮物。

  以上,我只參加過最初的一場五人KTV。其實只是我同夥們(派大青、蘆葦喂和醉鬼清,就研究間團)想唱,再搭上錯過兩次KTV行的破鞋子、住附近的梅夫人,約一約就定了。

  但這場KTV是一個開始。那天歡唱完,他們隔天就下桃園參加南庄盃MBA男籃賽,聊到有上場的破鞋子和醉鬼清同我們「前一天還去唱歌」,一票人的回應都是激烈的「怎麼沒約我」。
  因為據說是沒人知道我們星期五去唱歌;但其實我們也沒有想要很多人--

  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那天薑母鴨,好像只是一個人想吃,問了另一個、再問另一個--

  結果揪到了二十多人。據說當初KTV主揪派大青還在MSN收到好朋友開玩笑形式得不客氣言詞:「幾月幾號星期幾幾點吃薑母鴨,別說我沒約妳」……

  沒有約,很嚴重嗎?

  這次聖誕趴,主揪是我家派大青,她本來是想幾個好朋友辦個聚會吃吃喝喝再交換禮物,原本預想不過六七人,結果搞一個不好,與會人數30人,幾乎全班都要到了。前幾天她還在煩惱場地和交換禮物的金額限制,幸好星期天的小組會議解決了這個問題。
  但不管怎麼說,一個與好朋友聚會的活動,硬生生被搞成五倍大,那到底會是什麼心情?

  也許就像「慾望城市」裡的Mr. Big,看著自己的婚禮,緊張地想逃跑。這是在規畫時就失了控的瘋狂派對。

  也許,對碩一生而言,這是有象徵意義的活動:整班一起聚個餐,歡歡鬧鬧度過一個節日,暫時忘記報告做不完的無限煩憂--但看著白板上寫著地一項項聚餐時間,後面莫名的都要加上「主揪某某某」、「別說誰誰誰沒約」的字句,忍不住要困惑要笑。

  「沒有約」到底怎麼了?如果「沒有約」罪大惡極,那約了卻沒打算去呢?

  他們聖誕趴要辦在星期一,而隔天星期二B組很早就說了要請助教吃飯,星期三還有所上的慶生,星期四是正統平安夜,星期五是漂亮的聖誕節。
  活動排得這麼滿,他們還能開開心心的準備聖誕趴,說實話,我震驚萬分。

  但我相信,不喜歡聚會、討厭過節,這樣的個性是我對此感到震驚的主要因素。大概有88%的解釋力吧?我不懂為什麼大家這麼看重這個聚會,還搞交換禮物,甚至送出公評最爛的禮物還要遭受懲罰……

  感覺上好像欽點人上戰場。雖然不強迫,但道義上應該參與一下,之類的。這就是「約」。

  所以「沒有約」的問題,大概就在沒有給大家一個「展現道義」的機會吧!就算我不能去、不想去,表面上也要有個敷衍的機會。
  連敷衍的機會都不給,或者是不把同學當自己人、或者排斥某些同學了?

  所以當他們給我機會展示道義,我也就直說我不去了。一來是我想不到適合的交換禮物,深感麻煩;二來是我自覺時間不足,這幾個星期報告太多了,出去玩實在太浪費寶貴的時間。
  這絕對不是我要逃避懲罰,我根本沒在擔心吧;我比較煩惱我想送的禮物根本不到他們的限制金額這點。(很想送個神明紙偶公仔,祝大家學業順利就算了。)

  事實上,身為管論課代、請客總召的我,到了這個節骨眼,儘管口口聲聲說著:不准臨時抽腿、不准任意不到(畢竟是請學長姐吃飯),現在的我都很有「當天翹掉算了」的衝動……
  如果再參加那個什麼聖誕節,我會疲乏吧!

  所以,當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問題就像「為什麼沒有約我」一樣,就是不想約、就是不想去,和你本人或我本人其實沒什麼關係。

  薑母鴨那團要推掉就很簡單了:我體質不能吃那種東西。
  我說的可是實話啊。這世界最好用的藉口,果然非實話莫屬。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