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兩個大學是轉學生好伙伴、現在研究所也還是同學的兩個朋友,一起吃了噸久違(?)的共餐,其中一個認真的這麼說。
  是說,我老闆也是上星期六才這麼說:看你面色發白,好像每天心情都很不好。

  我不曉得該怎麼說啦,因為我真的不覺得自己是「不快樂」,白癡般的聊天打屁我也還是有在維持,真的不快樂就會像某年暑假窩在家,整整兩個月都在耍自閉那類的,與之相較,現在的我真是既活潑又快樂又智障又白癡啊~我還夜奔沙崙夜衝陽明山還在考試前一天出去看電影!

  可是不只一、兩人說我看起來又累又煩悶。

  我也說過啦,對現在的我來說,修學分這種事完全就是浪費時間,而那些浪費時間的課又有許多需要花時間來處理的嚴苛要求,加上最重要的:我問卷玩了一年竟然還發不出去,說實話,真的很難說「我好開心」。

  但人生不就是這樣?我還是喜歡搞這些事,我期待這些事情處理完畢的爽快和成就感,儘管目前吃不到,但光想著這些果實,我還是很快樂;至少我沒有困擾到需要被關心的地步。
  因為這些都是正常的小挫折。只要在唸書就一定會遇到、只要是工作就一定會碰到,那種程度的東西。花一點時間、心力(雖然我並不想花)就可以解決的簡單事情。

  為什麼會被說得好像我日子過的很痛苦?

  我怎麼覺得這和普●士說自己「一個人也很開心不寂寞」是一樣的內容……

--

  說到挫折,這星期真是挫折日。
  首先是生管沒有考得如想像中好(雖然是不差),讓我覺得有點失敗,但我知道這是我沒有認真想拿分數(問答題連題目都不看了,但至少計算題有全部拿到分)←嘴砲都不嘴砲了。Orz(不過OR倒是考了全班第二高,這讓我很爽)
  接著是問卷被老闆要求加上奇怪的東西,害得在咪聽之前本以為可以發前測的我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重點是,我感覺的出來,老師其實根本沒看我的信(大概是我寫太多了他不想看),而且我暑假煩惱了兩個月的奇怪的「虛擬社群商業模式]又死灰復燃了……整個煩躁。當天咪聽到最後還是被老師趕出去的。可是我問題沒問完耶!真的有問題啊!(哀傷)
  然後是外系報告的沒價值研究的問卷前測(喔,我好想做自己的問卷的前測)被老師說方法不對。可是本所所有人在做前測的時候都是先看康貝克阿法,只有這個老師跟我說什麼先看因子分析……你因子要刪的東西還不是要靠康貝克阿法來鑑定,那一開始就從康貝克阿法刪還不是一樣?那些題目不過就是「考慮刪除」,一切等考慮過再說啊真討厭!

  反正就是這樣,一堆本以為結束了的事情又都死灰復燃,搞什麼,都在演疆屍片嗎?Orz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