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其實我是很討厭●蘭的人。印象中,以前發生過升學考試有特殊身障生報一般生考試,最後因疾病發作被扣分的事,當時洪叫獸想替學生說話,但我覺得就當時狀況而言,監考老師的判斷無誤之類的。
  總之,我就覺得這人偏袒不中立,在乎的都是「自己想在乎」的而非「事實所需」的。

  回到大學生上課態度問題。確實,學生上課態度不佳已經是某種很需要被校正的常態(譬如某系學生老是翹濤哥的課、念書不認真,考試考差了再罵老師如何如何不好之類的),但我不懂這位教授究竟是想表達什麼。

  我覺得,雖然「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水準,但對「解任務(看病)」的態度,不見得要發展到日常生活上。對日常生活很認真的人,不見得真的能專心將事情做好;相對而言,上課態度不佳的人,不見得在待人處事與狀況處理上也是態度不佳,更不代表他無心上進。
  我認真上課、認真學課本上的東西,我在對帶病人的時候就會比較認真了嗎?如果我只是孤僻的很愛上課,我愛課本但我不愛人,這個醫生就是冰冷。那這會是好醫生嗎?那假設我認真上課,但老師講的東西我還是完全聽不懂,這又作何解?

  更糟的是,確實有些課程真的聽了不如不聽。

  說到這點,衛道人士都會說:「不想聽就出去」之類的蠢話,我都想反駁這些人:那我的點名分數你幫我保障好了?
  你以為我很想被點名嗎?問題就在於老師會點名,沒被點到會被扣分。
  你以為我很在乎扣這點分數嗎?問題在於扣了分可能會被當掉。
  你以為我很在乎是不是會被當掉嗎?好吧,我還滿在乎的,因為被當掉就不能畢業,不能畢業我就白繳錢白花時間了耶。

  重點在於:我根本不想聽課,聽了課也只是浪費時間,但這門課不到就是不能畢業;兩害相權之下,我只好選擇上課開電腦或趴下睡覺。好歹我沒打擾到其他想聽課的同學啊。

  那些「教授」聽到這番言論,大概就會認為這是「不上進學生的想法」:哪有不重要的課?
  偏偏就是有啊,我可以請他來聽,只要他有本事不被認出是教授。(你知道,這關乎實驗是否客觀中立)

  譬如我這輩子都學到第四次的報償矩陣了,有哪些方法以及那些方法的意涵都可以倒背如流了,這種狀況下,聽到第四次的時候我趴下來養精蓄銳,以備後來出現沒聽過的內容時可以認真吸收,這種決策到底符不符合這些老師的期待。
  他們可能希望我從頭到尾都專心聆聽,把老師說的每一句話都當寶貝放進寶物箱;問題是如果我在前面耗盡了太多的資源、把同樣的寶貝放進太多個導致寶物箱裝得滿滿的,後來新的寶貝就放不進去,這到底誰要來賠我?

  譬如派大青就一副認真聽課的模樣,問題是她想睡到不行,抄的筆記還不如大方趴著睡覺(最後被老師點名叫醒)的我完整。

  她的態度好,但事實證明了我的決策對。至少老師說的東西,最後是我吸收的比較多。

  嗯,這當然不是說歐陽老師的課不重要不用認真聽,但我覺得「從頭到尾都認真」是一種太誇張做作的態度,畢竟真的太多東西我學過也瞭解。態度要表現在「必要」的狀況上,太過度就不是「態度」可以解釋的了。

  選擇最有效率的學習方式,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學習態度?那些老師覺得不舒服,就認為學生態度不佳,孰不知學生是以最認真、最有效的方式來吸收那些老師希望學生懂的東西。這還不夠?這還不夠?

  我承認我上課睡覺對不起老師,但我坐在最後面,除了老師之外我沒干擾到任何人,而在學習吸收上,我確實沒有對不起老師;所以,關於這件事,我很難去真正反省。
  因為我是這種想法,我也認為其他被責罵的學生很難認真去反省自己。因為每個人的時間有限,而那些課程不是學生「選擇」的,事實而言,是被學校強迫選擇。要人心甘情願地接受旁人強迫來的選擇,我不認為這只能用「態度」來衡量。

  或者,學生們該在表面上尊師重道。老師在上課時覺得舒爽,就夠了吧。在我看來,說這種話的人要的都是這個。

  啊,同理,我遲到時請同學「讓我過去」而不是偷偷摸摸的爬到某個遙遠的座位上,會不會是我想快點坐下聽課而選的決策呢?要不然,我乾脆等下堂課再進教室,何必出現來干擾上課?也許,這就是教授要的態度。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