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說到國家與毀滅。我想到國慶。

   十月三號的今天,是中秋節。我不過節,所以我待研究室。聽說前陣子是對岸的國慶,我一點也不想關注,但聽說有個自以為是老大但最近有點落魄潦倒還順便害 死所有曾經相信他的手下們(咳)的國家,替某某大樓點燈來慶祝這件事。●戩聊APH的時候開玩笑說這是「有奶就叫娘」……怎麼辦,太貼切了。

  我要說的應該不是這個。

  我在想,一個對「國家」的概念還沒有共識的「國家」,這國慶到底是什麼東西。當初承受國人所有希望的總統,一上任就展現終絕心,那主辦這次國慶大典的官員們,內心到底要如何自處。

  我知道,在這個輿論不用錢、亂說話可以賺錢的時代,「官」不可能好做,而且是難做到沒辦法維持「憂國憂民」的清心寡慾。那種情緒叫失望,對上級失望、對體系失望、對人民媒體失望,更是對自己的失望;不失望的人,我信他是別有居心。

  台灣是個把「主權」看得極為重要的土地:家裡有爹,爹是大;組織有領導,領導是大;國家有政府,政府是大;政府有總統,總統是大;總統出之於人民,人民是大。
  家裡的爹沒錢賺,全家騷亂;組織裡的領導不得人心,組織架構鬆散;國家的政府體制不健全,政府效率緩慢……後面會說到與所有人切身相關的事情,我說不太下去,因為問題在所有人都有問題。

  人,所有事情都是以人為本。做為根源、做為決策依據的人若早已自亂陣腳,那整體到底會跑向什麼地方?我突然好希望能辦一場統獨公投,決定了一個方向也好,我們誰也不要玩誰,吃或被吃,任憑天命。
  決定了就別後悔,大不了自我了斷,畢竟做不做都是無力回天。雙眼一閉、兩腿一伸,十八年後就算不是好漢也能重新來過,至少思想可能不是現在這種樣子。
  不做點什麼,這種悶死人的狀況就是不會改變。

  某個激進黨敢不敢激進若此?當然不敢。
  某個人敢不敢自毀若此?當然更不可能。

--

  國慶,就像我說過的普通的生日。你不認同這個人、不瞭解這一天、更不覺得這個人的存在對自己有重要意義,你慶祝什麼?

  搞不好會有激進者在國慶大典上倒馬。搞不好會有激進者在國慶大典衝進土城救人。

  國慶的騷亂,怎麼想怎麼美妙。

  不要在生日時哭泣,不要在國慶時亡國。

  只有這個時候,我想記住國家的歷史。

  但我說實話,台灣亂歸亂,還真是個和平的國家。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