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以後每周都有二至三個死線會炸開的忙碌程度吧。為了趕這堂課的paper翻譯(閱讀)與作業與報告,我這個星期都沒動咪聽的東西,這樣再下一個星期要交的問卷一定出不來。我連我缺乏的段落要補什麼資料都還沒有概念。
  雖然我家賢賢並不像親愛的牛老師那樣會用MSN追進度(那樣我一定會光明正大的不上線,就算研究室網路很快也一樣),但每經過他的研究間,責任心與時間壓力導致惶恐之情油然而生……可是為了生存計畫,我還是每天早上七點醒來八點起床八點半出門,進研究室當地縛靈生蘑菇,所以我還是每天在他研究間前面走來走去。
  幸好,從來沒有遇到他。當系主任果然很忙,都沒空追殺小孩子。(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啊)

  昨天的網路行為與心理學,老師除了要大家交上本周進度的Summary外,還一個一個問問題,做前次進度的討論。我運氣好有矇到一個不錯的答案,但真的是老師戳一下,才會勉強擠出一點汁,大部份時候都是乾扁扁的沒東西。
  不過,對這堂課感到壓力的疑似不只我,除了資管本班碩一同學外,學姊們貌似也不太平靜。有夥伴真是太好了。(偷偷把學姊也變成自己這國的)

  昨天疑似出現一個大家應該要知道的英文字"Retirn on investment" ,老師問了大家「知不知道」,我直覺地就回了「我當然不知道」。

  「不知道!?我要告訴你們廖老師說你不知道ROI。」

  去說吧!反正要死也不差這一刀別說我說過我是廖老師的學生就可以了!求妳!T_T

  然後,因為本周的進度落後,本來輪到我報告的下星期,疑似會調整成再下一個星期。害我現在不曉得我要先處理原文期刊,還是先處理問卷。(基本上要花的時間一樣長,但緊急性和重要性各有高下……大概是短期計畫和中程計畫的差別吧)

--

  為了讓論文與心理兩件專案計畫能同時進行,我簡直就像住在研究間。雖然許多時後柚子學長會比我早到(他真是個認真的人),但最後走又早來的感覺讓我有點不太能適應。

  「回家就不能認真了,所以我中秋跟我娘說了不回去。」

  「真不像妳會說的!」

  學姊回答的也太直覺,讓我不太瞭解我的形象到底是哪方面的。我一直以為大家認為我是個不愛回家的認真上進(?)的好學生,但其實我還是有相當程度的混帳形象深植在學姊心中嘛。對不起,上學期的功課都請妳幫我處理,我愛妳,學姊!(不過她拒絕過我的求婚了,我雖然混帳,也不致於死纏爛打……(這句話問題很大))

  其實,就像牛老師說的,在研究室不太能認真。但我不想去圖書館,舒適和便利程度不夠,只能無賴地在情況緊急的時候霸占研究室裡的小教室。

  星期一就是太晚閉關,等到Summary大綱處理好後,也已經十一點多了。當時我們管科所整所的門禁卡資料都被學校壓著,尚未通報出去,結果就是有三個最後離開研究間的人,看著外面的滂沱大雨,狂叩校警室救人,卻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叫人不理。當我都開始想像成為第一個在開學第三周就住在研究間的碩一生是什麼滋味時,上帝果然派了天使來救我們,讓一位不知哪系的同學產生「進入商管大樓」的需求,我們才得以重見天日--雖然外面仍是滂沱大雨。
  有此前車之鑑,星期二我和資管孫同學討論Summary時,就趕著在大樓關門前離開研究間,當大家一個個離開,留下「要早點離開喔」的虛偽關懷時,我內心……其實也沒有什麼淒楚,畢竟有孫同學陪我。
  只是,成為星期二最後一個離開的人,以及星期三第一個來開門處理班級事務的人,這讓我有某種程度的違和感:似乎,將來要我成為蹲辦公室的人也沒問題了。唉。

  總之,生活習慣一旦確立了以後,大概會漸漸走上軌道吧。儘管看不見終點會讓我茫然至無法前進,但只要時間不停止地往我身後衝去,牽引我的火車便只能不顧我是否準備妥當,急沖沖地把我往未來帶。

  目前,資管課終於成立了「對老師抗戰小組」(確定成員是我和孫同學,天曉得下周會不會加入第三人?呼呼),只是一直聽孫同學宣傳說我「人很好」,害我現在不曉得到底要怎麼處理我那陰險狡黠懶惰散漫又貪小便宜的本性。
  但如果資管課能開發出順產模式,我應該可以找出撐過這一學期的辦法。

--

  昨天早上去跟系助理反應後,學校終於處理好我們的門禁卡,下午上完課就可以刷卡出入了。

  也就是說,以後就是珍地要住研究間也可以不用擔心了--所以,如果不是櫃子不夠大,真想帶棉被進來啊。(喂)總有一天,我的櫃子裡會塞滿糧食的啦哈哈哈--(沒有很開心)

--

  感謝蘆葦喂幫忙買黑店的排骨飯,這家店的排骨很硬,不太好吃,但「飯」本身真的很不錯,果然是家黑店。(欸)
  感謝玉●學姊帶來一鍋蘿蔔湯關東煮,讓我把排骨飯便當吃的連一半都不到就飽得很滿足。妳真是個有特異功能的學姊暨同學。
  感謝●珍學姊帶來的許x魚酥,我今天的早餐和中餐就靠這個了。以後房間開伙可以叩我回家吃。(到底要吃別人到什麼時候)
  感謝勝●學長告訴我下一個學期可能會面臨兩岸研討會和國際研討會的統籌地獄,我仔細一想,身為管科混帳、又是小碩一(實際而言是碩二上),總召這種責任重大的事情絕對不會落到我身上,我自然可以心安理得地玩弄我的論文。

  對不起,玩弄論文這回事一點也不心安。(臥倒)

  我到底什麼時候有能力報答各位學長姊與同學的照顧?這麼多人這麼寵我,我已經被寵壞了,可是又很喜歡這麼舒服的過日子。

  唉,我對不起全世界。快點讓我畢業吧。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