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不是男子漢,但我也遇到了長達一個小時的逆境。

  首先是商管大樓的進出口,系統不讓我刷學生證進去。雖然商管大樓的門口確實有開,但我很害怕到了晚上會被關在裡面出不來,所以我移動去圖書館。結果周日的圖書館要9:20才開門,我早了足足十分鐘(我還東摸西摸才出門的說),於是先去工學大樓計算機中心印上次沒印出來的生管投影片。

  說到上次,還真辛苦阿忠同學了。我其實有一點(好吧,不只一點)女人特有的歇斯底里。

  本來印得很順利,結果在印到第四章的時候系統說無法使用印表機。問了櫃檯之後,得到「重新開機後方可使用」的回答……我承認櫃台美女的態度很好,可是重新開機之後我檔案要重新抓,我就是不想重新開機才去找櫃檯的啊--
  所以我把資料放進所謂的I槽(學校磁碟機的命名讓我好錯亂,不能乖乖地說「D槽」就好了嗎?)再重新開機,結果檔案還是被看門狗洗掉了--T_T 沒事分割這麼多個硬碟要幹什麼,一點作用也沒有啊!

  所以電腦問題消耗掉我五到七分鐘的時間。不要以為五到七分鐘很短,這段時間足以讓一場可以不撐傘混過去的毛毛雨變成傾盆大雨。害我女人專屬的歇斯底里毛病差點發作。

  走回圖書館之後,本來想去六樓討論室(下午好同學要來教我作業研究),結果討論室沒開。心裡想著「沒有討論空間的圖書館算什麼東西!」一邊跑去二樓問櫃台「哪一間討論室現在是開著的」時,其實已經開始歇斯底里了,加上第一時間櫃台在處理外部人士入館問題,剛好我想起之前跟學校預約的書還沒領,就先上圖書館資料庫找通知,結果系統疑似沒有記錄相關訊息,一定要跑到外面開信箱……結果得知在三天前過期的時候我真痛恨自己。
  然後櫃台很貼心的先問我:你是要借(討論室)嗎?

  「咦,要借才能用嗎?今天可以借嗎?」

  「今天可以借啊,你是要做什麼?」

  我、我只是要和同學在圖書館唸書而已啊--借什麼討論室!

  然後旁邊在填資料的館員笑著告訴我:「七樓和八樓的討論室現在是開著的,可以使用啦。」

  我不就是在問這個嗎!為什麼要拖我這麼多時間!(歇斯底里)工讀生你給我重新職訓!(欸)

  進了八樓討論室,喔,這時候我心情已經很糟糕了,結果插上的第一個插座竟然沒電(懷疑是被螞蟻咬壞了,祝他們食物中毒),找到有電的插座後網路又上不去,花了我好多時間才終於連上學校無線網路,這時候我已經很需要紓壓來排解我的歇斯底里了。

  現在心情好多了卻又很想睡覺。這就是男子漢的逆境。(錯太大)

  唉唷,到底要怎麼寫啦。(←這是真正的逆境)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