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水晶說「不是」,因為水餃裡面應該有菜,那那那,我說是「糯米雲吞」總對了吧?XD

  不過味道是不差啦,我喜歡糯米製品。:)(我幾乎是喜歡所有會胖的食物欸。Orz)

--

  昨天晚上回家,為了今天早上去科技大樓資訊圖書館。結果那裏的影印機和學校的一樣爛……喔,我好想念國圖本館的超級影印機,一張紙可以印八面啊!Orz

  處理影印機的時候出現一些問題,所以找了櫃檯男孩很多次。然後,嗯……櫃檯男孩就想在打工期間聊個天了之類的,問了我「哪個學校」、「是不是碩二」、「為什麼不在自己學校圖書館找」這類問題。第一個問題好回答啊,後面兩個我就……我怎麼跟他說我不是剛進碩一也不是剛升碩二,以及我從來沒考慮要在學校圖書館找外校論文這回事吧……(有點羞愧)

  然後是,我家有直達科技大樓的車,不過是定時發車的那種……六點半、九點半、十二點半一班……(到站牌的時候已經八點)
  所以我還是得搭很久的車。
  但至少比從淡水出發來得輕鬆些啦。

  所以就是,因為突然不想繼續待在圖書館,就和原本約好要吃飯的劉同學約正中午,看時間差不多就趕快逃離圖書館。

  喔,我真的這麼少上MSN嗎?碩班學長姐暨同學都說我是「萬年不上線」,劉同學敲我的時候我系統裡的舊訊息疑似是一、兩年前的東西……(當時還因此認錯人了呼呼)所以說我就是被動內向的好傢伙嘛!(好在哪?)
  --總之,就是所謂的五專同學,通通都是久沒聯絡好久不見。

  所以當劉妹妹(我還真的忘記他有這個外號)數號碼告訴我其他人都在幹什麼的時候,我和大弘都忍不住為他的好記性鼓掌。太強了,竟然差不多每個都記得還每個都知道,我連王小黑從中興行銷轉台大農經(而且是繼續唸大學這是怎麼回事)這回事都是第一次聽說。「聽說」這根本不是新聞。(欸)

  在捷運站等大弘的時候,劉妹妹(其實我從來沒這樣叫他過)打電話給小護士說要鬧她,結果她人很剛好也在忠孝復興--想當然耳很想見見她,結果她疑似為了上班死也不離開捷運車廂,於是就這樣咻地又離開了,連讓我見一眼也不願意,嘖嘖。
  下次要再見到我很簡單嗎?(笑)(不反省)不過要見到她可能也不簡單就是了,聽說她做的是全世界跑透透準備展覽的好工作。

  於是就是吃飯聊天。飯都吃完了、帳也結了,我們還窩在店裡聊天,店員也仍很好心地時不時來幫我們加水,讓我們就像在家裡一樣地聊天喝茶。其實到底有什麼好聊的?從五專同學、現在的就學狀況、大學同學、交往概念(在場都是黃金單身漢)聊到家裡的事(原來劉妹妹也是同行啊真是的Orz),再看看大弘同學搞笑,小型的、大部分人都只存在於話題中而呼吸著不同空氣的奇妙同學會大概就結束了。

  但我得說,這樣真的還滿開心的。即使我沒辦法掏出什麼東西來聊,聽人家說話也有趣。

  但某個傢伙說我刀口鋒芒甚弱,疑似生鏽許久,他「很失望」……欸,我承認我不用腦袋很久了,和我家賢賢互開玩笑(?)時也常常應接不暇、只能「是齁」、「也對」的完全打回原形,但中國人(咳)以和為貴,我何必訓練自己嘴皮來和所有人爭鋒相對?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耐接我的刀嘛!池同學那天才說我嘴巴很壞、招架不了之類的,本山人深感對不起世界上所有人、決心韜光養晦,這還不好?不然就常常打電話來互相磨刀啊OK的!(才怪)

  我真的這麼弱了?到底為了世界和平放下屠刀對,還是為了吐口悶氣拔刀亂斬好?(開始困惑)那種所謂的拐彎和雙關的技巧,以我這種單純善良的腦袋是想不到的啦!

--

  在人家餐廳聊天聊到三點半就出發回淡水,跟學長拿了(給別人的)書,窩在研究室休息閑晃上網買書吃湯圓看別人玩格鬥天王,然後就是回家。

  星期一咪聽,東西還沒做完,可是星期六晚上又有應酬。討厭。

  啊,今天還帶從同鄉學長那兒接到的生管課本回淡水,那本書真是重到沒有天理,結果從見到劉妹妹開始那帶東西就都是他提的。真是少見的紳士,所以我要稱讚他一下。你夠了,可以了,快去交女朋友吧。嘴上老說現在的同學太年輕,那就去把你們學校研究所嘛!(欸)
  還有就是,北科工工用的生管課本和果然我們的一樣,只是人家老師用中文版我們用英文版。(轉頭)

--

  又是個沒進度的一星期。看起來認真又怎麼樣?沒成果就沒成果。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