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絕對不是在討論宗教上的地獄。所以不要跟我說什麼十八層地獄的十八個名字,我指的地獄絕對不是「刑罰」。

--

  如果地獄有名字,那我的地獄該叫「無知」。無知是我的地獄,無知的我就像陷入地獄,無知會將我帶入地獄。

--

  總之,今天去meeting。距離上次meeting,嗯,足足三個月,又一個星期。
  而老師跟我講的東西,也和三個月前差不多。

  「你把你的筆記本翻一翻,會發現我今天跟你說的以前一定都說過。」

  那傢伙一如以往,說這種傷人的話也面不改色。我說那是皮笑肉不笑。
  我也笑,心裡有點笑不出來但我還是笑。裝傻簡直是我的獨門絕技,和我的初次見面用表面功夫一樣好。

  「老師,不用翻,我也這麼覺得欸。*^_^*」

  今天,終於找到困擾我多日的困惑的突破口。老師親口說了不用在乎「商業模式」(早說嘛寶貝),還告訴我人的分類方式可以從心理學下手。但我找到快餓死了也找不到老師說的那份期刊,後來總算給我誤打誤撞,找到了,卻不是可以瀏覽的那種。

  學校沒買的期刊,我要怎麼看啊?Orz

  勝欽覺得,既然老師找到了那份關鍵資料,那老師就應該提供給我。
  但如果我是每個星期都有把找資料的過程、整理好的內容丟給老師的話,我相信老師會很樂意提供給我這份資料。

  問題是我放置他整整三個月。我活該。

  我也覺得自己該死,所以去meeting之前,雖然在研究室和大家打打鬧鬧,但說實話,我內心是惶恐的。(老師不信,更正,搞不好除了我之外沒人信。嗚)

  「新生座談那天,看到你在台下笑,我真想下去掐死妳。」他的臉皮說這是玩笑話,但他的語氣態度卻讓我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我在想,這個人怎麼一點guilty也沒有。」

  「有啊老師,我在底下慌張的咧!」

  「開玩笑,你們那群都不知道怎麼搞的,笑得這麼開心。」

  嗚啊。他都不知道,我慌張的時候發出的是這種聲音:嗚,呵呵。為什麼要「呵呵」?因為如果有人問「怎麼了」我答不出來。

  嗚啊,呵呵。嗚。

  「當初你來找我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兩個在這個議題上有共識,是在一起的。但是今天,我已經超前你老遠了,而你完全沒跟上。如果這是你對我說的話多好,代表我們教學相長,但你和當初來找我時根本沒前進多少。」

  對不起,我一直在原地踏步。認為這樣也沒關係的我,果然就是無知。

  多找、多讀、多想。但就算整頓了這樣的心態,即便可以每天早上起床時呼籲自己……唉。(抱著兔子滾)

--

  提早入學就像是假的一樣。因為即使一開學就去找老師、一找老師就開始meeting、找資料、規劃問卷,到了第二學期,我的進度還時沒有改變。
  沒有比別人好,一點也沒有。

  我只是比別人多修了15學分而已。

  這就是無知。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