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很焦躁,而這股心情在昨天晚上到達最高點。焦躁到睡不著。
  於是把打算暫時忍住的德莫尼克拿出來看。

  媽呀,焦躁感一掃而空。原來我就是為了這個焦躁,即使我刻意隱瞞、刻意忽略、刻意欺騙自己,天然的吸引力就是掩蓋不了。對不起,PTT旅遊版,我還是不想見你,我想和德莫尼克攜手共度直到故事結束。(掩面)

  本來以為德莫尼克是個高傲到討人厭的傢伙,結果滿可愛的嘛。還是因為他有麥克斯明這樣的朋友?但不管怎樣,我的最愛還是路西安啦~~(笑)
  第二卷附錄的年表還讓我仔仔細細的瞧過一遍了呢!看到熟悉的名字和事件就覺得好興奮。我喜歡「符文之子」這個故事。

  然後就是,全民熙真的很喜歡給筆下的少年角色一個亦師亦友的重要長輩,譬如奈武普利溫之於波里斯,譬如德莫尼克A之於德莫尼克B也就是喬書亞--對不起,爺爺的名字真的很難記。

  我要寫「我為什麼喜歡符文之子這個故事」這件事。至於「冬霜劍」和「德莫尼克」我喜歡哪個,看完之後才能說,但也許會和我家水主一樣,更偏好於後者。
  這個想法,是在看過之前提的「一開始覺得可能很無趣,看完之後雖然覺得喜歡但還是覺得無趣」的那個故事之後,猛然感受到的一個比對的視界。

  就像我不喜歡推理故事那樣的。所以和推理故事不同的,我就是比較喜歡。抱歉了,天下的推理迷們--不過我為什麼要道歉啊?嗯,就當是為了大培吧!(笑)

  很多故事是這樣的:先給你一個事件,慢慢道出角色的過去,然後表現一下他們現在的情感與經歷--或許來個背叛與死亡的情節--然後揭開所有的謎底,最後結束;但有些故事是這樣的:給你幾個人物,再慢慢推展事件--大部分是流離失所、孤苦零丁,並展現愛與勇氣--然後他們完成了某種任務、得到成長、歸屬,最後結束。

  我看過的、並讓我覺得喜歡的,大部分是後者的模式,譬如《龍族》、《龍槍》、《時光之輪》(對不起一時想不到不那麼典型的奇幻),少部分例外是像《烙印勇士》、《仇鬼豪戰錄》這些內容極為獨特而豐富的故事。

  這些作品的共同點在於「故事」本身的獨特性與魅力。因為主角的境遇與反應讓我們覺得刺激、有趣,於是我們能一看再看、百看不膩,為之著迷,就算你有本事記住每一個事件、每一個場景甚至每一句對話,你還是願意捧起書本翻看,感受著一如第一次閱讀時感受過的那份感動。
  由人物帶出故事,再由故事襯托人物,而世界的架構躍然其上。一個廣闊,而且不斷展開的視野。

  解謎型的故事就不同了。他們的重點在於「謎題」的產生、「提示」的呈現(或者是陷阱)以及「謎底」的爆點,事件的發生以及劇情的推展都是為了展現人物本身或事件本身的謎,為了勾引讀者的興趣以及導引他們進入圈套,最值得享受的是謎底掀開的瞬間:猜對的人自負,猜錯的人驚愕,猜不透的人心安,不願猜的人則終於吐出了那口氣。
  但這樣的書,看第二次時會如何?他們的好奇都已經得到了滿足,那些為了挑起好奇才有的事件、對話,是否就此失去了價值?對我而言,很遺憾,差不多都是這樣。

  成長型的故事有趣在它呈現出的過程,吸引人的橋段便能讓人一看再看;解謎型的故事美妙在沒有說出來的部份,所以說白了之後就失去了價值。當然,解謎型的故事也可以創造出名場面,但那僅能是片段,不若成長型故事的一氣呵成豐富。

  對我這種「看故事」的人而言,慢慢放大的演進方法較合胃口,而逐漸收攏的故事變沒辦法這麼寬容。

  看了一晚上的「德莫尼克」,可惜只能看完兩本。若照上次春假的模式,現在該還沉眠著--那時看累了就睡,可不管太陽公公起來了沒;同時也是醒來了就看,也不管太陽公公離開了沒--但這次,我想過個規律點的人生,昨晚沒睡,理當自己負責,所以絕對不睡回籠覺。
  等一下看完牙醫之後再來繼續。

  說到牙醫,欸,到底要不要照照X光,了解一下智齒是沒長還是長在裡頭?又,下顎軟骨磨爛了連打哈欠也會疼,這是能醫不能?是說我還有拇指外翻的問題要解決呢。哎唷。Orz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