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知道TOA,是葉子的緣故;而我會在葉子的網站潛水,是重玩「聖劍傳說3」,上網找特殊玩法時,碰巧遇上的。葉子很有功力,把「聖劍傳說3」的龐大劇情寫成了文章,將六個主角都帶入了故事,雖然有些愛情的成分讓我不知打哪裡怪怪的,但很喜歡葉子寫出來的聖劍傳說3。所以一直維持的潛水的狀態,會每天去看日記,會看看部落格有沒有更新什麼有趣的東西。

  那天就是看到了這個:我們將明白誕生的意義:TOA玩後感

  我在遊戲的層面一直不深入,一是手笨、二是無法長時間專注、三是沒錢買主機。所以我很喜歡看遊戲評論,劇情捏越大越好,因為我根本不可能去玩啊,看別人寫寫就當自己知道了這樣。XDD
  但這個故事,卻讓我覺得:啊,有機會的話,真想玩玩看!

  然後從同一個來源管道,知道了TOA動畫化的消息。然後就來看了。

  我大約幾個月前也曾經寫過看到第十七集時的中介感想。當時我覺得路克根本沒長大,只是從無知傲慢,改變為以贖罪為中心的虛偽溫柔。他知道錯了,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希望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希望能獲得認可,希望擁有同伴。所以那種「討好」的感覺無法讓我產生正面評價。

  贖罪式的溫柔是怎麼?死了也無所謂?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活著,就真的去死好了。在這種人身上放下任何情感,都是對自己的損傷。

  然後事情發生了變化。當大家以為解除了地表陷落的世界危機後,路克還是不曉得自己能做什麼,還是不曉得自己究竟屬於哪裡。「范恩」這堵牆雖然好像被他以自己的力量打倒了(雖然是夥伴們後來居上英雄救美XDD),世界恢復和平,大家都回到屬於自己的崗位,而路克則除了家之外哪裡都沒得去。但他知道這個「家」其實是屬於亞修--真正的路克--的,自己是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複製人,父親、母親以及爵位,都是替代了亞修而得來的。
  所以他很迷惘,所以他追尋亞修的動作,和亞修約在家裡見面,為的是把這些「不屬於他的東西」還給亞修。

  但亞修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不想也不能接受路克的同情與施捨。

  在兩人抱持迷網時,范恩沒死的消息出來了,為了拯救世界,杰德提出了不是路克死就是亞修死的唯一方案。認為自己沒幾日好活地亞修決定執行這個方案,但大家理智上很清楚,與其讓能力較強的原型送死,不如選「失敗品」路克上場。

  「請你去死。如果我是統治者,我一定會這麼說。但以一個朋友的立場,我不希望你這麼做。」
  「你才活了七年!不要給我說什麼大悟大徹的鬼話!」

  其實在不久之前,大家還都覺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無能、任性卻莫名驕傲的路克「很討人厭」,言談舉止之間充滿了鄙夷,但連最嚴格的杰德都說自己「把路克當成朋友」,凱則直接地表達了他的憤怒。
  事實就是,路克以自己的思想、作為,取得了同伴的認同。

  可能是因為依昂的死,最後路克發現了:自己怕死。他願意為了解除世界的危機而犧牲,但他也瞭解到自己無論如何都是愛惜自己性命的。

  「不是為了原型、不是為了任何人!為了我自己,我想活著!」

  明明想活著,卻不得不死。產生這樣的覺悟的路克,才是真正的長大了。所以他能在與亞修的「存在」之戰中,說出「我和你不一樣,我就是我」的事實。這或者是凌波零定律(擁有不同的記憶就是不同的兩個人),但也是所向無敵的自我肯定。
  唯有肯定自己的人,才能真正得到同伴的肯定。

  但對亞修而言,「路克」終究是自己的複製人,該屬於他的人生、境遇、夥伴、友人,因為「複製人路克」的存在而通通被奪走了,一點也不剩。他無法堅信自己是「亞修」,因為他之所以能在被奪走一切後繼續生存,靠的正是「路克」與「娜塔莉亞」的約定。他是以「我才是路克」的堅持而勉力活下來的。
  對「亞修」而言,「路克」不需要兩個。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與複製人路克分出高下,證明誰才是真正有資格取得「路克」這個人生的人。

  我之前覺得,這個亞修一副很厲害的樣子,但出場的機會少,更多時候是來收爛攤子跑跑龍套,實在是可笑;但經過這場戰鬥,我才發現:身為燃燒自己到最後一刻的有理想的男人,亞修真的是帥爆了。

  而因為與同伴的經歷與回憶而得以自我肯定的路克,在取得亞修的意志之後,除了長大之外,也變得成熟了。在故事的最後最後,很無能的路克,經過了還不錯的路克之後,終於變成了很帥的路克。

  所以我必須撤回前言,這個卡通並不無聊,從頭看到尾,可以得到一些不錯的感動。只要你能撐到結局。

--(破壞氣氛分隔線)--

  但不得不提的是撥放途中的各種笑點。首先,身為六神將之一的迪斯特,怎麼有辦法每次出場都被杰德秒殺?然後,後段大家每次打BOSS都是多人圍攻而且不顧夥伴亂放範圍技是怎麼回事!還有,被大家用範圍技、必殺技圍毆連斬還少不了一根頭髮這回事,難道真是大魔王的尊嚴?另外,公主殿下為了世界放倒親生父親很威沒錯,但妳這種從背後放冷箭的方式是對的嗎!而且,看起來很帥的范恩,說穿了竟不過是留山羊鬍綁高馬尾的大叔!(意識到的時候我真的笑了)最後,重點。路克的造型為什麼是露肚皮啊!?露肚皮和小蠻腰是御姊的專利啊藤島康介!還有亞修,你那種髮型,用的髮膠肯定比「校園嬌娃」裡的珊珊還多啦!那種累贅的髮型到底要怎麼戰鬥啊?(困惑)

  然後,亞修給路克公主抱實在很有笑點,對不起,那麼帥的場面我竟然笑了。Orz

--

  說到這個,世界之所以能從預言中解放,應該不只是亞修或路克的功勞,絕對要算上范恩一份。若非范恩製造了路克,自由什麼的真的沒機會談。

  以及,雖然葉子沒提到,但我真的替認為自己的人生是「空殼」的辛克感到難過。每一個複製人,到最後都找到了相當的歸屬,其餘的也死得有意義,只有辛克,只能為自己不再需要延續「無聊的生命」而感到自毀式的快樂。
  他可是能一打三還立於不敗之地的強者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可悲的?

--

  這句話應該是《罌籠葬》的餘韻:貪生怕死才是長大!「生存意志」果然比什麼都重要。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