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致詞的時候會談到父母,然後就會言詞哽咽,讓聽者為之鼻酸。但那又如何?我不會讓我爹媽參與我的畢業典禮。雖然我也不見得能參與一個可以參加授書儀式的正式畢業典禮。
  我才不要像賢賢開玩笑建議的那樣,延畢什麼的。會有人逼我退學的啊老師。

--

  穿學士服和穿碩士服、博士服的學長、姐們合照,以及和研究所的學長姐(兼同學)合照,和大學部的同學合照、和以後會繼續見面的老師們合照……我的畢業典禮就是這個樣子。很累,但是看見大家很開心。

  以後說不定就不會再看到大家了。畢業就是這個樣子。

--

  然後我要去寫作業了。

--

  早知道就買瓶汽水,口好渴,好熱。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是霧一樣的夢,還是夢一樣的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