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就這樣蹦出來,那時候我正朝天狂笑。哎唷真像故事裡面那種情節場景。這種心情景況一定要好好被記錄。

  是這樣的,明天要咪聽,但是我真的完全沒進度,所以寫了信去跟老師道歉,並說會盡量整理一些類似心得的東西去給他。在那之前,我先和爹娘阿哥去雅帝晚餐,真的很好吃,也真的很貴。

  上菜之前,家庭很自然的會閒聊一些話題。當時娘問了:「你有要繼續唸嗎?」

  我第一次咪聽的時候老闆也是這樣問的,問我有沒有要念博班。但我碩士才唸一學期,老師是為了了解研究範圍才這樣問,但娘親這時候問太早了吧?--搞半天我誤會了,她問的是「現在」有沒有要繼續唸。
  拜託我老師都找了研究都做了之後的房間也要簽約了正過得很愉快,她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後來打太極裝糊塗賣笑臉繼續聊了一些,晚餐很愉快的結束了。她沒強迫我休學,但她散發出這種希望來。我很想聽聽就算了,可是就是覺得不太開心。

  然後,剛才,寄去的道歉信被老闆用很快的速度Re回來了,看見那封信的內容,想到剛才和娘親的短暫交鋒,加上回憶這個過程產生的苦楚情緒,一個激動就管不住眼淚了。

  「憑心而言,你雖然算是散散的學生,沒啥規矩的概念,是有一些小聰明,不過具有作研究的特質,給你時間、空間再加上壓力,應該可以做出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出來。」

  是啊,我散散的、沒規沒矩、不知方圓,這個老師看得清清楚楚,卻還是願意幫助這樣的我呢。

  我一直覺得「老師」這個職業良心事業。做的好自然是功德無量福澤天下,做的不好就是誤人子弟罪孽深重。所以遇到認真的老師,我都會覺得非常感動,順便付出我那廉價到可笑的愛情。對濤哥是這樣,對時老是這樣,對阿倪是這樣,對我家老闆當然也是這樣。(雖然我不想跟他掏心掏肺)
  現在就像愛情得到回應一般,想到就算是我這種混仙,也能得到相當的支持與幫助,怎麼能不感動、不珍惜?如果這些東西能被放在掌心裡好好呵護,我會這樣做的。這是得來不易的、珍貴的寶物。

  但我娘千暗示萬暗示,從好久以前就表示了對我念研究所這件事的反對。

  一直都說,家人應該是最支持自己的。於內被應該是最親近的家人反對,於外卻被指導老師期待與鼓勵,該怎麼說,也許很像在黑暗之中遇到光的那種希望,但也很像機會在眼前卻必須放任他溜走的那種無奈。我想像自己在孤獨的東廂,嘲笑自己的無能、悲傷自己的無力,下一幕究竟會是自艾自憐地舔自己的傷口,還是走出房間拓展天空?這我不知道,這要看我能努力到什麼地步。

  啊啊,原來我也是可以被激勵的。一直以為我沒那種熱血。

--

  往壞的地方想,也許老師只是安慰我、意圖以鼓勵逼迫我認真,其實心裡想的是另外一回事,譬如說「這個學生真沒用」之類的。(攤手)這個老師,幹麻連一個被關在地下室太久、久到連天空都不敢奢求的殭屍也要欺騙呢?

--

  「希望就像胡蘿蔔,引誘馬兒追著向前跑。」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