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有所不爽,我就可以召集一群和我一樣激進的傢伙進行抗議,即使確知行為違法、會造成他人困擾,只要我覺得我的不爽是有理由的,那我就可以放膽繼續。

  所以,如果我不爽學校,我可以夥同有相同心情的人放火燒學校。

  如果我不滿餐廳賣的東西不是我想吃的、或者他們的餐點很難吃,我也可以找人圍住餐廳逼他們關門大吉。

  原來這就是人權。

--

  我不是藍營的,有一陣子我以為我在思想上可能更偏綠營一點;但我覺得,只要民進黨繼續使用這種民族主義形式的煽動,而不選擇任何有智慧的正面行動,我就會一直、一直痛恨這個黨。

  他們要抗議什麼?換個人來會更好嗎?這些都只是意氣用事。

  孩子氣的行為,卻有毀滅性的結果。

--

  看到葉金川怒極而泣,我很想說「我懂那個感覺」。我這輩子流淚八成都是在盛怒之下。

  好想替他打氣。任重而道遠,聰明而理智的人總是會比其他人擁有更多更多的痛苦。

  不要被那些無知、勢力的愚蠢傢伙們打敗了。那些人真的不是愛國愛台灣,他們愛的是自己,那些蠢人是真的把自己當專制獨裁的王,聽不見也看不見,只會矇著頭臉驅使暴力。

  我愛台灣,我痛恨那些可比癌細胞的毒瘤。台灣的傷口正在化膿,又爛又臭。

  不是一個「傷心」可以形容。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妃茵
  • 看到有網友嗆那些留學生嗆的好:那麼愛台灣幹嘛去歐洲留學啊XXD
    噯,意識形態真的很煩。
  •   就沒有建設性啊。只會出一張嘴在那邊叫。

    LTMLin 於 2009/05/24 17: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