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所評鑑終於結束了,從星期一晚上開會、星期三場佈一整天,直到今天晚上開剩食宴會,忙碌的一星期終於也是過了。
  說實話,好玩的事,笑完也就忘了。真的好多好多;這種事就像我想補完跨年夜的事,卻一直寫不到釣蝦場,而現在也到四月中了。

場佈

  九點就到了。將資料搬去簡報室、買要送給委員的伴手禮和當日餐點(魚酥、鐵蛋、新建成的喜餅之類的),這樣就快一點要吃飯了(真花時間);本來一點要預演,卻因為好多事情沒做完(會場佈置[貼海報、鋪桌巾等等零碎的佈置]),就只好延後,於是大家跑上跑下、一邊在準備名牌、印資料、裝訂,另外一邊負責把會場弄得很漂亮(跟好多單位借盆栽),光這些事就搞了一個下午,還有不少同學、學長姐(包括我)留到晚上九、十點才能安心回家。

  場佈最有趣的事是,明明是我們學生負責的事,牛老師要去晚餐之前下來看了一下--之前她在系辦等影印機(輸出名錄資料中,很久)時就順便幫我們處理裝訂事宜了,還差一點要請她幫忙顧系辦(汗)--結果主任拉她看看哪裡有待改進,發現了幾個後她就留在現場看我們有沒有改好,中途看見同學在整理桌巾,就拿了大頭針把每個桌腳都給整理好;這邊幫幫忙、那邊幫幫忙,最後還算清楚現場(與系辦、研究室)到底還留了多少人,帶著我去買便當請大家晚餐了。60*13人,加上兩位忙到沒什麼胃口的助理的飲料與地瓜,還好,不能說真的花到什麼錢,但也真是太慷慨了吧?
  所以我們全部的人都愛上了牛老師。(拇指)混在學生堆中都以為她是同學還學姊,有夠年輕,但對教學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對於訓練學生獨立思考、邏輯推理與聯想能力都很有幫助。

  我得說,系所最近新聘的老師都非常好。我曾經聽到有同學抱怨:「為什麼系上要聘這麼多新老師」,我反而困惑於他們為什麼要對這件事感到不滿,難道跟以前一樣讓一些很不會教書的博士生高傲的老資格教授亂帶比較適合他們嗎?我回想起某某老師(這人是後者,還當過院長)喊著「大學生沒資格聽我的課」就讓我們抄課文就當上課這件事就還是很火大啊。

  我沒搞錯的話,我們系所是這星期被評鑑的單位中最晚離開工作崗位的。不知道是我們太悠哉(慢慢磨)還是太慌亂(效率不彰),但最後都還算滿意就是了。

  當然,我們沒有預演,一切都是憑藉星期一開會時的印象硬著頭皮上。不知道是惠莉姐還是玉霜姊這麼說:「我們就憑默契來囉」。幸好,大致上表現的不錯。這一切都靠兩位總召學長的認真負責和玉琳學姐的精明能幹、很多看不見的地方,一定是學姐她們處理掉了、老大他們的應變能力與圓滑應對也讓事情變得很順利。

  為了系所評鑑,我們簡直花招百出。

評鑑日一

  嗯,第一天一大早我就發飆了。我真是容易生氣。有些老師事情說說就拍拍屁股走人,命令又下得模糊籠統,最氣的是,明明不瞭解我們準備了什麼,卻又要我們做其他事情來「補足」,最後只是多餘。為高權重就會變成這樣,忽略了底下的人到底做了些什麼、去做某些事又有哪些障礙之類的細節,想做好「某件事」卻不說是想做好什麼,只是命令「怎麼做」。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當人資長卻搞不懂這點規矩嗎?

  總之,第一天是很磨人的。一開始接到委員、帶去預備會議的時候,每個老師都非常緊張,交頭接耳地討論著哪個老師和哪個委員可能有什麼關係、要帶來社交一下之類的;後來帶委員實地訪評,卻有很多大二、大三學生不給面子,明明委員已經進去了,卻連裝認真也不願意,自顧自地玩手機、睡覺,弄得我們外面的人無限驚怕;訪評完應該要回簡報室,卻因為行程認知的不同,其中一位委員被主任帶去參觀計算機中心(商管大樓B2),被我們其他人誤會成委員走失,找得好累。我找一樓回來之後才知道委員們都集合好了(在二樓被發現,我卻沒接到手機,中途還被盈如同學他們發現[羞]),但又被帶去圖書館……喵的圖書館爆遠!我們跟委員的一個個穿著五公分左右(甚至有人更高)的跟鞋,樓梯上上下下跑已經很痛了(委員和老師搭電梯我們擠不進去,只好用走的),她們還跟著走上坡路段……
  幸好我晚到,只要和學姊帶著傘去接人,中途可以不顧形象拎著跟鞋光腳(當然,有穿絲襪)跑到圖書館前,否則那段路會讓腳斷掉吧我想。

  之後,果然下雨了。帶著傘光著腳跑去果然是正確的選擇,一切都是一個剛好即時JIT精準作業。= =+

  午休(?)後是對老師與學生的晤談。我們跟委員的評鑑組負責計時,但其他委員好像都很隨性,七、八分鐘就放人出來,只有我遇到的很準時15分鐘才放人--準時很好,讓我有事做又不會太緊張,真不曉得其他委員是在急什麼--當時出來的每個學生都說:「委員人很好,都只是跟他們閒聊生活上的事」,加上Judy竟然遞補佩青同學接受晤談(佩青被遞補寫問卷所以不能晤談),聽說委員對於晤談到大明星感到很開心,說了很多好話和合照,一副真的很愉悅的樣子,我們這些人就很安心地一邊閒聊(社交公關模式)一邊帶委員回簡報室,結果馬上就聽到「大四、大三學生對系所非常不滿」的可怕消息。

  嗯,我知道大四有很多痛苦的回憶,而大三正在感受這些痛苦,但在評鑑會上被提出就是一個傷心。其實系所有很多優點,但可能有些人利用晤談、問卷的機會吐了些苦水,最後卻讓主任與其他老師很難做人。聽說部份大四同學的反應尤其負面,主任在外面跟我們聊天的時候也稍稍抱怨了點他的難處(但不是罵人或責怪人,這我一定要講清楚),我和正妹同學聽了都不太知道要回答什麼--好吧,是我很難有什麼反應,因為主任一直對我說「你們班、你們班」,但我和班上真的沒熟到那種境界,幸好正妹同學印象中說了一些很讓主任寬心的話,但那又讓主任改變話題,虧我不懂應酬,「要學著點」。

  是說,我那天一直被主任虧:一虧不夠Lady、二虧不會說話,更糟的是,他每遇到一位和我稍微認識的老師,都要提到我在面試時究竟如何慌張、如何失態,簡直到了見人就說的境界。(囧)
  「不夠Lady」這件事被虧到第二天都還沒結束--當然這和我做了某些很「不Lady」的事有關,但很多人都做了就我被虧到,真是件怪事。

  第一天,就在委員們留下二十幾題「待釐清問題」後結束了。老師們為了準備那些問題而感到很緊張(很多老師簡直是徹夜準備),我們全部人則都為大四生晤談的結果感到憂心。
  那時,我和正妹同學有討論過,其實會說系所壞話的人真的不太有,儘管有幾個人有「爆走」的可能,但都覺得不至於會惡意做出這些事,所以很可能是掉進委員們的陷阱題裡。(主任也是這樣認為的,我要繼續替他說好話)但儘管如此,還是會擔心。研究所的學長姐似乎對於大學部學生這麼不給面子而感到很不舒服,因為大家真的很愛管科所。

  管科所真的是個莫名歡樂的溫暖家庭,歡樂到好像大學時受的氣全都是假的一樣。所以,在一般人員解散之前(留下老師們與他們的研究助理),知道隔天是碩班生與博班生晤談的我們,彼此勉勵要替系所多說說好話,一切負面印象都要靠我們扳回一成。

  那天回家後,猛然發現我的左腳大拇指一點感覺也沒有。(驚恐)也沒有瘀青,活動一切正常,但就是沒有觸覺。本來想說睡一覺起來應該就會恢復正常,但隔天早上卻還是這個樣子。
  想到還要穿一天的跟鞋,我就惶恐。不會搞到要截肢吧最後……(遠目)

評鑑日二

  第二天相對第一天,就真的輕鬆太多。接了委員進簡報室、檢閱資料,之後是實地訪評(又有學生不給面子好傷心、又被主任拉著其他老師虧說面試時如何失態[還說了「要跟玉琳多學學」,啊我有在學啊!不一樣嗎!?(傷心)]、還悄悄聽到他們談論推甄和早入的瑣碎八卦……夠了你們!將來有你們失望的啦!),訪評後又是簡報,再來是碩班、博班生晤談,最後就是資料檢閱、評分與下結論。

  因為下雨,實地訪評往來商管大樓語文學院間時,我們這些評鑑組就有比較多和委員聊天的機會(幫忙撐傘=共撐一把傘),希望我們的熱情款待有替系所加到分。

  學生晤談就不如前一天刺激了。前一天至少受訪的都是我的同學與學弟妹,等待期間還滿有得聊的,知道不少現在班上同學的狀況,讓我感覺距離他們不再是那麼遙遠,非常懷念(彥達同學還說:「這學期第一次見到妳」!原來是不知道我「畢業」了……真的,這學期第一次見到你們,我好開心)。碩、博班真的完全不認識,稍微談談後也不能再多說些什麼,不過讓我知道了有個碩二學姊原來也是北商畢業……真是處處都是北商人啊!(挺胸)
  學生晤談結束後,委員還跟我說:「你們所上很有向心力喔」,我聽了開心斃了,趕緊跟他說明同學間感情如何之好、師生間關係多麼密切;你以為我們跟前跟後是為了什麼?還不就是為了推銷系所!這叫潛移默化!行銷學、商業心理學都學過的啦!而且碩、博班真的很為系上盡心盡力,啊幹學長
(笑)還主動幫主任作簡報用的投影片,相信委員們一定感受到了我們師生上下一心、同心協力的那股團結的氣息。

  午餐之後就真的沒什麼我們的事了,畢竟委員們都關在簡報室,一般人員禁止進出,所以一大群人躲進休息室,通通脫掉跟鞋,或光腳或穿拖鞋,還把腳放在沒人做的椅子上好好舒展,什麼形象、氣質通通丟光光(沒必要留著!)。莊老師走進來關心的時候還對我們開玩笑說:「看看你們什麼樣子」,我就做出前一天也對主任做過的同一件事:「沒看到,老師∕主任你什麼都沒看到!」(笑)他們也很配合著當作沒看到--不然還能怎樣?休息室委員們又不會進來!XDDD
  然後我穿球鞋出去如廁回來時又被主任抓包:「啊妳的鞋子怎麼了?(很驚)」「鞋子……在裡面啊。」(笑著跑走)←實話
  我家賢賢也是這種樣子:「啊妳怎麼穿球鞋?別人都穿跟鞋的,一點也不專業!」(嘟嘴)「哪有,我一直都是穿跟鞋的,老師您瞎了!」(指)←沒禮貌

  反正就是一個歡樂。休息時大家先是狂睡覺,睡飽後簡直玩瘋了,幾個女孩在替小腿刮痧,後來開玩笑地要幫阿牛學長服務,莊老師這時走了進來,幫阿牛學長、啊幹學長兩人分別做了極度專業的半套服務(拇指),老大抓著系牌在他們後面讓學姊拍照留念,感覺上好像我們決策系(管科所)出去做什麼按摩比賽,莊老師就是我們的參賽代表那樣。
  後來委員們快要離開前,本來在門外站兩排等待著的我們,和其他老師一起玩了起來,女孩子圍成半圈和男老師拍照(當然表現出專業姿勢)、男孩子則和女老師合照,什麼十二金釵七大寇都出來了,本來很嚴肅的系所評鑑最後成了我們師生拉近感情的一次機會,說說笑笑的。說實話,有趣斃了!雖然很擔心委員們在我們玩鬧的時候走出來幹麻幹麻,可一旦情緒放鬆下來,要再嚴肅就難了。

  所以,後來委員們評完分要離開時,老師、同學們就像接待朋友一樣,熱情招待委員們上車、送車,還從商管大樓門口奔馳到科學院前面(當然全體正裝),和轉車前往捷運站的委員們招手送別。誇張的程度真的很有聊。(大笑)

  最後場覆的時候,大家收拾的動作算頂快的了,儘管要搬很多東西上樓、清潔休息室、拆海報等等諸如此類的,但情緒一直都很亢奮。期間一些打工的大學生大部分都離開了(除了大二的阿樹,這孩子聽說是「官腔哥」,非常會說話),但研究所幫忙的同學則留了下來,最後還利用委員們沒有動過的餐點,和牛老師、兩位系助理開了一次晚餐宴會,到後來根本玩開了,還搞個「看誰推最遠」的滑輪椅競賽,像群長不大的孩子。

  這個歡樂的結尾和前一天的擔憂反差未免也太大,但聽說本系評鑑結果好像還可以,所以大家也就盡量放鬆;雖然還有一些後續處理要做,對我們學生來說,畢竟不是這麼急的事。這次系所評鑑就結論而言,好像只是所上辦的活動那樣。

  所以,我才能在這邊歡樂的打著網誌。(笑)希望最後真的有好結果。某同學那天還說:「最糟就是和企管系合併,沒什麼」,但我一點也不想和企管系合併,我喜歡決策系和管科所的風格,也覺得把OR、多變量、其他決策理論當作主修是件很好玩、而且很能打穩基礎的好事,如果把主修變成五管,我大概會發瘋吧。

補遺

  1. 委員們都好可愛,還有人湊到咖啡機前說要自己弄咖啡,唯珍學姊趕緊把人家請回座位。
  2. A-so的皮鞋雖然會讓荷包瘦,但真的好穿到我想哭。我第一次穿跟鞋沒見血--雖然這次是因為穿太久,讓左腳大拇指失去觸覺直到現在。Orz
  3. 玉琳學姊生日快樂。
  4. 希望系所評鑑能順利過關,我們系的結構是很堅強的,大學部雖然聽起來問題很多,但成立也不過十年,現在聘了許多很棒的專任老師,正要步上軌道,看起來是很光明漂亮的。(是在說給誰聽?)


  下星期期中考。大家加油。(看向行銷課本)(頭痛)

創作者介紹

The Green Tower of Ivories

LT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